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2.第602章 游街示众

推荐阅读:邪王霸宠:特工皇妃要逃走宋缔庶女绝色,鬼帝大人求放过文娱大戏精太初绝世盛宠:废材三小姐权宠之将女毒谋我的清纯校花老婆神农小村师最强挂机系统

    皎洁的月光下,方运轻轻推开杨玉环,伸手擦干她脸上的泪水,轻吻她的额头,然后又俯身摸了摸小狐狸,最后看了敖煌一眼,点点头,向门口走去。

    微风起,衣衫轻荡,方运的脚步依旧稳健。

    杨玉环望着方运的背影,轻轻擦拭泪水。

    方运打开门,目光如剑,锋芒毕露,扫视前方。

    方家门外刀兵林立,盔甲生光,一支足足有两百人的大队全副武装站在门外。

    这些士兵前方有一辆木质的囚车,如同一个方方正正的大笼子。

    囚车前面是刑部与刑殿之人。

    除了为首的刑部左侍郎原肃,其余之人无论是普通杂役还是进士官员,哪怕是刑殿人员和士兵也全都本能地后退半步,眯起眼睛,生怕被方运的目光刺伤。

    原肃年近五十,成翰林多年,可在与方运对视的时候,眼睛仍然眯起而后才睁开。

    原肃微笑拱手道:“方文侯,久仰久仰。只不过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既然你触犯圣院的律法,见虚圣世家雷九面临死亡而不救,我们只能秉公执法。”

    方运看了看囚车,直视原肃,道:“我乃圣前进士、三品文侯和内阁行走,除非犯下逆种大罪,否则不得上枷锁、脚镣与囚车!”

    原肃随口哦了一声,依旧面带微笑道:“方文侯有所不知,就在方才,圣院刑殿有文书下达,你并未成虚圣,反而被蒙家列为世家之敌,蒙家家主追加控诉你杀死凶君、抢夺蒙家之物,你的一切特权已被取消!”

    方运沉默。

    在十国,世家就是天。

    原肃微笑道:“你我都是景国人,我也不想重刑,只不过形势所迫,还望方镇国见谅。”

    话音刚落,原肃突然变脸,一脸狰狞,挥手大喝:“拿下圣院重犯方运!此人穷凶极恶,杀人如麻,万万不能大意,谁若与他勾结,斩立决!”

    那些差役苦着脸走上来,小心翼翼为方运套枷锁和脚镣。

    突然,一个身穿七品官服的进士窜出来,对着为方运小心翼翼套脚镣差役的头狠狠踢出一脚。

    “啊……”那差役惨叫一声,脑袋磕在地上,血流如注。

    “混账东西!你是套脚镣还是绣花?你把方运当金枝玉叶还是大家闺秀?来人,此人与圣院重犯勾结,拖出去重打四十大板,流放千里!”那进士怒喝。

    “放肆!”方运大喝一声,口中吐出的气好似化为利剑,就见那进士周身的衣服突然裂成碎片飘飞,变得赤身裸体。

    “你……”那进士捂着裆部急忙后退,然后从身后的差役那里扒衣服,狼狈又愤怒地看着方运。

    “原大人,您看看方运!明明已经成为阶下囚,还欲杀我!求大人做主,为学生报仇!”

    原肃冷冷一笑,道:“吹气成剑,我也不过勉强做到,方镇国不愧是方镇国。不过,你意图伤害刑部官员,该当何罪!”

    “嗯,我伤害了,然后呢?”方运冷冷一笑,他知道这些人是在故意激怒自己,但有月树神罚高悬头顶,已经没有必要顾忌什么。

    横竖都是死,与其战战兢兢,不如轰轰烈烈。

    原肃正要发难,就听不远处有人大叫:“谁敢囚禁方镇国!”

    方运扭头一看,正是乔居泽带着一干景国学子匆匆赶来,而远处亦有学子发现这里情况不妙,快步赶来。

    原肃厉声道:“圣院刑殿与景国刑部联合办案,无关人等速速退避!”

    乔居泽嗤笑一声,道:“方运是世家之敌,特权全无,可我们乃是景国学子,岂会让你如此羞辱同窗!”

    原肃愣了,方运是没特权了,可还是景国学宫的学子,乔居泽等人为他出头乃是理所当然。

    “乔居泽,你乃陈圣世家的女婿,身为世家之人,不可庇护世家之敌!”原肃道。

    乔居泽淡然一笑,道:“你可以奏请圣院来抓我!”

    原肃顿觉头疼,这种事圣院懒得多管,不知道猴年马月才派人调查,就算调查完了,不知道猴年马月才做出最后的判决。就算判决了,也可能只是罚没一些银子、禁足一月之类不疼不痒的处罚。

    乔居泽违背世家之敌帮助方运,真正的问题是可能被其他世家仇视,可现在方运根本没有引发世家公愤,对众圣世家来说,方运可比凶君与蒙家更值得交好,乔居泽这么做完全没有后顾之忧。

    原肃身为翰林,又是刑部第二人,若是寻常进士敢阻挠,他必然将其骂得狗血淋头,可现在乔居泽不仅是上舍进士,而且是世家女婿,将来也必然是圣院进士,根本不是一个翰林可以压得住的。

    更何况,乔居泽身后跟着大量学子,不乏世家豪门子弟。

    原肃冷冷扫视在方运身边停手的差役,道:“看什么看!继续上枷锁!”

