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3.第583章 神秘传书

推荐阅读:信仰万岁非正常人类异闻录盖世仙尊黎明之剑星辰之主重生豪门:娇妻,狠放肆龙纹剑神

    三人笑过后,郭子通便向方运讲述十国这些天的事情,除了那三件大事,最重要的事就是林蛮、沙蛮和雪蛮三大族蠢蠢欲动,甚至经常派出千人的队伍不断骚人甚至屠杀人族的小股部队。

    “朝堂之上没有发生什么事?”方运问。

    姜河川与郭子通相视一眼,郭子通道:“在得知妖族提前发动月树神罚后,左相突然提议给你加封,虽然是各种虚衔,可也都是一二品大员才可能获封。同时,他还为杨玉环提议加三品诰命夫人,甚至为你的几个子侄请封九等爵位!”

    “他倒是聪明,知我必死,若再打压我,必然会引发众怒,所以惺惺作态。”方运毫不客气抨击左相柳山。

    姜河川不语,郭子通道:“自然如此!只要你一死,之前那些犹豫不决的官员大都会重新转而支持他,他此刻就是在收买人心。”

    姜河川突然道:“你是否能从龙族求救?”

    方运摇摇头,道:“龙族与妖族也有契约。龙族可以帮助人族防守两界山,但那是因为若不救,人族会被灭族。而这次月树神罚是针对我一个人,龙族绝对没有理由帮我。他们不来抢我的祖龙真血,我已经谢天谢地了。”

    “说的也是。龙族现在恐怕正在想办法夺你的祖龙真血。按照人族与龙族的协议,人族应该把祖龙真血交给龙族,可你的情况特殊,是祖龙真血主动飞入你的文宫之中,他们不好强要。”

    “除却东海龙族与我景国关系深厚,其他三海龙族恐怕都在盼着你死,只要你一死,祖龙真血必然会成为龙族之物。”

    “此次若非西海龙族故意把凶君放进去,你在登龙台本可更加顺利!”郭子通道。

    姜河川道:“对了,你把在登龙台中的战诗都写给我,让我好好看一看。”

    于是,方运就把唤剑诗《龙剑诗》和进士战诗《白马篇》以及其他的战诗写出。

    姜河川与郭子通仔细赏析,不断叫绝。

    “好!怪不得能成为诗祖,全诗构思真是神妙,难得你竟然能在紧急关头想出。一开始写‘剑出’,后来写‘剑分’,再写‘剑隐’,而最后写‘剑逢’,若此诗不能唤剑,则天下再无任何诗词可唤剑!而你那《白马篇》,与曹植的《白马篇》不相上下。你的诗中不仅包含了曹诗中的为国抗蛮之情,也多出曹诗中不曾有的高洁和桀骜!”姜河川道。

    郭子通接道:“文相所言甚是!若是两位白马将军是活生生的人,那曹诗中的将军对我人族作用更大,可两篇《白马篇》讲究的是单打独斗,你的《白马篇》似乎略胜一筹,因为还有一身的傲骨!不过,两首诗既然都是以古乐府诗为题,你不如将其更改,为方便以后读书人学习。”

    “那就改为《白马豪侠篇》。”方运道。

    “如此甚好。”

    “你多次使用一心二用之能,所剩已经不多了?”郭子通问。

    “应该还可以用数次。”方运道。

    “那便好。”

    三人一路飞行,没有遇到任何阻碍。

    其他圣院进士可从海眼直接传送到圣院,方运却要回景国,只能如此飞行,不存在捷径。

    京城,左相府。

    书房中,当朝左相柳山正在练字,写完最后一个字,他把纸张放在另一边,但是,那文字仿佛变成了一根根骨骼,把平放的纸张支撑起来,让纸张立在书桌上。

    书法三境,字墨成骨。

    柳山余光落在那张纸上,支撑纸的力量立刻消失,纸张重新平铺在桌面上,压在另一张纸上。

    柳山把新的纸放在吸墨的羊毛毡上摆好,然后提笔就要继续书写,前方传来敲门声。

    “进来。”

    “吱呀……”

    一个仆从推门而进,道:“启禀大人,方运已经回到京城。”

    “嗯,我知道了,下去。”柳山随后一挥,继续写字。

    等那人把门关上,柳山突然伸手放在官印之上。

    一只鸿雁飞出,鸿雁化为文字浮现在柳山前方,是一位远方好友的传书。

    等柳山看完传书,文字突然炸裂,然后形成了新的文字。

    “方运得祖龙真血,似在登龙台得神秘力量庇护,为防有变,阻止他参与会试!”

    不过眨眼间,新的文字无声无息消失。

    左相柳山原本淡然的神色出现细微的变化,仿佛一堆棉花中突然露出了一点刀尖,充满了危险。

    “祖龙真血?神秘力量庇护?”左相陷入沉思。

    方运还没等到家,大量的鸿雁传书飞入他的官印之中,方运快速查看,并迅速回复。这些大都是关心他的人,许多都是好友。

    一同进入登龙台的圣院进士也发来传书,都询问他是否顺利到达京城。

    姜河川的平步青云降落在景国学宫一号上舍门前。

    “今日你先好好休息,一切事务等明日再说。我便不打扰你们小两口!”姜河川笑着说完离开。

    正门开了一个缝,一道白影从中飞出来。

    “嘤嘤!嘤嘤!”奴奴兴奋地叫着直扑方运怀里。

    方运抚摸着它走进门,首先迎来的是杨玉环那激动的面庞以及关切的眼神。

    “我没事,一切都很好。”方运微笑道。

    杨玉环愉快地笑起来,道:“我这就给你准备午饭。”

    “嗯,谢谢玉环姐。”方运道。

    “这有什么好谢的!”杨玉环高高兴兴转身离开。

    奴奴则躺在方运怀里,用一对亮晶晶的大眼睛盯着方运,一眨不眨,小流星也飞了过来,围绕着方运飞行。

    方运不自觉松了口气,无论在外面多么疲劳多么危险,可一回到住着杨玉环与奴奴的地方,心神马上安定下来,哪怕面临月树神罚的死亡威胁,心中仍然有一片温暖。

    方运抱着奴奴回到书房,看了看周围,然后伸手摸向饮江贝,然后一愣。

    饮江贝里所有的墨砚都被砚龟吃掉了!

    无论是普通的墨砚还是文宝墨砚,统统被吃光,而砚龟正四脚朝天,躺在饮江贝中休息。

    方运知道砚龟吃墨砚会不断成长,可再多的墨砚也禁不起砚龟这么吃,随后灵机一动,把砚龟从饮江贝拿出来,放到桌子上。

    “奴奴,你帮我看好它,不准让这头小王八逃跑!”

    全身缩进龟壳里的砚龟突然探出头,愤怒地看着方运,嘴不断张合,好像在解释自己是龙龟,不是王八。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264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264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