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9.第449章 龙脑砚台

推荐阅读:我的外挂叫地球变身在漫威世界纨绔高手混都市斩龙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帝国的晨辉梦游诸界大仙官第一宠妃:遵命,所罗门!时空位面穿越

    赛侍郎立刻给方运使了一个眼色,让他考虑清楚。

    右相曹德安也看向方运,但他依旧面色平静。

    小国公立刻道:“雷兄,你也太小看我景国第一举人。方镇国若是不答应你,那他怎能当文人表率?我景国文人,岂能被你一个雷家人压下!”

    那些老人坐席中,终于有一位老翰林忍不住,喝骂道:“小兔崽子,老子当年在朝堂上指着你爹的鼻子大骂,今儿个你要是再放肆,我过去打断你的腿!王八爹生鳖儿子,一窝带壳的畜生!”

    数以万计的人低头轻笑,许多不懂事的小孩子哈哈大笑。

    “王八爹生鳖儿子!王八爹生鳖儿子……呜……”一个孩子刚跟着喊了几句就被大人捂着嘴。

    小狐狸缩在方运怀里,不停嘿嘿坏笑,两只前爪还搭在一起,做出乌龟爬行的样子。

    小国公憋得满脸通红,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他都比那老翰林高,可打死他都不敢在重阳老人节的时候回一句嘴,哪怕说半个不字,那数以百计的老读书人必然会拎着拐杖冲过来,而他和康王府必然会成为十国的笑柄。

    “小国公可否少说两句?你这是要逼我们在这里尽忠吗?”赛侍郎缓缓道。

    “你……”小国公本想骂赛侍郎大逆不道, 但看到右侧席位众多官员的眼神,不得不把话咽回肚子里,低头喝酒。

    小国公的左手轻抖。

    勤王和清君侧几乎有相近的意思,可能是权臣王侯夺位,也可能是群臣激愤手刃奸佞,而尽忠虽然不如勤王或清君侧的意思直接,但本质相同。

    自东汉八俊手刃奸佞开始,群臣激愤的事就屡有发生,每一次都法不责众。

    小国公不过是举人,不像左相是大学士,一旦引发众怒群臣必然动手,他们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

    小国公喝光一杯酒,死死咬着牙,他低着头,眼中最多的不是愤怒,而是惊恐。

    他没想到,方运在景国竟然有了如此大的号召力,竟然有官员甘心为了他展开勤王或清君侧,一旦这种借口实施,别说他区区国公,整个康王府都可能被景国读书人覆灭。

    哪怕这只是最极端的可能,但这种可能太可怕了。

    方运直到这时候才明白京城官员与地方官员的不同之处。

    兵部左侍郎童峦轻咳一声,道:“诸位稍安勿躁。方运,你是否同意雷家的提议?我也觉雷家的提议不公平,不过,你若不敢应战,放弃也罢,天下无人会嗤笑你。”

    赵红妆焦急地望着方运,希望方运不答应。

    杨玉环的面色平静如常,静静地看着方运的面庞,眼中甚至隐隐有些笑意,因为她相信无论怎样,方运的选择一定是最好的。

    方运微微抬起头,道:“童侍郎何谈‘不敢’?我人族死守两界山是不敢,还是你不去冲入蛮族部落是不敢?”

    童峦立刻道:“你说的两‘不敢’需牺牲性命,自然要权衡轻重。你与雷家不过赌一首诗而已,无甚损伤,若不答应,自然就是不敢。你终究是我景国文人表率,不能只获其利而不履其责。”

    “那童侍郎敢不敢拿出点彩头来显现你的胆量?”方运缓缓问道。

    众人的对话都是以舌绽春雷进行,在场数万人听得清清楚楚。

    许多人轻轻点头,读书人就是应该有方运这等胆气,哪怕对方是国公,是雷家之人,是成名多年的翰林。

    童侍郎目光微动,笑道:“我前不久得到一块龙脑砚台,乃是妖侯蛟龙的龙脑凝聚而成,是一等一的砚台。与那墨蛟笔洗天生一对。你若真能得到简铭的墨蛟笔洗,那我这龙脑砚台就送与你。若你不成今日魁首,必须送我你的镇国诗首本。”

    全场哗然,这龙脑砚台可比墨蛟笔洗珍贵数倍,别说翰林文宝,就连大学士文宝都比不上。

    龙脑成砚,龙髓聚墨,是天地间最好的砚台或墨锭,哪怕蛟龙不如普通龙族,也不如真龙,可毕竟是龙种。

    龙类死后,龙脑很难保留,只有在特殊的条件下或者被人刻意封存,才能形成龙脑砚台,比龙骨龙角龙鳞珍贵太多。

    龙脑砚台配合龙血墨锭研出的墨汁,能让战诗词的威力获得极大提升,妖侯龙脑砚台足以让一首战诗词的威力增加五成!

    普通文人无法把龙脑砚台直接炼成文宝,只有把龙脑砚台送到众圣身边或众圣故居中,经过长时间的洗礼,才能炼成文宝。

    方运手头砚台极多,甚至有在圣墟得到过翰林文宝砚台,但那砚台只封存一首翰林战诗,无法让新书写的战诗词的威力提升半点。

    笔墨纸砚文房四宝都可增加战诗词威力,只是砚台比较特别,除了传说中比龙脑砚台更少见的奇物砚龟,只有龙脑砚台才能增加战诗词的力量,这是任何其他砚台都做不到的。

    “童侍郎这是疯了?”

    “哼,他未必是疯了,实乃明智。他认为方运必输,所以故意拿出这种神物来。十国每次出现龙脑砚台,都会引发关注,若是方运败了,这龙脑砚台能让方运的失败之名流传更广。更何况,这个老东西紧靠左相,如此做必然能得左相欢心。”

    “以后童侍郎遇到方运就拿出龙脑砚台,方运怕是……唉……”

    “那龙脑砚台和墨蛟笔洗相得益彰,足以让笔洗的力量更强,真希望最后都到方运手中。”

    “太难了,太难了……”

    方运和童峦一右一左,相互望着。

    “怎么,你是想证明你的确不敢吗?”童峦笑着问。

    “既然童侍郎如此真心实意,那这份大礼我就收下了。那就如你所说,若我能成文会魁首,则得此龙脑砚台,若不能,则赠你一篇镇国诗首本。”

    “如此甚好!还请右相帮忙保管。”童峦说着把龙脑砚台抛给曹德安。

    曹德安手持龙脑砚台,轻轻抚摸,而旁边的几位大学士看得眼热,更不用说其他人。

    龙脑砚台外形是暗红色的石质,表面油光水滑,里面隐隐可见奇异的纹路,对每一个读书人都充满致命的吸引力。

    墨蛟笔洗、登龙石和龙脑砚台成了重阳文会的重点,众人议论纷纷,在菊花和茱萸的香气中,几乎忘了今天是重阳文会。

    日上三竿时,突然有人轻呼:“有大儒来了。”

    众人一起望向京城的方向,就见两位身穿紫袍之人脚踏白云飞来。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21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219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