    乔居泽正要阻止,方运道:“乔兄,你放心,他们不敢为难我。我口里,还有一柄舌剑!”

    一声清脆的剑鸣声自方运的文宫中发出,形成无形的威压,那些普通差役和学子没有感觉,但有唇枪舌剑之人全部愕然。

    所有人的唇枪舌剑竟然被这一声剑吟压得动弹不得,过了一弹指的时间才恢复正常,可这么短的时间足够分出胜负。

    原肃终于退了半步,远离方运。

    原肃乃是翰林,若在远处与方运文战,凭借神来之笔,完全有获胜的可能,但现在两人离如此近,方运的文胆又远远强于他,只要先以文胆之力攻击,再用唇枪舌剑,原肃必死无疑。

    “如此便好。”乔居泽叹了口气,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做,整件事太复杂了,已经涉及到圣道之争。

    远处的学子不断围过来,默默地看着方运。

    没人骂那些差役,都知道他们是奉命行事,但看向刑部左侍郎原肃的眼神却充满了鄙夷。

    原肃恍若未见,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套好枷锁和脚链后,方运被送上囚车,头露在囚车上方。

    “啪……”马夫挥鞭。

    “希聿聿……”两匹马齐齐叫起来,迈着马蹄,拉着囚车骨碌碌向前走。

    刑部左侍郎原肃骑上高头大马,走在中间。

    在原肃的前方,有许多差役举着红底黑字的仪仗官牌,有的上面写着“回避”,有的写着“肃静”,还有“翰林”“刑部左侍郎”“进士”“县伯”“解元”等等共九块仪仗官牌。

    仪仗官牌越多,说明一个人的地位和影响力越大。

    在原肃身后,是拉着方运的囚车,大量官兵和衙役押着囚车缓缓前行。

    囚车上,方运神态从容,目光平静,既没有披头散发,也没有衣衫破烂,一点不像是囚犯,周围的差役士兵小心翼翼,反倒像是囚犯。

    囚车上的方运随着囚车的起伏而轻轻颠簸着,他抬头望着夜空,嘴唇请动,竟然在默诵《礼记》。

    完全不把刑部放在眼里!

    乔居泽带领大量学子跟在囚车十余丈外。

    走出景国学宫,数千学子依旧没有散去。

    原肃扭头看了一眼后面,伸手止住车队,调转马头来到众学子面前。

    “此地已不是学宫,尔等为何还要相随?身为学宫学子,不知一心向学,只知结党营私,难道要聚众谋反吗!”原肃呵斥道。

    方运皱起眉头,从一开始相见起,这个原肃就故意摆出一副官僚作风,明显是想激怒所有人,把事情闹大,万一惹出点事,对自己极为不利。

    乔居泽哈哈一笑,道:“原侍郎过虑了,我们只是尽同窗之谊,送方运而已。难道这刑部车队后面不让人行走?”

    原肃凶狠地瞪了众人一眼,发现这些人不容易激怒,只得命令众人继续前行。

    不多时,刑部的队伍来到人较多的街区。

    一些人马上认出方运。

    “方文侯怎么被抓了?”

    “啊?那是方文侯?对对,真是方文侯,十国大比的时候,学宫光幕上就有他的样子!”

    “谁敢抓方镇国,太过分了!”

    街道上的人议论纷纷,许多人跟着刑部大队一起走,大声呼喊方运的名字。

    原肃却面带冷笑,堂堂圣前进士被游街示众乃是奇耻大辱,再加上被民众质疑,稍有不慎便可能会文胆蒙尘,心中留下阴影,对日后圣道非常不利。更何况方运年纪很小,哪怕天纵奇才,但心志未必有多么坚定,这种羞辱之法对年轻气盛之人最为有效。

    原肃扭头看了一眼方运,发现方运平静如常,轻哼一声,心想现在只是开始,等人多到一定程度,方运必然会心慌意乱,心志动摇。

    一刻钟后,刑部队伍两侧后面聚集了大量的京城人,有的只是看个好奇,但大多数十分愤怒,想知道方运犯了什么大错。

    当时只有圣庙广场附近的人知道雷家状告方运见死不救之事,远处的人并不知道。

    随着人越来越多,事情越传越不一样,形成了多个版本,但所有版本都有共同点,那就是左相勾结敌国要杀害方运,这个原侍郎是走狗。

    “没想到景国也出了畜生!”

    “人模狗样地骑着大马,简直衣冠禽兽!”

    “竟然给方镇国上枷锁,猪狗不如!”

    原肃愣住了,事态似乎和想象中有所偏差。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27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271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