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第477章 十国大比

推荐阅读:源起末日英雄无敌之圣堂崛起我有一株仙桃树都市最强奶爸盛世毒妃:鬼王,榻上欢!仙债难偿邪王宠妻:废材狂妃要逆天猎户家的小妻宝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DC暴君

    雷越没有看说话之人,依旧望着门外的蓝天,道:“为何不可?”

    “雷家登龙石乃是龙族赠与我雷家之物,是雷祖的庇护,怎能输给外姓人?不如您去龙宫走一趟,讨要一颗普通的登龙石送给方运,谅他也不敢说什么。他若是敢计较,便动用雷祖遗物,让龙族禁止他入登龙台。”

    一人不悦道:“虽然龙族与雷祖情分深重,重到我们都不知到何种程度,但为了区区一颗登龙石动用雷祖遗物,未免太不把雷祖当回事了。”

    “不错,雷祖遗物不得随便动用,情分再深,也有用尽的时候。”

    “更何况雷祖遗物一动,连半圣都可镇杀,我雷家数百年也只动用过两次,不可为此事而动!”

    那人道:“我并非是真要动用雷祖遗物,只是透露风声,想必龙族会卖这个面子。”

    “方运怎么说也有帝王诗问世,对龙族帮助很大,龙族未必会卖面子。七夕之后,我去龙宫想询问龙族对方运的态度,那位公主坚定拒绝,可见龙族不认为鲸王帮他杀了我雷家的子弟值得惩罚。”

    众人沉默。

    雷越道:“你们请大儒南宫冷文压方运之事,我本就不同意,不过你们想为雷家挽回荣誉,我便没有阻挠。最后赌雷家登龙石,雷家已经骑虎难下,而且看似胜算颇大,不得不赌,只是,天意难违,雷家蒙羞。现在,谁有办法解我雷家名声之困?”

    雷家众人相互看了看,无人开口。

    “输了便输了,不丢人,输不起才丢人。此事就此作罢,登龙石已经属于方运,我自会再要一颗。”

    一些雷家人相互看了看,目光阴沉。

    许久之后,雷家人陆续从议事堂走出,四个老人在一起缓缓前行。

    “我外孙因方运惨死,那鲸王我们惹不起,我也不想把方运如何,但他必须要去坟前认罪!”

    “虽说当时情况复杂,但死者为大,方运理应认罪。”

    “方运风头正劲,我们又不好明面动手,该当如何?”

    “不久之后,就是十国加孔府学宫的十国大比。他若知趣离开上舍,我还奈何不了他,但他既然入了上舍,必须参与十国大比,反而是我的机会!我亲自去一趟景国,向景国左相柳山许下好处,不求其他,只要方运敢去参与十国大比,我必然有办法把景国大败之责扣在他身上!”

    “景国连年败北,而十国大比考校的是一国的多人之力,方运或许在一开始能凭一己之力撑下去,但最后必然无法进三甲,甚至难进前五。若以此稍稍打击方运文名,不失为稳妥之法。”

    “不错。我也不求重创方运,只要坏他些许文名,以慰我外孙在天之灵!至于之后谁再借此事穷追猛打,那就与我雷家无关了。而且,我们可以在一开始推波助澜,把方运高高捧起,最后一旦重重摔下,效果更佳。”

    “妙哉!”

    “事成后,他最好知进退,把我雷家登龙石奉还,那我雷家可送他普通登龙石。若是他不知进退,不要怪我们了。”

    “除却龙族,人与妖蛮三族中,我雷家对登龙台最为了解,在登龙台中小小惩戒他一下,无伤大雅。”

    众人笑着走开。

    凌烟阁,第七亭前。

    周围依旧是白雾缭绕,前方依旧是一座木亭,木亭上的牌匾同样写着三个字。

    彩诗亭。

    彩诗亭的一侧悬浮两块泛着金光的木片。

    方运:移山十筹,墨剑十筹。

    方运微微一笑,目光继续落在“彩诗亭”三个字上。

    画道五境的第一境就是“诗情画意”,而绘画别名极多,因为绘画的主要颜色就是红色和青色,所以又称“丹青”,而又有诗画大家曾言“画为彩色诗,诗为黑白画”,所以“彩诗”成为绘画的别称。

    方运画道经过赵红妆的指导,已经摸到画道一境的边缘,虽然还没入画道一境,但也相距不远。

    为了这彩诗亭,方运也做好了万全准备。

    方运缓缓迈步进入第七亭中。

    方运睁开眼,就觉天旋地转,眼前各种景物疯狂闪烁,高山、丘陵、田地、旷野、沙漠、草原、雪山、溪流、长河、日升、孔雀、鹦鹉、豹子、市井、花街、老妪、少女……等等一切可以被画的事物快速出现。

