264.第264章 孔子三功

推荐阅读:呆萌娇妻陷入坑张轩皓教师笔记重生之都市修真万古神帝一路仕途妇科小村医私房男医生捡个总裁做老婆唐先生,宠我血脉剑尊

    “此言有理。我等都知道,圣墟本身在古地中不重要,但其重在连通其他秘处。虽说今年谣传因文曲星动圣墟有变,可再大的变化也未必能让我等相遇。”

    几个举人唉声叹气,多喝了几杯。

    李繁铭看了一眼方运眼前的酒杯,道:“你为何一直不饮酒?”

    “等养好身体再喝。”方运微笑道。

    “也是。”

    方运始终坐在轮椅上,众人依旧以为他伤势未愈。

    不多时,牛山把方运叫到一边,低声道:“陛下,我让牛河盯着荀烨,但在日落不久,荀烨突然用疾行诗离开,进入雾中,牛河没追上,过了许久荀烨才回返。”

    方运道:“荀烨方才用人族语说过,他想去找寻我们,可惜实在太危险,就又回来了。”

    “原来如此,那就好。不过我始终看他不是好人,比血妖蛮都奸诈。”

    “我知道了。”方运道。

    “您继续聊,我不打扰您了。”牛山离开,手里始终摸着方运送他的含湖贝,一直舍不得放手。

    夜色深深,众人陆续散去,方运叫住师棠。

    “师棠兄,我有一事相求。”方运道。

    “请讲。”师棠客客气气道。

    “师家乃琴道大家,师家人不仅是琴道、乐道大师,为了更精于琴道,人人都是制琴师。不知师兄可带了琴漆?”

    师棠吃惊地看着方运,问:“你是想让我制成鸣雷石漆?我听说你的文宝琴不过是进士文宝,若把鸣雷石漆涂在上面,是可让战曲的威力大增,可……会不会太浪费了?”

    方运道:“我这是四重古琴,比普通翰林文宝都强大,可从举人、进士一直用到翰林,前方危险重重,我一共有六块鸣雷石,现在用掉一块也不算浪费。”

    师棠点头道:“说的也是,你非众圣世家子弟,一路荆棘,圣道坎坷,这种时候不能省。我是师家人,自然会随身携带制琴补琴的器具,我现在就制作鸣雷石漆,然后为你的文宝琴上漆,可否把你的文宝琴让我一观?”

    “请看。”方运说着把震胆琴从饮江贝里拿出来,递给师棠。

    师棠小心翼翼接过震胆,仔细一看,忍不住赞道:“好琴!琴体挺秀,岳山雄奇,应是岭山施家之作。等我仔细一观再调配琴漆。”

    “请。”方运礼貌地道。

    师棠翻开琴体,看到下面四截龙角,目瞪口呆,最后哭笑不得道:“若我所料不错,这龙角就是那清江蛟王的?”

    “正是。”

    “真是奢侈的令人发指!”师棠笑着仔仔细细看了许久,然后取出纸来写写画画,最后询问了方运以后的琴道方向和一些问题,才拿出秤盘以及琴漆材料。

    不多时,师棠道:“龙吟高亢,其角粉和骨粉是琴漆佳物,可惜我此刻只有妖帅伪龙骨粉角粉,与鸣雷石调配就有些差了。那四截龙角垫若是磨去一些,会影响琴音,又不便取龙角粉。”

    “制琴师帮我截取龙角的时候,曾剩下一些龙角粉,你看看够不够。我这里还有今日换来的蛟龙肋骨,你多磨一些,是对你的答谢。”方运说着把之前一点龙角粉和一截蛟龙肋骨递过去。

    师棠仔细一看,喜道:“够了,大事可成!”

    很快,师棠把二十多种粉、膏、液等各种状态的原料倒入石臼中,混和后仔细研磨。

    师棠研磨得很细,比研墨都仔细。

    师棠面容清秀,举止优雅,年近三十,乃是师家全力培养之人,若不是为了圣墟,早就考中进士,有一国状元之才,曾琴杀千蛮,颇有威名。

    方运静静地等着。

    圣墟的夜色很美,月光照在远处的白雾中,充满神秘。

    不多时,师棠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何为礼乐?”

    方运眨了一下眼睛,缓缓道:“礼,本是指周朝贵族遵循的礼节,而乐,本是周朝的乐曲和舞蹈,礼乐合成,小为周朝贵族之礼仪,中为周朝之制度,大为天下之礼仪法度。”

    “何以见礼乐兴?”

