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3.第483章 花君老人

推荐阅读:错嫁替婚总裁超级兵王俏老板西游之白骨精日记校草,她是个坑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透视小仙医弑神之王抓紧时间爱上我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我的毒舌美女上司:虐缘

    和平时一样,方运在后半夜继续读书学习,抽出时间整理了明日要讲的内容,使用了后世才有的教案,直到临近清晨才睡下,睡了一个时辰后精神奕奕起床。

    吃过早饭,学宫礼仪院之人派礼官前来,带来讲学袍,然后指点方运有关讲学的礼仪。

    悦习院开讲乃是学宫隆重的大事,过程稍显复杂。

    时辰一到,方运推门而出,上舍学子专用的马车停在门前。学宫极大,马车代步会方便许多。

    不等方运上马车,就见同住上舍区的乔居泽正带着书童匆匆赶来。

    “方兄,有要事相商,与我一同前往悦习院。”乔居泽左手提着白衣进士服的前摆,右手向方运招手。

    方运发现乔居泽的脸色不佳,停下脚步,等他前来。

    乔居泽低头吩咐了一声,那书童停下脚步,改道向悦习院走去。

    乔居泽走到马车前,道:“你先。”

    方运也不客气,撩起衣袍走上马车,乔居泽随后进入。

    车夫一甩长鞭,鞭梢脆响,马车缓缓前行。

    乔居泽低声道:“今日你要小心。”

    “乔兄何出此言?”方运问。

    “小国公昨日在凌烟阁中被雷罚,怀恨在心,也不知他说了什么,康王连夜请出燕州的书法三境大师莫知笔,除此之外,与左相交好的琴道三境大师焦松和曾受雷家大恩的三境画道大师阮凌也会前来。”

    方运瞳孔不由自主放大,双目熠熠生辉,问:“此言属实?”

    “自然属实!在景国的地界上,他们的事可以瞒得住别人,不可能瞒得住我们陈圣世家。老祖哪怕寿命将尽,依然是半圣!”乔居泽的语气中流露出少许自豪。

    方运轻声一叹,道:“此事麻烦了。此三人的名号如雷贯耳,别说我讲的有错,哪怕有少许瑕疵,也会被他们发现并斥责,足以让我的第一次讲学闹笑话。”

    乔居泽道:“这三人都是大师,按理说不会过于下作,但你要知道,雷家对你恨之入骨,左相与康王更是认为你在阻挠庆国与武国瓜分我景国,万一使出激烈手段,你怕是承受不住。”

    方运问:“有没有阻止三人来的方式?”

    “没有,三人不仅有资格进悦习院,而且有资格列席落座,不像那些普通学子只能站着听讲。”

    “此事麻烦了。”方运皱眉沉思。

    乔居泽道:“你讲学的时候注意,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哪怕被他们说才华平平,也不能让他们挑出你的大错。”

    “这倒是一个方法。”方运道。

    “除此之外,就要看你所讲的内容了,以你之能,说不定真可封住他们的嘴。你毕竟位列猎杀榜第九,毕竟是举人凌烟阁满筹第一子!哪怕你之前没有寸功,凌烟阁唯一满筹和举人第一子的大名也会流传百代。”乔居泽颇为羡慕地看着方运。

    方运微微一笑,道:“做最足的准备,抱最好的希望,存最坏的打算。”

    “好!有见地。不过,今日文武百官可来不了悦习院,他们恐怕已经在朝堂之上吵得不可开交。你的封赏太大,恐怕会把金銮殿吵出个窟窿,不知道会不会吵到明天。”乔居泽笑道。

    方运无奈笑道:“我上次文压一州,让百官争了一天,这次他们应该有经验了。换成是我,分批分段讨论。”

    “此法甚好,估计未来三天里的朝会都是关于你的封赏。可惜你没成进士,若你成了进士,官职或许不高,但地位必然等同正二品大员!”

    “我对官职没兴趣,我只想要文位。”方运道。

    “的确,文位第一。”

    两人不断交谈,不多时,听到车外传来密集但又低沉的话语声。

    方运掀开门帘一看,就见道路上没有多少人,但道路两旁以及悦习院对面的花园中,站着密密麻麻的人。

    马车向前,那些谈话声变成了嗡嗡声,如同漫天的蚊子在飞舞。

    乔居泽也看了一眼窗外,笑道:“除了文相每年一度的讲学,景国已经多年没有出现过此等盛事,哪怕是各大文会都不如今日。你猜方才发现了谁?”

    “谁?”方运问。

    “大理寺的右少卿徐大人。”

    “大理寺右少卿乃是从三品的大员,徐大人应该是一位翰林,今日理应在朝会,怎么跑这里来了?不怕监察院的御史清流们弹劾?”