    方运立刻闭上眼,过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环视四周。

    正北是一片大雪覆盖的高原,寸草不生,天空有鹰鹫掠过。

    正西是一处繁华的街道,店铺林立,行人如织,川流不息,形形色色的人物俱在。

    正东群山林立,巍峨挺拔,绿树覆盖山野。

    正南则是丘陵松林,乱石溪水,芦苇轻舟,安闲恬静。

    方运认真观察四周,这四方景色就是彩诗亭的考题。

    彩诗亭之所以位列第七亭,主要原因是不仅仅考验绘画,还要考验诗词,诗画并重方得十筹,哪怕当年的画道第一人顾恺之也不得十筹,反而被陶渊明得了十筹,就是因为陶渊明诗画俱佳。

    方运在进入凌烟阁前,在看到“彩诗亭”三个字后,自然而然冒出词圣苏轼曾经对王维的评价。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

    在得奇书天地前,方运只知道王维是唐朝大诗人,但得奇书天地后,方运才知道王维在华夏古国绘画之道上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王维甚至被明代书画大师董其昌奉为“南宗画之祖”。

    若只论诗画并重,在整个中国历史上也只有苏轼的词画可以与王维的诗画相提并论,所以看到“彩诗亭”三字,方运第一时间想起了王维,在进入凌烟阁前,就打定主意学王维之画,更何况王维还有著名的《山水论》和《山水诀》以及大名鼎鼎的“破墨山水”。

    方运为了学好王维的诗画,深入了解王维事迹,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那就是王维与李白的关系。

    两人同年出生,邻年死,都曾同时出现在长安,两人交好的诗人很多,可两人几乎没有交集,在那种风气下的唐朝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

    两人与孟浩然、王昌龄和杜甫都有交集,与玉真公主也有来往,李白最擅作诗送友人,孟浩然、王昌龄、杜甫和高适等等大量诗人都曾出现在李白的诗中, 但大名鼎鼎的王维却没有。

    两人关系为何如此,至今不得而知,只是有人猜测因玉真公主,也有人猜测是没有被记载的私仇。

    论古诗的高度,李白在王维之上,而论诗画并重,则王维更胜一筹。

    方运没有立即选择画什么,而是在心中默背王维的《山水论》和《山水诀》,又回忆王维的诗篇,最后才重新观看四方景色。

    方运一一观察雪原、闹市、山林和溪水,思索良久,最后选定那片溪水。

    其他三个方向的景色消失,随后桌案、笔墨、颜料等等绘画作诗的一切用具出现在方运的面前。

    方运闭目回忆历代的山水大作,然后选择一张大小适中的洁白画纸铺在桌案之上,很快开始绘画山水。

    画道在未入三境之前,重工笔而轻写意,因为工笔更能作用于战画,而进入三境后,则写意与工笔并重。

    方运虽然更重工笔,但并没有落下写意之道,这些天主要向赵红妆请教山水写意之法。

    王维之所以被董其昌誉为“南宗画之祖”,就是他的“破墨山水”承上启下,上承唐之前的渲染之法,后对文人画有重大影响,南派皴法更是受其影响深重。

    皴音同村,原本是指皮肤因受冻或受风而干裂,而在山水画中,皴法是一种表现山石、峰峦和树皮表面的绘画技法,皴法是山水画走向成熟的标志。

    隋唐之前的山水画“空勾无皴”,而唐之后的山水画则是“皴染具备”,甚至可以说皴法的发展和定型,促成了古代山水画发展和巅峰。

    没有皴法的山水画是不完整的。

    方运看了前方的溪水后,便知此画须主画‘石’‘松’与“水”,其他可简略,而这三者的画法不同,石、松和水任何一种画好都可入大师之列。

    方运一开始还是按照此刻圣元大陆的主流画法,但是在画到丘陵和水中石头的时候,笔法突然一变,用出王维开创的南派山水的画法,用出披麻皴法和米芾发明的雨点皴法。

    在才气的作用下,画中的石头惟妙惟肖,仿佛破纸而出,极为厚重。

    在用出圣元大陆没有的系统化的各种山石皴法后,方运的画道境界以无法遏制的速度增加。

    不等画完山石,方运只听文宫内响起一道奇异的纸张撕裂声,自己好像捅破了一层纸,随后眼前的景色和笔下的画全都变得不一样,自身对景色对画道有了更深的理解。

    画道第一重,诗情画意。

    方运微微一笑,自己画功虽平平,但仅仅是几种特殊的皴法就足以进入八筹,但是要达到九筹,却还差少许。

    于是,在画溪水的时候,方运不由自主用出南宋名家夏圭在《长江万里图》中的一些画法,此画在绘画史中有着重要的地位,因为此画中的“水”和之前山水画中的“水”,有了质的飞跃,画中水的姿态更加饱满。

    画中山石轻动,水光闪烁,流水甚至有冲出纸面的趋势。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23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230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