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第356章 十胜

推荐阅读:神魂丹帝锦衣镇山河猪八戒来也首长老公,太狂野!颜少V587:调教小逃妻王牌特工妻:军少,来单挑游戏宅的异界悠闲日常隔墙有美男:捡个萌王妃至尊神魔总裁老公,抱紧我

    《石中箭》一共二十字,荀陇的出口成章很快进入尾声。

    庆国人的热情达到了巅峰,都在等荀陇赢得文斗,最后必然报以声嘶力竭的欢呼,感谢他保住夕州、保住庆国文名。

    荀家那些平时不苟言笑的长辈此刻脸上笑成花,甚至有人已经在考虑庆功会的事宜。

    反观方运身后的众人,除了李文鹰没人知道《石中箭》是方运所作,全都面色灰暗,目光无神,连大兔子都用长耳朵捂着眼睛,不敢看最后的结果。

    “……没在石棱中!你输了!”荀陇诵完全诗,高高抬起下巴,如同站在高山上俯视地面的方运,不可一世。

    一支白色光箭出现在荀陇身前一尺处,光箭的光芒越来越浓,马上就会飞射出去,《石中箭》的速度连妖帅都躲不过,更不用说一个人族举人。

    方运却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一叹,转身向空行楼船走去。

    观战的庆国人疑惑不解,这是什么情况?荀陇的石中箭都出来了,方运怎么还背对着荀陇?这是在自杀吗?宁死也不认输?

    “不对!”荀家人群中一个青年举人突然难以置信地大吼起来!

    “荀陇快跑!停下!”盛州牧突然以舌绽春雷大吼,声音之大,直传三百里。

    不知情的人诧异地看向荀陇,赫然发现荀陇竟然面露惊惧之色,哪怕是死亡在前,堂堂一国状元也不可能吓成这个样子。

    荀陇一动不动,而他面前的那支白色光箭原本指着方运,但此时此刻,一股无形的力量让这光箭缓缓回转,最后,箭指荀陇眉心。

    在石中箭完全回转之后,一声奇异的雷鸣在半空炸响,传遍百万里!

    “轰隆隆……”

    那声音明明不是任何语言,但每个人都能听出其中的威严和愤怒,那是青天之威,是众星之怒。

    夕州文院四周聚集着十数万人,没有一人说话,连虫鸣鸟叫都彻底绝迹。

    时间仿佛静止一般。

    荀陇惊恐地看着眼前的光箭,想要躲避,可身体却一动也不能动,哪怕用尽全力挣扎也毫无用处。

    荀陇眼中的惊恐慢慢转化为绝望。

    光箭一动,刺入荀陇眉心,穿过头颅,鲜红的箭尖出现在荀陇的脑后。

    血滴自箭尖徐徐滴落。

    荀陇仰天倒下,重重地摔在地上,身体轻轻颤了颤,便一动不动。

    荀陇的文宫急速崩溃,文宫中残留的神念还在支撑着身体,但越来越弱。

    夜空之下,荀陇仰面朝天,双目中的光华飞快减少,他的目光不断变化着,有疑惑,有迷茫,有愤怒,但在最后,全都化为无声的悔恨。

    “原来,方运说的没错,荀祖并未庇护我……”

    荀陇最后的神念催动残余的才气,化为一句充满悲凉的临终感慨,最后徐徐闭上眼,遮住了眼中最后一丝光芒。

    一颗流星在夕州的上空划过。

    圣庙降下的光罩消失,文斗结束。

    方运十胜,文压一州。

    文院前的广场依旧静悄悄的,唯一的声音就是方运的脚步声,他一直没有回头,稳步向空行楼船走去,留给庆国的,只有一个背影。

    几乎每一个人都突然明白,胜者不需要自己庆功,明日十国必为他欢呼。

    或许以后有人会忘记今日文斗的情节,但无人能遗忘方运此时的背影。

    他的背影比百丈楼船更高大。

    “没有站在对手的尸体前欢庆,已经可以称得上君子。”人群中的一名老者说完,拄着木杖,转身离开。

    直到方运踏上空行楼船,消失在甲板上,所有人才发现,文斗已经结束了。

    “原来,《石中箭》是方运所作啊……” 所有人的脑海里都在想着同一句话。

    “庆国输了文斗,荀家输了人。”孔家大学士轻叹一声,向空行楼船上走去。

    “荀家,怕是要封门一年了。”

    宗午德一边跟着走,一边感慨道:“荀陇自降文位文斗,若是胜了,保住荀家和我庆国文名,必然是一桩美谈,但先获罪文曲自降文位,又以《石中箭》杀其作者,遭天行师道,乃天诛,他的名声彻底完了。”

    “方运瞒我们瞒得好苦啊。不过想想也是,除了他,世间很难有秀才能写出这等传世战诗。”

    “荀家人现在恐怕已经恨死荀烨,他们一家拍拍屁股跑到十寒古地,荀家剩下的人却惨了,不仅全军尽墨,荀家的名声也已经降到千年以来的最低谷,荀家那些不争不斗的人,只能憋着气为人族立功,来弥补荀家的过错。”

    “我听说荀大先生不想阻止方运入圣院,但另外三个弟弟都反对,他不得不保持沉默。这次他表现得最稳重,荀家的那些长辈恐怕大都会支持他。荀大先生若能成家主,或许可以化解这段仇恨。”

    墨杉冷笑道:“他们就是看准了方运还只是举人,所以想压一压,结果被方运翻盘。以后等方运文位高了,当然要化解与方运仇恨。哼!”