    “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事成、言顺、名正,则可见礼乐兴,礼乐,仁义之形。君君臣臣是礼乐兴,国泰民安是礼乐兴,酒足饭饱是礼乐兴,朗朗书声是礼乐兴,将士一心是礼乐兴,人间处处可见礼乐兴。”

    师棠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举人说出君君臣臣、国泰民安是礼乐大兴不难,可后面说到人间处处,那就已经脱离了众圣经典的牢笼,有了自己的见解,从“习圣人之言”接近“学以致用”。

    师棠点点头,道:“童生秀才学圣言,举人进士作文章,翰林大学士安邦治国,大儒参悟圣道。你年纪尚小,文位尚低,可以诗词争雄;待成进士翰林及大学士,则需为人族争功,你亦不愁。但若成大儒,则就要重礼乐,明仁义,争圣道,到那时,步步维艰。”

    “我有所准备。”方运平时一直在注重学习众圣经典,不停阅读奇书天地中的书籍来充实自己,为大儒以及更远的道路做准备,甚至因为这些日子不断努力和磨砺,隐约有了方向,但并不清晰。

    思想之争和圣道争鸣,连大学士也只是勉强触摸,而童生、秀才、举人、进士和翰林只能积累准备,为以后参与而努力。

    不说半圣争鸣有多么恐怖,单单数个大儒争鸣外散的力量就足以夷平一州之地。

    大儒之语,微言大义,也有大力量大威能。

    大学士之下别说参与,甚至都没有旁听的资格和实力,要是方运现在与大儒隔空争鸣,哪怕再正确,哪怕相隔万里,也会被大儒强大的力量震死。

    自始至终,方运都很清楚,所以就算知道无数深刻见解和言论,都藏在心里,诗词散文、琴棋书画、各家百艺都可涉猎,但不成大学士,绝不去深谈这世界最核心最本质的力量,更不能去争鸣。

    一个无比严酷的“礼”衍生出的规矩、制度、法律就足以粉碎任何挑战之人。

    师棠缓缓道:“你若再上几步,必然会有人以‘礼’来制衡你甚至打击你。孔圣听《韶》乐三个月不知肉味,而礼乐一体,你又通琴道,可以琴通《乐经》,再以乐入礼,方能立于不败之地。”

    方运肃然起敬,这必然是师家的传家之道,因为师家的祖先就是孔子的古琴老师,而礼乐一体,可以说是孔子的半礼之师,师家的传家之道丝毫不弱于那些普通的半圣之家,毕竟“礼”是仅次于仁和义的圣道。

    方运拱手道:“谢师棠兄指点,我曾差一点误入歧途,幸好早一步学习琴道,今日方知琴道之妙。”

    “圣道曲折,孔圣若不是对鲁定公失望,放弃鲁国相位,再周游列国,如何封圣?”

    方运道:“当时世人无知,有人说孔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嘲讽孔子不能劳作、不懂最基本的常识,孔子不以为意,但竟然有人误信那人正确,却不知孔圣不仅早年困苦劳作,深知民间疾苦,成年后更是功绩彪炳,无论在为政、外交还是军事都有建树,孔子三功人尽皆知。”

    “孔圣哪怕在封圣之前,也是一代人雄。”师棠无比敬仰。

    孔子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就曾负责鲁国三大家族之一的季氏的账务和畜牧,颇为有成效,后著名的“斗鸡之变”发生,季氏三家竟然攻击鲁国国君鲁昭公,孔子愤然离开季氏之家离开鲁国。

    后来孔子回鲁国,先任一县之长“中都宰”,政绩卓著,仅仅一年就升任小司空,协助大司空负责鲁国的土木,又过了一年,孔子由小司空直升大司寇,成为负责鲁国司法的最高官员,因为功绩彪炳,最后的实权甚至相当于一国之相,完全可以说是国家的第二号人物,此乃孔子的三功之政功。

    孔子因懂礼乐,在任大司寇的时候,负责主持齐国和鲁国的两国国君会盟,即外交事项,而齐强鲁弱,在会盟的过程中,齐景公竟然妄图让士兵打着歌舞助兴的旗号,携带刀枪突袭,要抓住鲁定公为人质。

    孔子挺身而出,挡在鲁定公身前,呵斥此舞不合礼乐,以一身正气阻止士兵突袭,争取了时间,逼得齐景公不得不召回士兵,后孔子又识破齐国的盟约,凭借外交手段为鲁国收复失地,此次会盟尽显孔子的大智大勇,乃是第二功。

    第三功则是著名的“堕三都”,也称“毁三都”或“隳三都”,当时鲁国三大家族的家臣掌握三股军事力量,为非作歹,孔子献策并讨伐三家家臣,先顺利毁了一都。

    之后另外两个家臣起兵反叛,吓得国君和其他大臣仓皇逃窜,而孔子却镇定如常指挥战斗,最后取得战斗的胜利,这是军事之功。

    孔子虽有三功,却因为鲁定公中了美人计,荒废了国务,孔子愤然离开,开始周游列国。

    孔子从来就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真正的实干家,后为实现自己的理想而广收弟子,最终万世留名。

    所以真正了解孔子历史的人,虽然知道孔子有瑕疵,但从不否定他的能力。

    方运来到圣元大陆后细读孔子及更多先贤的经历,越发明白先贤的不凡。

    不多时,鸣雷石漆研磨好,石臼内仿佛成为雷光世界,只是雷光无比温顺,雷鸣声轻柔的像小狗在叫。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15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159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