    “你不知道,徐大人乃是书画双痴,宁可冒着被罚俸禄的危险,也会来你这里听讲学。他一脸病怏怏的,估计是装病告假,只为来你这里。”

    方运笑道:“原来如此。”

    “那些在京城隐世的名人,凡是精通琴、书和画三道之人,必然会前来。我听说,各花楼的花魁艳姬已经想尽办法来听课,她们女扮男装给进士当随从才有资格到悦习院外。对了,你知道这种聆听资格被炒到多少两了吗?”乔居泽说着竖起一根手指。

    “一百两?”方运问。

    “是一千两白银!京城一家生意很好的小酒楼一年也不过赚这些。”乔居泽道。

    “疯了。”方运轻轻摇头。

    “她们不仅不疯,反而无比精明!今天花一千两,回去就打着方镇国门外弟子的名号与客人谈诗论画,必然身价暴涨!你看着,不出三日,那些没来的花娘歌姬必然后悔莫及,会拼了命想方设法与你拉近关系。”

    方运失笑,没想到自己还有刺激景国经济的能力。

    马车停在悦习院之下,乔居泽先行下马,然后随手掀开门帘,让方运更容易出车门。

    悦习院门口附近要么是京城的名人,要么是学宫的学子,无一泛泛之辈。

    众人一看陈圣世家的进士女婿竟然像下人一样掀车门,意识到车里是一位大人物,立刻站直身体,面容严肃,说话的也不说了。

    方运走了出来。

    众人一看年轻的面庞有些怪异,但看清是方运才恍然大悟,还有少数人没见过方运的样子,低声询问,得到答案后轻轻点头,方运有资格得到这种待遇。

    “方兄晨安!”一个曾经在重阳文会上给方运敬酒的进士高声道。

    “谢兄早。”方运微笑着拱手。

    随后,问候声此起彼伏,方运拱手致意。

    清晨的阳光照在方运的黑色金纹讲学袍上,讲学袍宽大而郑重,让方运稍显老成。

    下车后,方运向悦习院大门走去,而门卫示意时辰未到。

    方运站在门前望向四周,眼前人山人海,远处不断有人赶过来。

    数以万计的文人学子、佳人淑女望向方运,一些大胆的女子甚至蹦着高地看方运,更有甚者向方运挥手,只是不敢大叫。

    面对数以万计炽热的目光,方运微笑以对,毕竟见过更大的场面。

    很快,陆续有高文位者到场,甚至有众圣世家的多位大学士,方运礼貌地问候这些前辈先生。

    不多时,一个怪异的老人走下马车,身边竟然有两个花枝招展的美女扶着,他一步一抖,老得行将就木,可始终摔不倒。

    老人一身青衣大学士袍。

    方运仔细一看,这大学士白发稀疏,满面老年斑,牙齿掉光,嘴唇萎缩进口中,但目光清明,面带笑意。

    方运心知全十国这么老了还让两个如花似玉大美女伺候且如此招摇的大学士,只可能是传说中的那位,那位虽然不是四大才子之一,可也有“君”字之称。方运顿时头大,不得不随众人一起上前问候。

    “见过花君大人……”

    “见过花大学士……”

    “嗯!嗯!”花君老人笑眯眯地点头,一双干枯的老手还不忘抚摸两侧妾室的玉手。

    众人纷纷告退,哪知花君老人目光扫过众人,最后落在方运身上,笑眯眯道:“就你了,敢站在那里的年轻人也只能是方运!混账小子,端午那日,七夕那日,中秋那日,还有重阳那日,老夫在花楼的名声都被你抢光了!过些日子定然要与老夫一起喝花酒,不然老夫叫上全京城的姑娘堵你家大门!”

    方运苦笑道:“学生若有机会,定当与花君大人一起喝酒赏花。”

    “不错,孺子可教!今日是你讲学的大日子,我就不打扰你,你今日靠琴棋书画扬名花楼,明日我教你赏‘花’之法。”花君老人笑眯眯道。

    方运连连点头称是,花君老人别的不行,写艳诗词举世无双,他亲笔写的艳词甚至能助兴云雨,神奇异常,十国著名花楼都有他的亲笔大作,数不清的花娘愿意献身于他。

    花君老人已过九十岁,依然无女不欢,乃是人族的四大奇葩之一。

    不多时,钟声长鸣,门卫缓缓推开悦习院的大门,然后大喊道:“辰时二刻已到,众生进场。”

    和普通的讲院不一样,悦习院是露天讲院,最里面是孔子高大的圣像,足足有二十丈高。

    在孔夫子面前,所有人都是学生。

    孔子圣像前是一座文台,文台往外一直到门口都是扇形的阶梯式席位。

    离文台较近的石阶上排列着整整齐齐的蒲团,再远处则无蒲团,众人只能站在阶梯上听课。

    方运向众人一拱手,一甩衣袖,迈步向文台走去。

    与此同时,悦习院的侧门走进一行人,这些人抬着三牲和香烛等祭祀物品,缓缓走向文台。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232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232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