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2.第442章 凌烟阁十子像

推荐阅读:御鬼校园最强主宰重生影后:墨少,晚上好新帝谋婚:重生第一女将逆天盛宠:妖尊请克制快穿系统:国民男神撩回家治愈系男神[快穿]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末世女重生六零年代日常下堂王妃逆袭记

    “我对凌烟阁略有所闻。从举人开始,每个文位在凌烟阁都有一个“十子像”,听说每一个成为十子之人,都有机会得到一颗临时文心。当年的司马相如、曹操、曹植等人都得到过临时文心,而颜域空的临时文心似乎也是在凌烟阁得到的,不过他当年就能成“举人十子”,他的半圣恩师似乎出了力。至于别的,我就不清楚了。”方运道。

    “是的,历代文人上凌烟阁,争的就是‘十子像’。拿‘凌烟阁举人十子’来说,可不是从景国的人中选拔,甚至也不仅仅是十国,而是自凌烟阁出现后八百年内所有举人的排名前十!”

    方运道:“那岂不是说举人十子像全都是半圣?”

    “不。颜域空和衣知世不是半圣,韩信和曹植也不是半圣,不过另外六人都是半圣,而且都是两三百年内封圣的半圣。”

    方运点头道:“这些年我人族虽然出不了亚圣,但主要是受才气所限,若不算孔圣或亚圣,我人族一直在不断壮大。这些举人超出几百年前的同龄的举人,说明我人族一直在进步。”

    “这是自然。他既然能成为举人十子之末,那你不可能比他差。你入‘举人十子像’之时,他只能退出。”

    “这倒非我所愿。”

    “高下分明,当仁不让,他也不会怪你,或许他在进士试前能冲到更高的位置。不过……他有半圣恩师指导,你无法相比,所以你无需太急切成为举人十子,一年后必然有十足的把握。”赵红妆道。

    方运眨了眨眼,道:“我要参与今年的进士试。”

    “你一定要争千古未有的‘同年’之名?”赵红妆瞪大眼睛。

    “倒也不是非要争同年之名,而是我想要尽快成为进士!”方运道。

    赵红妆沉默片刻,道:“好。其实我们也已经预见,以你的实力,今年中进士不难,但……状元恐怕就难了,至于国首更悬。”

    “今年当进士最重要,至于状元或国首,都是明年的事,来日方长,我有余力一争。”

    “这倒是。你现在只要小心别人争上舍便是,至于初九的重阳文会,随便写一首应付,出县即可,无需太费神。”

    方运笑道:“就算是出县也不容易啊,哪有你说的这般轻松。”

    “对别人是不轻松,但对你来说,出县是很低的要求。”赵红妆道。

    “我想想,能作好的诗词自然不能写差的。”方运道。

    赵红妆点点头,道:“有一封加急传书。”说完低头一看,脸色大变。

    方运本不想关注赵红妆的私信,可她面色变化十分剧烈, 忍不住问:“怎么了?出了什么大事?”

    赵红妆咬牙切齿道:“康王邀请武国一位大儒参与重阳文会。”

    方运心里咯噔一下,缓缓深呼吸,道:“哪位大儒?”

    赵红妆抬起头,注视方运的双目,缓缓道:“南宫冷。”

    方运瞳孔紧缩,又很快恢复。

    “武国和康王府为了打压我,真是不惜血本啊。竟然让三代前的诗君出马!跟这位老诗君比,庆国的那位本代诗君简直是根朽木。”

    “你知道此人的名号就好。这人号称边塞圣手,毕生的岁月都耗在与蛮族作战上,乃是一代战诗大家!他甚至创出一首大学士传世战诗《破阵歌》,诗成那日,黄沙袭天,狂风飞卷,一诗覆灭一个十万人的蛮族大部落!乃是所有大学士必学之诗。”

    方运无奈一笑,道:“我当然知道《破阵歌》,尤其对付沙蛮,此战歌简直所向披靡。他的诗名之大导致前几年在圣院引发讨论,要不要封他一个虚圣诗圣之名,但后来他自己拒绝,说没资格封诗圣,便无人再提。不过,我知道他这人刚正不阿,不能来为难我啊!”

    赵红妆道:“此人确实是难得一见的明智之士,当年就不参与武国与他国的纷争,在大学士的时候甚至因为与武国国君理念不合,在金銮殿上摘下官帽,脱下官袍,拂袖而去。但是,他必然欠过别人的人情,康王可能利用这一点请动他。”

    方运点头道:“看来只可能是这样,若不是欠过别人天大的人情,他绝不可能针对我。不过,或许他是来景国见昔日好友。”

    赵红妆轻叹一声,道:“你把人想得太好了。我倒不是说南宫大儒坏,而是谁都有无奈的时候。不过,以南宫大儒的秉性,最多是在诗名上压一压你,绝不会像庆国人那样恶意污蔑攻击你。他毕竟是大儒,再如何也懂得分寸。武国恐怕也是没办法,连本代诗君都被你压了下去,论诗名,除了这位南宫大儒,半圣之下无人可以稳胜你。武国要的,就是你在此次文会上光芒彻底被掩盖,破了你文会必胜的神话。”

    方运洒脱一笑,道:“若是南宫大儒的诗词胜过我,我自然甘拜下风,这不打紧。只是……请一位大儒来对付我,是不是太过了?会不会有别的原因,压我文名只是顺路?”

