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第335章 兴师问罪

推荐阅读:侠义清天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神级机械主宰末世穿越之书氪金武道穿越大封神三界超级红人开挂人生之修真界的假仙末世灵战黎阳仙尊

    众人从马车向外看去,就见十多人站在孔城的大门外,都是黑衣举人或白袍剑服进士。

    “怎么办?”车上的众人看向方运。

    “下车。”方运说着走下车,整理了一下衣衫,淡定从容向前走去。

    “是孔家的马车。”前方的人群中有人说了一句,那些人便快步过来阻拦。

    “那穿深蓝秀才服的就是方运,我在文会上见过他!”又一人道。

    “不能让他跑了!”

    “凶手!”

    几个年轻的举人义愤填膺,怒视方运。

    但那几个较为年长的进士却一言不发,一边仔细打量方运,一边稳步前来。

    方运也扫视众人,发现大都不认识,唯一见过的,还是在中秋文会上荀家坐席上的一人,甚至不知这人的姓名。

    李繁铭在一旁低声道:“你要小心那几个进士。若同是举人,我等天赋强于他们,自然不惧。但他们成进士多年,哪怕天赋不如我们,在其他方面也要胜我们一筹。其中有几人在圣院也是风云人物,尤其是荀陇,探究荀圣的‘天人之分’,现在就已经能引发些许异象,比之荀烨胜出许多。你不可大意。”

    方运问:“他能引发何等异象?”

    “唇枪舌剑出,则风雨随行,虽是极弱,但也不容易了,我若像他这般年纪,未必能引发异象。”李繁铭道。

    “他就是那位口诵《荀子》而惊退万妖的‘退妖进士’?”

    “正是他。”

    方运点了一下头。

    双方很快相遇,看那些举人的架势,双方水火不容,马上会口诛笔伐。

    双方相距两丈之时,对面为首的荀陇微笑道:“诸位入圣墟斩妖蛮,踏彗星长廊与妖族圣子争辉,乃是我辈楷模,日后必护我人族一方安宁。如今凯旋归来,请受我一拜。”

    荀陇说着,弯腰作揖行礼,他身后的进士顺势作揖,而那些举人愣了一下,急忙跟着拜谢。

    方运等人绝不可能站着受此大礼,立刻同样作揖回礼,紧张的气氛立刻被双方的行礼化解,虽然气氛里带着点诡异,可方运一方的戒备少了许多。

    方运心中仿佛有一群羊驼疯狂踏过,这位荀家的人物可比荀烨难缠得多,荀烨虽然有天资,但年纪太小,可这位荀陇年过三十,做事绝不可能像荀烨那般冒失。

    双方行礼之后,荀陇扫视方运身后众人,道:“我奉家主之令调查荀烨文胆被碎之事,身不由己,望诸位友人海涵,今日不便叙旧,改日必设宴赔罪。”

    方运一听,心道这荀陇果然是老手,再一次以退为进,表面说身不由己和赔罪,实则是请其余人不要插手,否则面对的不仅仅是他荀陇,而是荀家家主,是整个亚圣荀家。

    方运身后的众人都听出荀陇的言外之意,虽有不满,但荀陇礼节做足,没有丝毫的盛气凌人,待人如君子,众人也不能妄作小人,只得闭口不言,静观事态发展。

    荀陇看向方运,微笑道:“风神如玉,翩翩少年,果然百闻不如一见。荀陇见礼了。”

    方运同样报以微笑,道:“人族中坚,退妖进士,在下仰慕已久。”

    荀陇淡然一笑,然后收敛笑容,开门见山道:“荀烨乃是我的堂弟,他文胆破碎,我自然要查个清楚。荀祖曾言:仁,爱也,故亲。最亲之人莫过于血脉之亲。而荀祖又言亲疏有别,若我有所疏漏,乃是求仁心切,还望方镇国谅解。”

    “遵循仁爱乃是我辈读书人的本分,荀兄有话不妨直说。”方运心中越发觉得这荀陇难缠,上来就提“仁”,为自己的言行找到最高的圣道根据,除非颠覆荀子,否则拿他毫无办法。

    “孔家德论之信,我已看过。他说你写座右铭之时并无针对任何人,只是直抒胸臆,以泄圣墟之郁结。我又曾查证,荀烨在圣墟之中言语有失,但众圣有言,圣墟古地中任何事不予追究,为何你依旧放不下?”荀陇道。

    “我写座右铭的时候,已经放下了。”方运道。

    “那为何荀烨受伤?”

    “当然是他没放下。否则不会污我害翁铭,也不会当众宣扬我在圣墟所获。”

    “哦?莫非你在圣墟所获见不得人?”

    方运立刻道:“你荀陇光明磊落,为何要穿衣见人?何不赤身上街,不遮而行!”

