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2.第392章 圣笔评等

推荐阅读:热血兵王足球皇朝超级机器人工厂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首席男神强宠欢闪婚厚爱最强兵王完美宠婚:老公,慢点宠!腹黑BOSS抢萌妻顶级BOSS:鬼妻萌萌哒

    以人定胜天为核心,方运继续书写策论,不用华丽的辞藻,不用排比对仗,用最简约最准确的文字讲述食物链和草原生态系统。

    在圣元大陆的书籍中,很多故事都与食物链和生态平衡有关,但因为时代局限性没有系统研究,哪怕工家、农家和医家一直在发展,也需要两三百年才能有所突破。

    从医圣张仲景曾提起的“肉眼不可见之微小生灵”开始,方运以大量百家的相关记录和著作为依据,开始论证人力干涉天道而引发的现象。

    方运先从最简单的羊吃草,狼吃羊开始,并拿元肃地区为例子,在野狼泛滥的时候,羊群和其他食草生灵的数量剧减,后人族杀光野狼和狮子,结果以秃鹫为首的食腐动物首先灭绝,然后大量食草动物繁殖,导致元肃地区植被遭到严重的破坏,以至于数位大儒联手才让元肃地区恢复。

    在论述完生灵后,方运又加入了非生物环境的变化,诸如水循环系统的变化。

    论证完后,方运写下第二部分的总纲,乃是从人定胜天衍生出来的具体计策。

    代天罚蛮!

    方运开始写曾在神秘草原运用过的实用计策,利用啃噬草根的山羊、善于破坏草地的兔子、改变水道河流等等各种方式来削弱草原所有的蛮族。

    方运这些日子读过许多杂书,对草原的环境非常了解,又曾在军中服役,所以计策的每一个环节都非常完善。

    不知不觉,方运动用了奋笔疾书,毛笔在纸页上形成了一片残影,几乎一个呼吸间就能完成一列字。不过片刻,一页写满,方运立刻换新的纸张。

    在太阳落山的时候,方运终于写完,放下笔后数了数,竟然有八十二页之多,一页一百五十余字,可谓真正的万言书。这在策论中很少见,哪怕圣元大陆的第一策论《过秦论》上中下三篇加一起,也不到三千字。

    方运又重新阅读一遍,发现改无可改,拿出一张白纸放在最上面,写上三个字。

    平蛮策。

    方运把八十二页纸编号,避免散乱,易于阅读。

    最后,方运把诗词、经义和《平蛮策》分别摆好,然后去另外九道策论题目中选两个题目来写,写足三篇。

    方运伸手去拿试题,但拿到一半却愣住了,因为桌子上那一叠厚厚的纸页竟然没有变少,和以前一样差不多有两寸厚。

    方运又看了看自己的《平蛮策》,没错,是有八十二页,按理说已经用光了差役送来的试卷,多余的纸张是哪儿的?

    方运正想着,突然一惊,双目瞪大,诧异地看着前方。

    一支金光灿灿的毛笔浮现在半空,那毛笔明明只有一尺多长,但方运却觉得自己只有仰望才能看清全貌。

    这毛笔浮现在半空,光芒不断扩大又收缩。

    每一次光芒扩大,光芒中就会出现各种人间形象,有渔夫垂钓,有士子读书,有老牛犁地等等等人族生活百态,平凡朴实,但里面又蕴藏着圣道至理,让人难以理解。

    圣道笔,书人间。

    方运脑中一片迷糊,自己从来没见过这笔,但能从读过的典故中猜到,这就是传说中的圣笔。

    圣笔怎么跑到自己这里来了?难道自己在做梦?梦到圣笔生花?

    方运眨了眨眼睛,就见圣笔动了,徐徐落在《平蛮策》之上。

    方运瞪大眼睛,死死盯着圣笔,生怕错过一丝一毫的细节。

    就见那金光圣笔在《平蛮策》的页面上开始写字。

    甲。

    随后,圣笔又连续落在《维民所止》和《忆乡》上,分别写了一个甲字。

    半圣钦点,圣笔评等!

    科举中最高荣誉!没有之一!