    赵红妆点点头,道:“我心中也有此疑虑。毕竟他可是一位大儒,怎么说也不可能仅仅为了压你文名而来。不过,你小心的不应该是南宫大儒,而是你诗名被压之后那些敌对势力的反击!抨击你的诗且跟大儒的名诗比较,无论怎么贬低,只要不攻击你的人,都在允许之列。”

    “你放心,我就拿他们磨炼文胆!”方运道。

    “问题在于,这种事既然发生,他们恐怕有连续的后手,一环接一环,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赵红妆道。

    方运的洒脱全都消散,面色有些阴沉,道:“的确,仅仅是文会被压不算什么,但万一成了鞭炮的导火索,我的上舍再被夺,那稍有不慎,我的文胆就会遭到重创,不得不放弃进士试,减缓成长的步伐。”

    “是的。不过……就算你被夺上舍,最多沉寂一两年而已,蛰伏时,虽无飞,飞必冲天!”

    “你放心,我心里既然有了准备,就算失败也能安然度过沉寂期。”方运道。

    “无论怎样,你都要前去凌烟阁,那我就把凌烟阁的事说与你听……”赵红妆把自己知晓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最后道,“你的琴道和书法恐怕不下于我,我教不了你,但你的画道和棋道似乎并不显,只是对画道有不一样的见解。今日开始,我每天教一个时辰画道和一个时辰的棋道。其他的,就只能靠你自己了。”

    “早听说长公主师承宫廷大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诗词文章也不逊于同龄的读书人,能得女先生教诲,方运三生有幸。”方运微笑道。

    赵红妆却幽幽一叹,道:“生为女儿身,纵然如此又如何?”

    方运微笑道:“人族一直在进步,或许以后这些都会派上用场,多学总不会有错。”

    “或许,记得在玉海城的时候,你就如此安慰我。放心,我不会放下读书,这是我毕生的挚爱!”赵红妆的目光迅速变得坚定起来。

    “好,这才是红妆公主!”方运心中暗叹,以赵红妆的表现的文名和才华,若是男人,至少也是一位大学士。

    “我也有传书来。”方运说完低头查看传书,那些圣墟的好友纷纷提醒他,南宫大儒即将前往景国的重阳文会,有些人甚至大骂南宫冷。

    马车离方运居住的第一舍越来越近,车夫低声道:“公主殿下,文侯大人,第一舍的门前聚集数百人,不过与昨日不同,他们兴高采烈,似乎是前来祝贺的。”

    方运一听是几百人,没有直接探出头,而是稍稍掀开门帘,从缝隙中看向前方,就见前方大多数都是黑袍举人,还有一些白衣进士,间或少数蓝袍秀才。

    那些举人中有人高喊:“红绳文剑,是红妆公主殿下的马车!方文侯必然在里面。”

    “呵呵……”许多人发出**的笑声。

    方运笑着看向赵红妆,她瞪了方运一眼,大大方方掀开门帘走出车门,站在车头望着前方的众人,左臂放在腰后,道:“诸位前来意欲何为?”

    一个进士急忙道:“公主殿下不要误会,我们和昨日的不同。今日听说方文侯入住第一舍,我等心潮澎湃,纷纷逃课前来。我此来不为攀附,只想见他一眼,感谢他文压庆国一州!因为我的几位叔公就死于庆国人之手,祖父曾写信与我,若遇方文侯,待之以长辈恩人!”

    “我们也是,绝不会与方运争上舍!您看看,我这黑衣袍子穿了不到三年,我跟方运争上舍,那不是孔圣座前教《论语》、鲁班门前耍斧锯吗?”

    赵红妆却笑道:“呦,这位不是密州狂生么?今儿个怎么不狂了?”

    “狂生遇到狂君,自然不敢狂了,我是狂生,不是蠢生。”

    众人大笑。

    方运随后出来,扫视众人,发现所有人洋溢着喜悦之色,和昨日站在门口之人完全不同。

    “江州方运,见过诸位同窗。”

    所有人听到“同窗”二字,犹如三伏天吃了冰冻的延寿果似的,全身上下无一处不舒坦。方运现在可谓名满天下,又身居高位,竟然如此放得下架子,实在是让人欢喜。

    “见过方文侯!”所有人弯腰作揖,哪怕是几十位进士也弯下腰,没有丝毫的犹豫。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217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217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