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第606章 诗文抵罪,春秋决狱

推荐阅读:仙在大明次元间的旅者白银霸主大楚怀王道武真仙大数据修仙穿越大宋之我想做好人少年大将军

    牢房中,一个又一个犯下大罪之人撞墙自杀。

    那些犯罪较轻的惯犯纷纷醒悟,陆续表示要重新做人,补偿曾经害过的人家,并决心读书学习。

    只有四个人反复念叨自己是冤枉的。

    方运口诵天言,但把一切都听在耳中。

    读完《论语》,方运没有读孔圣的其余经典,而是先读了人族第一步完备的法家书籍《法经》,又诵读了半圣商鞅的《立木法典》。

    随后又有五人自杀,而四个喊冤之人有一个突然破口大骂方运,承认自己犯了罪,但就是死不认罪,然后,他再也听不到方运的声音。

    方运有心,天言有灵。

    《论语》载“有教无类”,《易经》中亦有“物以群分”。

    午饭方运没有吃,而是喝了一些水,又开始诵读《尚书》。

    方运牢房的窗外,不知不觉聚集了大量的狱卒,连虎囚狱的最高长官霍司狱也穿着厚厚的棉袄带着椅子坐在外面。

    一开始还有一些狱卒是坐着凳子,可最后无一人坐下,连霍司狱也悄悄命人移走椅子,站着听经。

    至于两个刑殿进士在方运一开始就站在外面,垂手听经,两人最清楚一个进士口含天言意味着什么。

    此时即将进入寒冬腊月,虎囚狱不得圣庙才气庇护,原本异常寒冷,但是,渐渐地,整座虎囚狱的的温度开始上升。

    牢饭只有早晨与中午,没有晚饭,秉承古代人过午不食的习惯。

    方运一直诵读众圣经典,期间除了喝水一直没有停下,一直诵读到深夜子时,然后在奇书天地中温习功课,书写诗词、经义与文章,最后只睡一个时辰。

    大儒封文无法封住奇书天地。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方运发现自己诵经布道后,对众圣经典的理解又加深了一丝。

    接下来,方运每天诵读众圣经典,天言布道,之后在奇书天地中学习到凌晨。

    方运在狱中诵经,并不知京城因为他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景国学宫有足足三万学子罢课。

    每天清晨,以上舍进士乔居泽为首的学子便聚集在虎囚狱外,堵了半条街。

    在这里的人以举人和进士居多,还包括多年的秀才,新秀才与童生无法在虎囚狱街上坚持多久。

    每天中午,京城各地的酒楼饭店都会派一部分伙计拎着食盒送餐,这里的数千学子不仅饿不着,反而因为食盒太多,往往要把饭菜发给周围的贫苦人家。

    这些人没有大叫大嚷,也没有大骂起哄,而是相互熟悉的人聚在一起,谈书论文。

    众人不会使用任何暴力或过激的手段,只要能让十二月初一的《文报》刊登此事,就达到目的。

    以上舍进士张承宇为主的读书人则每日书写大量的《为方运陈情书》,除了为方运申冤,还把宗家、雷家、司马家、左相和蒙家等等全部骂了个狗血喷头。

    一部分人负责抄写《陈情书》传文,另外一些人则负责去京城各地分发传文。

    玄庭书行已经垄断了十国的书贩,不仅京城的书贩开始发送《陈情书》,十国各地凡是有玄庭书行书贩的地方,都在默默发送《陈情书》传文。

    事情传开,十国为之哗然,数不清的读书人开始发文抨击景国刑部、左相、雷家、司马家、宗家和蒙家。

    第二天,各式各样的消息在流传。

    启国学宫一支千人读书人队伍将赶赴景国,为方运伸张正义。

    孔城数十万读书人罢课罢市一天,在倒峰山圣院之下高呼“打倒奸佞,释放方运”,甚至还有人写了血书血谏圣院。

    左相的远房侄子被一群蒙面人痛打。

    庆国数十人叛国,宣布加入景国,并发檄文大骂宗圣世家,最后一起奔赴京城,只等见方运最后一面便去北边,与蛮族血战。

    景国各地官员传书如雪,数以百计的官员弹劾左相与刑部左侍郎原肃,监察院的御史们更是不断写奏章,有御史创下一天连写二十七封弹劾奏章的记录。

    敖煌以东海龙宫特使的身份发言,东海龙宫断绝与宗家、蒙家、司马家和左相极其相关家族的一切来往,敖煌还发布个人言论,以后雷家的杂碎见一个揍一个。

    景国举人陆续汇聚在京城,上百举人已经联名上表,不释放方运,则罢考进士试。

    江州读书人更是四处奔走。

    景国皇宫外,万民请愿书已经铺满半条玄武大道,各地的景国人陆续前来,只为在上面留名。

    一件又一件支持方运的事情在十国上演……

    但是,众圣世家的重要人物却无一人出面。

    迫于压力,刑殿宣布驳回蒙家控诉方运杀凶君的控告,只受理控告方运抢夺蒙家财物,并由刑殿进士转告方运。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方运继续在狱中诵经和学习,狱外为救方运的行动则愈演愈烈,甚至已经有读书人站在左相门外高唱诗经中的名篇《硕鼠》《板》《荡》等等来讽刺左相。