    方运哪怕经历了许多大场面,可亲眼见到圣笔评等,还是难以掩饰心中的喜悦,开心地笑起来。

    圣笔评等,意味着三位半圣考官已经确定方运为本次举人试的第一,只要放榜之后,方运便会成为江州的解元。

    此刻江州考场内的考官无论是京城的还是圣院的,都失去对三份试卷的评判权力,他们只能给其余的考生评等,而且最多只能给乙,不能给甲。

    方运原本还想继续写另外的两篇策论,但半圣已经亲自评等,那就意味着在半圣眼里,一篇《平蛮策》无论在水平还是字数上,都已经抵得上三篇策论。

    方运的举人试已经结束。

    那圣笔连写三个甲字后,徐徐消失。

    方运起身,向前方作揖,感谢三位半圣考官,然后开始整理桌面。

    毛笔、墨砚、镇纸等等一一放入书箱中,用过和没有用过的试卷分门别类摆好,其中三篇答完的试卷放在桌子的最正中。

    三个金色的“甲”字如龙,好像三座苍茫山脉压在试卷上,让三份试卷更有分量。

    方运背起书箱,手里拎着装食物的篮子,最后看了一眼三个金光“甲”字,离开考房。

    方运向圣庙前的广场走去,身后的考房中纷纷传来各种各样的声响,有的人惊呼,有的人倒吸气,有的人似是恨铁不成钢地拍桌子发泄,还有的人发出压抑的笑声。

    方运一开始还疑惑这些人为何如此夸张,但很快露出恍然之色,原来那些人都以为自己放弃考试。

    方运微笑着摇摇头,既然是半圣钦点、圣笔评等,那这事必须要半圣来宣布,若是自己在放榜前就说出这事,那就是对半圣的不敬。

    此时正值傍晚,太阳已经西下,西边的天空只剩晚霞的余晖,随时被夜幕笼罩。

    方运面带微笑悠闲地向外走,走出考房区域,看到前方的凉亭中坐着许多考官,而那乞丐皇叔赵景空竟然还在旁若无人地睡觉,嘴角流出一线长长的口水,周围的官员哭笑不得。

    方运放下篮子,向那些考官拱手告辞,然后提起篮子向外走。

    明明熟睡的赵景空突然睁开眼睛,抬头望向方运,迷茫的眼神瞬间清澈,但又立刻如雾笼罩变得迷茫。

    其余官员意识到不对,一起望过来。

    除了少数几人不认识方运,其余所有人看着方运的背影目瞪口呆,随后多人面露怒色。

    “方运……弃考了?”

    “这才是举人试的第二天啊!才是九月初二!难道我记错了?”

    “没错,今日是九月初二,举人试应该在九月初四的上午结束,到那时才是三天三夜。”

    自从圣元大陆有科举一来,没有哪个秀才在举人试的第二天离开,哪怕是最狂妄、最自信的考生,也是在第三天下午离开,那人就是大名鼎鼎的东圣王惊龙。

    自古以来,所有在第一天第二天离开的考生无一例外,全都是弃考。

    这是科举,不是练习,哪怕是一位进士来答举人试题,两天的时间也难以答完。

    “方运!”孙知府恨得咬牙切齿,他是蔡禾的老友,一直关注方运,把大源府甚至景国的希望都寄托在方运身上。

    可现在,希望破灭了一半。

    “算了孙知府,科举的规矩不能坏,人各有志。”葛州牧看方运的目光渐冷,随手挥了挥示意刚刚回头的方运离开,但目光深处充满失望。

    方运再次拱手,继续向外走。

    孙知府怒道:“他若今年不考举人试,无妨!他若在最后交卷,哪怕三科全是丁等不及格,我也绝不会如此愤怒,反而会好言相劝,期待他之后崛起。可是,你们看看他做了什么!答题不到两天就放弃,他若是真的无才我也不会多言,可他明明可以继续坚持,为何却如此放纵?”

    圣院的巡察翰林道:“孙兄不必生气,或许方运的目标是三甲,但亲历举人试后发现自己能力有限,最多只能得一甲或两甲,所以干脆弃考,来年争全甲。”

    “即使是这样,也是对科举不敬,对考官不敬,对圣人不敬!若是为了争三甲,不能在初四离开吗?对科举和圣道连基本的敬畏之心都没有,我之前真是瞎了眼!”

    赵景空伸手擦了擦嘴边的口水,有气无力道:“先派人把试卷拿过来,不要早下定论,或许是他已经答完三科。”

    两个差役立刻去取试卷。

    “不可能!一篇经义或策论,从思考、书写到最后的修改,至少需要三个时辰!你们算算,时间够吗?更何况昨夜我巡考时见他呼呼大睡,不到夜里九点就睡下,早上起的更是比别人都晚,用这种态度科举,简直是在侮辱圣道!”孙知府怒发冲冠。

    除了圣院巡察,在场的都是景国人,个个摇头叹气,难以想象方运竟然会弃考。

    “若是力有不逮而弃考,实属正常,方运此等惊世之才却弃考,必然会成为他永世的污名!哪怕将来成大儒,也无法洗刷今日之耻!混账,气死我了!”

    葛州牧轻叹一声,道:“少年得志,其心不坚,其性不纯,实属正常。你我谁不是一步一步才走到今日?谁不曾磕得头破血流至今一身伤痕?算了,此事一出,必然十国激愤,等他怕了,也就悔了,对他或许是好事。”

    “葛大人乃老成之言,方文侯骤得高位,名满天下,自然有所膨胀,实属正常。换做是年轻时候的你我,也未必比他强多少。但愿以后他可浪子回头,而不是泯然众人。”

    “大人……大人……”

    所有官员循声望去,就见两个去取试卷的差役狼狈地跑回来,一人不小心摔倒在地,绊倒另一人。

    “大……大大……”两个人语无伦次,连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199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199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