    “那不知道要等多久。走,先上船。”

    在众人上船的过程中,周围的庆国人简直跟沸腾的水一样,议论纷纷,无比喧嚣,形成了往日夕州凌晨看不到的奇景。

    一开始众人还很克制,但说着说着,一些愤怒的人开始骂了起来,不过不是骂方运,而是骂荀家那几个文斗的人。

    按理说死者为大,但荀陇被天罚却不在此列,几乎大部分庆国人都觉得荀陇败坏了庆国的名声,天行师道百年也出不了一次,偏偏出现在庆国,这对整个庆国的文名是巨大的打击。

    再加上被方运一人连胜十场,这已经不是丢脸不丢脸的问题,而是举国的耻辱。

    方运走到船头,准备等空行楼船起飞,听到下面大骂声不断,并不在意,结果听到一句话没绷住,笑了出来。

    “谁上都能零比十!我上我也行!丢人!真丢人!”

    空行楼船甲板上笑声不断,这人的嘴太毒了,但这话说的还真没错,把十个荀家顶尖举人换成十个童生,结果还是零比十,没有丝毫的差别。

    “这下放心了,我们刚才真是为你捏了一把汗啊。”李繁铭道。

    “是啊,真是凶险。谁能想到荀陇如此果断,竟然敢退文位,若无意外,他极有可能成大学士,为何如此急功近利。我是想不通。”

    “你若是生在森严的荀家,你就明白了。他成大学士,是要二十年还是三十年?到了那时,他是位列主家,但他儿子已经多少岁了?他儿子到那时再得主家力量培养,成大儒的希望很渺茫。”

    颜域空道:“此人退文位之时,分明怨气冲天,有一部分是冲着荀家去的。”

    “其实他的策略一点没错,他自作的秀才战诗词绝对比不上《易水歌》和《石中箭》,方运的《易水歌》你们也看到了,太强了,再加上两人之间距离很远,哪怕荀陇提前半息诗成,也威胁不了方运。他只能选《石中箭》,提前半息诗成,方运根本躲不开。可惜,谁能想到这首诗是方运所作!”

    “我这才想起来,最后的时候李大学士笑得很灿烂,我当时还想剑眉公疯了还是……逆……那个,咳咳,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回事。咱们刚出圣墟的时候,方运把延寿果和生身果给剑眉公的时候,说他刚成秀才的时候,有一次战斗十分惨烈,还被景国文相下了封口令,与妖族的战斗没必要下封口令,是不是跟《石中箭》有关?”

    方运点点头,道:“既然《石中箭》暴露,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我的确在那场战斗中写下《石中箭》,唤出诗魂,获得飞将军李广的力量。”

    李繁铭道:“快说说经过。诗词二境同名为诗魂,但诗魂也有高下,李广乃箭之虚圣,仅次于真圣。”

    大兔子跑过来,老老实实蹲在方运脚下,仰起头想听方运讲故事。

    方运伸手摸了摸大兔子的头,道:“那我便说说……”

    于是,方运把杀伪龙龟妖将和写出《石中箭》的经过说了一遍。

    等方运说完,众人纷纷感叹。

    “那蛇与人之恋让人感慨,但妖蛇屠村,绝不能容忍。只是可惜了我人族才俊,那人若是没有死,未来至少是一位翰林。”

    “我说《白蛇传》怎么如此好看,原来是真实的故事改编的。”

    “不愧是尚勇的景国,普通举人用碧血丹心都这么干脆,要是换我庆国人,恐怕会迟疑好一阵。”宗午德道。

    “怪不得你与蛟龙宫的清江蛟王结仇,那妖龟之名我们都听说过,的确天赋惊人,真有化龙的可能。不过杀的好,区区妖将就敢上岸杀我人族,以后妖位更高,必然生灵涂炭。”

    “我们只当你一路走来很顺利,这才发现,你的成功不是偶然,我们秀才之时可没有这种惊心动魄的经历。”

    “不过龙珠到底如何处理?你原本只吃一颗不算什么,你现在吃了这么多,只能请大儒相助彻底化解,但必然会伤身。若你酝酿唇枪舌剑时能融入蛟龙骨,这龙珠能助你,但以后会被龙族所嫉恨。”

    “嗯,过一阵我想方法解决。”方运道。

    “你真的要参与九月初一的州试?”颜域空问。

    “当然。”方运道。

    “你是准备争‘同年’还是‘全甲’?全甲的荣誉更高。”颜域空道。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18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189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