    左相乃大学士,读书人只敢讥讽,但刑部左侍郎原肃则倒了大霉,大量读书人往他家里扔腐肉烂菜,每次出门必然会被众人围住嘲笑讥讽,甚至有人比赛作打油诗讥讽原肃。

    原肃虽然是翰林,但却不敢伤一人,只要在此时稍有不慎,便会被太后和文相等人抓到把柄,直接下狱,让右侍郎掌管刑部。

    刑部于尚书则被康王困在燕州,始终无法离开。

    经过方运多日诵经,虎囚狱竟然逐渐得到圣庙的力量加持,不再寒冷。

    虎囚狱温度升高,尸体腐烂,虫鼠肆虐,污水流淌,臭气熏天。

    一开始狱卒毫不关心,后来在刑殿进士的强烈要求下,不得不雇外人进入地下监牢,稍稍打扫一番,但依然臭气熏天。

    按理说地牢中会因此生瘟疫,但却无一人得病,尤其是那三个冤枉之人,反而比以前更加强壮。

    两位刑殿进士分别向圣院传达两封相同的传书。

    “疑似正气生。”

    十一月三十的清晨,离进士试只差一天,天气晴朗。

    所有囚犯和狱卒如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地牢外,四个狱卒继续发送牢饭,但从两天前开始,牢饭的杂粮饼就不再发霉,都是用稍差的陈粮蒸制。

    吃过饭,所有人静静等待方运诵经。

    方运休息片刻,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懒洋洋站起来,但随后目光专注,腰身笔直,面向圣庙方向作揖。

    “学生方运,因迟救不义之人,遭人诬陷,本想静等圣院昭雪,怎奈学生乃本年进士试考生,已然报考。学生欲以考生之身效仿《春秋》决狱,行诗文抵罪,若中会试第一成会元,则可抵罪,若不成,则罪罚加倍!”

    春秋决狱乃是半圣董仲舒所创,以孔圣理念判案,此举虽然触怒法家,但因并非所有案件都如此评判,法家也并没有完全禁止,在一些国家陆续施行。

    后来,又形成了“诗文抵罪”,只要不是大罪,当年赴考的考生都可进行诗文抵罪,先获得科举的资格,之后若获得当地科举第一,便可抵罪。

    诗词抵罪中有许多禁止抵罪的罪行,方运不过是“见死不救”和“抢夺蒙家财物”,并未列入不可抵罪的罪行中。

    十国近十年来至少有上千读书人进行诗文抵罪,但成功者不过十几人,景国唯有一人成功,乃是著名进士卫宇煌,他曾亲自给方运送重阳节文会请柬。

    诗文抵罪需要得到负责圣院常务的东圣、刑殿阁和本国皇室三方认同。

    东圣和景国皇室的认同过程极为简单,但刑殿阁不同。

    刑殿阁除了“荣誉阁老”由众圣兼任,实权阁老是清一色的法家大儒。

    李悝世家、商鞅世家、李斯世家、韩非世家等等法家世家把持九位阁老中的七位,而另外两位则由非世家的法家大儒担任。

    刑殿是圣院中最严密的殿院机构,也是人族最高的调查、执法和审判机构。

    刑殿阁则是刑殿中的最高机构,一旦遇到大事或有争议之事,则由阁老进行表决,诗词抵罪便是其一。

    地牢外的一位刑殿进士抚掌大笑,手伸向另一位刑殿进士,道:“我早就知道方运会用春秋决狱、诗文抵罪,丘兄,你那块蛟龙血砚归我了。”

    另一位刑殿进士嘟囔道:“据我所知,刑殿阁已经对外关闭,正在商讨更改圣院律法,你要知道,每次讨论圣院律法都会持续半个月。除非人族大难。”

    “能诗文抵罪好,若不能,我相信方镇国绝不会只有一计,我们静观其变。”

    “也是。”

    与此同时,景国所有三品或以上官员都收到圣庙发的传书,传达方运要请愿诗文抵罪。

    左相府。

    柳山看完圣庙的传书,淡然一笑,望着窗外若有所思。

    “终究是雏凤凰,计差一筹,宗圣早就布局刑殿阁,封死你的退路!不仅如此,你就算没有‘免征令’,太后也会特赐于你。人说你一旦用掉免征令,我们便可用下一计,再一次封死你的退路!”

    “我污名缠身,景国加持于我身上的气运骤减三成,但为杂家大计,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倒峰山上,圣院之中。

    东圣敲圣钟,传遍万界,仅入众圣之耳。

    “议方运。”一个浑厚的声音传遍圣院。

    人族千载,议题为进士前所未有。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272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272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