    “赤身上街不合礼法。”荀陇坦然道。

    “那栽赃陷害是谁家的礼法?”方运反问。

    荀陇露出诧异之色,随后耐心解释道:“看来你有所误会。我已经查证,荀烨说过,他与翁铭跳上浮冰后,翁铭说你害他,而后荀烨一人逃走,翁铭临死前口不择言,才喊是杀人者荀烨。荀烨曾说,他怀疑翁铭临死前口误,真正想喊的另有其人。翁家人问起,荀烨只是如实相告,并没有污你。”

    “敢问荀兄,既然翁铭并无证据,只是猜测我害他,经过荀烨转述,让翁家人误会,请你如实回答,荀烨此事合乎礼法吗?”

    “有不妥之处,但不算大错,更不算罪。”荀陇诚恳地道。

    “子曰:非礼勿言。身为举人,如此失礼,我为何说不得?”

    “不妥之处有,但说到失礼,则过于偏颇。”荀陇一脸严肃地道。

    “哦,这样说来,荀烨明知有人会觊觎我之宝物还大肆宣扬,也是不妥?”

    “荀烨终究年轻,不能深谋远虑,怕是未想到这一层,只是仰慕你,想以圣墟所获来证明你的才能,没想到却引发众人觊觎,未必有害你之心。当然,他的言行同样是不妥。”

    方运看着荀陇,终于明白荀陇的来意,他来此的目的,不是调查,而是兴师问罪,要把荀烨的大错化小,因为碎人文胆是重罚,而言行不妥是小过,重罚小过,最后必然错在方运。

    若错在荀烨,那对荀家的名声是一种不小的打击。

    “荀进士果然有一条三寸不烂之舌。可惜,不是我碎荀烨文胆,是他不学《荀子》而引发此祸!”方运露出惋惜之色。

    不等荀陇说话,他身后的荀家子弟愤怒不已,说荀家的人不学《荀子》,这个指责太严重了。

    “好大的胆子,当我荀家无人吗?”

    “岂有此理!你害荀烨也就罢了,为何还要妄言《荀子》?”

    “假借圣名,其心可诛!”

    荀陇则道:“方运,你莫要信口开河。”

    方运缓缓道:“我问你,进入圣墟后,我人族众多举人被妖蛮围杀,荀烨明明可以出手相助,甚至有荀家秘宝救人,可始终不出手,弃旧友于不顾,独自躲藏,是否称得上不义?荀烨针对我之事,你可以狡辩,但此事你可以说圣墟之事不能追究责任,但你若敢说荀烨此举并非不义,小心你的文胆!”

    方运的声音如利刃扫过前方,荀家的每个人都感到脖子发凉,这才想起来,方运已达文胆二境,关键时刻他的话有着强大的力量。

    荀陇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呼出,然后稍稍眯着眼盯着方运,却始终不敢开口。

    因为荀陇知道,荀烨的确不义!

    攻击方运是小是非,可在妖蛮面前胆怯,抛弃友人,纵然发生在圣墟,不义就是不义,乃大是大非的问题,给他一千个胆子都不敢否定方运。

    荀陇心知肚明,一旦被方运反击,自己不至于文胆粉碎,但开裂是必然的。荀家为救荀烨已经动用古地的力量,若再有一个进士文胆开裂,那绝对会让荀家成为十国笑柄。

    方运缓慢而坚定地道:“《荀子》第二篇曾言 ‘保利弃义,谓之至贼!’,又言‘虽欲无灭亡,得乎哉?’这是在说,这样的人不想灭亡,可能吗?《荀子》第十九篇又言:‘故人苟生之为见,若者必死;苟利之为见,若者必害’。荀圣这是说,一个人忘记礼和义,眼里只有自己的生,那必然会死;若是只是贪图私利,必然会遭遇祸害。荀烨身为荀圣后裔,却不遵循《荀子》之教诲,见利忘义,最终害人害己!”

    荀家的人在心中疯狂地咒骂方运,但却不敢反驳半句。

    荀陇盯着方运,用发干的喉咙道:“方运,千百年来,大儒半圣攻讦我荀家之人层出不穷,但区区举人以荀祖之言为我荀家之人定罪,却是绝无仅有!你今日的言行,日后必然会为你带来灾祸!”

    方运泰然自若,道:“若我今日一字不语,任由你们荀家处置,那么现在我就会有灾祸!荀烨为求自保不惜牺牲好友,你们无所谓,我为求自保不死一人,你们就无法承受了?你这进士比举人多的,仅仅是城府吗?你的胸怀何在!”

    天空隐隐有雷声划过。

    荀陇眼中闪过一抹羞愧,但他终究是亚圣世家之人,不能让荀家颜面有失,道:“我只是来调查此事,无法下定论。既然方举人认为自己无错,那我如实禀报家主。告辞!”

    荀陇转身离开,而十多个荀家人看着方运,无一人能反驳,气呼呼地陆续离开。

    方运身后的举人立刻涌上来。

    “方运,你说的一点都没错!荀烨之罪,我圣墟之人皆知,荀家若不能让荀烨认罪,实在是毫无亚圣世家的气度!”

    “错就是错,为何不认?唉,说什么是荀老家主派来的,我看应该是荀烨父母派来的。荀老家主乃一代人杰,绝不会这般糊涂!”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182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182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