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第612章 脓包,污血

推荐阅读:万古神帝一路仕途妇科小村医私房男医生捡个总裁做老婆唐先生,宠我血脉剑尊王者时刻医等狂兵火影之黑色羽翼

    计知白很清楚,众圣经典远比任何炼胆诗都更加有效,但前提是要理解众圣经典的圣道。

    在成为半圣之前,用炼胆诗乃是最好的炼胆之法。圣元大陆炼胆诗文不少,足足有十四首,但都比不上方运之前的《陋室铭》。

    才气使用过度,才气会不稳,文胆也一样。无论过度使用文胆还是锤炼文胆过久,都会让文胆的力量透支,在相同时间内,炼胆诗文越好,炼胆的效果越好。

    所以现在半圣之下的读书人若锤炼文胆,大都会选择《陋室铭》。现在有了《石灰吟》,那必然会用两篇诗文交替而行。

    计知白发现自从出了方运,自己的人生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好友柳子智死亡,恩师柳山在景国深陷泥潭,连自己这个景国状元也好像失去了光芒。

    “方运!方运!方运!全景国全天下都在谈论这个名字,谁还知道我乃今年的景国状元!我非世家子弟,挡我文名,就是阻我圣道!只要非亲手杀你,我就问心无愧!”

    计知白缓缓抬起头,目光变得坚定。

    片刻之后,计知白发现左相柳山面色似乎有些阴沉,低声问:“恩师,您在担心方运?”

    “你若了解方运就会发现,他对那些没有威胁的敌人和丧家之犬从来都是懒得理会,但对威胁到他的人,必然显现出狠辣的一面!方运奈何不了我,怕是会针对原肃。若我所料不错,就算他第三篇诗文无法镇国,最后死在月树神罚之下,控告他的宗集与司马合也不会有好下场。”

    “只要恩师无碍,又能阻止方运成虚圣,牺牲一个原肃不算什么。”计知白道。

    柳山点点头,继续望着窗外,只是眼中的阴霾挥之不散。

    “静等第三篇。”

    虚圣乃是介于大儒和半圣之间的荣誉文位,是举人族之力“制造”的一种圣位,因为这种圣位的力量远远不如真正的圣位,所以被命名为虚圣。

    一旦有人被封为虚圣,那家族会立刻成为豪门世家,会世世代代享受圣院的加赏,虚圣子孙也有一定特权。

    若已经死亡之人被封为虚圣后,他的经历和力量会被文曲星与天地元气重塑,化为虚圣意念存在于天地间,后人的战诗词等力量若能引发这种力量,便可获得虚圣意念的加持。

    十国从未加封活人为虚圣,都是死后追谥,没人知晓活着的虚圣拥有什么样的力量,这也是宗家与雷家竭力阻止方运铜像入虚圣园的原因之一。

    虎囚狱,地下牢房。

    刑殿进士谢过方运后,突然发现方运的手在抖,而且额头湿润,泛着极淡的水光。

    “方文侯,你莫要心急,小睡片刻。先是一首悲情传天下,后是一首无瑕炼胆诗,损耗远比普通的传天下或炼胆诗更大,万万不可强行作第三首镇国诗。否则的话,明天你就算参与进士试,也没有足够的精力答题!”

    另一位刑殿进士低声道:“过几日,你还有更大的危险,那才是最后的……考验,万万不可为今日三篇镇国而殚精竭虑。我看,第三篇不如写一篇极好的鸣州,离镇国不远,只要诗文经过传播,很快就会镇国,完全可以完成刑殿的要求。”

    方运点点头,没有说话。词圣苏轼苏东坡的《江城子》蕴含深切的思念,伤人心神,明代名臣于谦的《石灰吟》则蕴含一个人的意志和精神,都不是普通诗文。只是这种诗文虽然难写,但从长期看来却大有益处。

    “我小憩片刻。”方运说完,闭上眼,进入梦乡,竟然发出轻轻的鼾声。

    周围的众人一动不动,生怕吵到方运。

    荀家。

    荀天凌的出现让荀家众人沉默许久,待有人接到传书诵读出《石灰吟》后,更是无人敢反驳。

    之前那些没有指责方运的荀家人二话不说,闷头默背此诗,检验第一首非大儒也能用的无瑕炼胆诗。

    不多时,使用了无瑕炼胆诗的荀家人各个面露喜色,高兴商讨。

    “此诗果真不一般!我当时攻击过方运,虽然在天意诵文之下屈服,可仍然对方运有恶意,以至于文胆在那时多出少许污尘。在读了方运的唤剑诗后,我心悦诚服,只是那些瑕疵难以驱除。方才我不过默诵了一遍《石灰吟》,那时留下的瑕疵就消失了一点点,不出三个月,当日的污尘必然全部消散!”

    “诵完此篇无瑕炼胆诗我才明白,方运又不是圣人,遇到雷九被毒,犹豫乃是人之常情,更何况就算是圣人也要分亲疏,也有私念。方运此诗说的一点没错,他或许在别的地方不够完美,但救雷九之事绝对是清白!”

    “至于蒙家控告方运夺凶君遗物更是可笑至极。别人不知晓实情,咱们众圣世家哪个不晓得?若非方运在,凶君不知道会继续害多少人族进士!那些东西作为他救人族进士的奖励都不够!”

    “我也是荀家主家人,说句难听的诸位别介意,前几****就想明白。方运文压一州,是不是荀家耻辱?是!但荀家举人是不是不如方运?是!既然技不如人,那就大大方方承认!荀圣不如孔圣,难道荀圣整天也像那些人一样去算计孔圣或孔家人吗?”

    “有些人,无非是有荀家人的骄傲,却不知荀家的骄傲只属于荀圣,自身的骄傲要靠自己创造!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天凌叔说的。”

    之前那些敌视方运的人听到,有的羞愧,有的露出后悔之色,还有人犹豫。

    就在这时,荀家别院传来荀天凌的舌绽春雷。

    “荀家人什么时候变成傻子了?方镇国先送了一首第一炼胆文《陋室铭》,又送了唤剑诗《龙剑诗》,现在又给了咱们一份叫‘无瑕炼胆诗’的大礼,收买我都够了,还收买不了你们?都是能让我等文战更强、文位更高的好东西,就算再为了荀家面子,嘴上骂两句就算了,心里难道不应该感谢方运然后偷偷学他的诗词文吗?蠢啊……”

    许多荀家人忍不住笑起来,荀天凌说的很对,其实很多荀家人都在偷偷学方运的诗文,只不过碍于亚圣世家的颜面不好直说,现在有荀天凌的话,大家的心结也就解开了。

    “嗯,方运的诗文好,我应该向他学习,但以后见面我绝不会给他好脸色看!”一个荀家人绷着脸道。

    “算了,若方运见到你叫出你的名字,你保准笑的比小狗都欢快!”

    众人哄堂大笑。

    但是,一些顽固的荀家人拂袖而走。

    “我就不信没了他方屠户,荀家人就必须吃带毛的猪!”

    一个荀家老人望着这些荀家人,轻轻摇头,低声道:“脓包总要挤,污血总要流。只是……以方运的脾气,第三首可不好说。”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274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274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