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5.第635章 万民哀叹

推荐阅读:单挑好莱坞精分写手成神记末世之无尽商店太初医品太子妃巅峰小草医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创神纪:女王有毒重生之少将仙妻

    景国,公羊世家。

    “族长,当日公羊巡亲近左相与宗家,前去孔城为难方运,事败被贬入荒城古地。但公羊巡终究是我公羊家之人,现在若救方运……”

    “族叔此言差矣,方运不仅是我景国之方运,更是我人族之方运!若方运与我公羊家有大仇,或有圣道对立,可救可不救,如今只是些许私仇,不可不救!我愿舍弃属于我的一切赏赐,换取救方运。”

    “荒唐!你……”

    “闭嘴!我只问一句,若祖圣再世,救是不救?”

    众人鸦雀无声。

    半圣公羊高著书《春秋公羊传》,在解释《春秋》的时候悟通自己的圣道,他的圣道就是人族为大,甚至有为人族大义灭亲的语句。

    若公羊高在,定然出手相助。

    庆国,荀家。

    老中青三代齐聚一堂。

    所有人面带疲惫之色,为了救助方运与否,荀家人吵了整整一天一夜。

    “帮是不帮?”

    “家主病重,我乃长子,自然听我之言,相助。”

    “长幼虽有序,但涉及荀家与两国之争,道理应在先。”

    就在此时,一个虚弱苍老的声音传遍殿堂。

    “为不使先祖蒙羞,救方运!”

    “家主!”

    “父亲……”

    众人一起站起,就见门外一个健壮的家丁推着轮椅缓缓而来……

    雷家。

    “哼,方运真是愚蠢至极。若是与我雷家交好,今日必然动用雷祖遗物,若能引发祖龙之力,或可救他性命!”

    “我们只是虚圣世家,只能算是豪门,哪有力量救方运,旁观。”

    “听说远鼎被李文鹰打了两记耳光!”

    “此仇我雷家暂且记下了!若有机会,定然十倍偿还。”

    “幸好方运即将死亡,若任他成长下去,我雷家必然会成笑柄,只有动用雷祖遗物才能将其镇压。”

    “区区一个死人,不须计较,等他死了,便命年轻人放下仇恨,学习他的战诗词。”

    “唉……”

    雷家家主一声长叹,始终没有说话。

    孙子世家。

    “动用一篇还是动用《孙子兵法》全篇?”

    “全篇。”

    “可……《孙子兵法》乃是兵家至宝,杀伐之力已然不下于亚圣文宝,若动用全篇,必须要让一位大儒减寿二十年。”

    “我孙家子孙后代从方运身上得到的好处,还换不来一位大儒二十年的寿命吗?”

    “家主所言极是。”

    “就当是为他送行……”

    ……

    在神罚之矛显现后,人族数十世家全力以赴,大多数世家早就开始准备,所以并不仓促,一切井然有序。

    外界已然天翻地覆,考房中的方运却浑然不觉。

    方运想了许久,终于开始用笔沾足了墨汁,缓缓书写。

    阿房宫赋。

    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

    ……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云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

    ……燕、赵之收藏,韩、魏之经营,齐、楚之精英……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在方运提笔写下第一句“六王毕”后,才气跃然纸面,一股无形的力量降临,隔绝方运与其他考房的考生,避免此文异象影响其余考生,但是,却不影响异象的力量向考房之外延伸。

    在方运书写的过程中,考房之外的考官和京城之内所有高文位的读书人陆续扭头看向考房,许多人面露喜色。

    “才气涌动如此之烈,至少是镇国之文!”

    “怕又是方镇国的杰作。”

    “等等,这才气的气息还在上升,再等等……”

    《阿房宫赋》乃是杜牧名篇,而杜牧与李商隐在诗人中并称“小李杜”,单论诗才,杜牧不如晚唐第一诗人李商隐,但杜牧诗中多有褒贬时政,其中的忧国忧民与济世之才则要超出李商隐。

    杜牧不仅是唐代著名的诗人与散文家,同时也是一位军事理论家,他曾为《孙子兵法》作注,位列为《孙子兵法》作注的三大名家之一,与真正的军事家曹操同列。

    此篇《阿房宫赋》内不仅蕴含一位诗人的情怀,还有一位军事理论家的学问,更兼一位忧国忧民的臣子之心。

    此篇散文先写阿房宫之华丽,再写宫中之人的奢华,第三段则开始议论秦朝之过,而在最后一段,则表达出自身的观点,爱民。并以此来警示当时和后世的统治者,不要只顾自己享乐而忽视天下百姓,否则必然重蹈覆辙。

    《阿房宫赋》紧扣“秦之亡”的主题,阐发“戒除骄奢、勤政爱民”之思想,乃是不可多得的赋体散文,在后世的评价中甚至超过汉代辞赋四大家之作。

    就在《阿房宫赋》成文几十年后,大唐轰然倒塌。

    在方运写完前三段的时候,纸张悄然浮起,纸悬于空,形成一种异象。

    在方运写完最后一句“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的点睛之笔后,一个珠圆玉润的声音开始诵读《阿房宫赋》,形成第二种异象,声传万里。

    万里之内的所有人放下手中的事,静静地聆听,哪怕是那些不识字的人,也恭恭敬敬地对待。

    左相柳山原本坐于书房,与对面的计知白一同读书,静等月树神罚的结果。

    但是,在《阿房宫赋》声传万里后,柳山轻叹一声,缓缓起身。

    柳山终究是一位读书人。

    计知白也急忙跟着起立,虽然他心中有一万个不愿,却明白自己必须要站起来。

    “又是一篇传天下。”计知白小声嘀咕。

    柳山缓缓道:“不愧是方镇国,已然看出世家之患。即使外有妖蛮,世家多年的积弊依然难以改正,虽然离穷奢极欲尚有差距,但可说挥霍无度。此文明指秦朝,实指少数世家。”

    计知白心道当然,首当其冲的就是蒙家,蒙家在前些年横征暴敛,抢夺各家宝物,可现如今却被迫交出所有赃物,势力龟缩。至于其他世家虽不如蒙家过分,也有许多子弟顽劣骄奢却无人可制。

    计知白道:“他说是‘爱民’,也是警告世家要爱惜寒门子弟,恐怕,也有抱怨众圣世家没有全力救他之意。”

    “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此篇遗憾是有,感慨是有,甚至还有讥讽,但绝无抱怨。”

    “恩师说的是。”

    突然,天空传来纷纷叹息声,少数叹息中竟然带着哭音。

    “不好!”柳山面色大变,伸手从含湖贝中拿出一篇金光灿灿的大儒真文,急忙注入才气,就见大儒真文的金光笼罩整间屋子。

    计知白面色惨白,吃惊地道:“恩……恩师,这可是传说中的异象‘万民哀叹’?”

    柳山沉着脸点点头,却是说不出话来。

    “那……”计知白不敢说下去了,紧张地竖起耳朵。

    原府,刑部左侍郎原肃在书房里走来走去,忧心忡忡,今日他已经被圈禁,监察院和刑部正在联手彻查,一旦有了结果,就会让他上公堂。

    “早知如此,我就不该把方运送入虎囚狱!哪怕送入普通的监狱,也决不会到这种地步!可惜……咦?《阿房宫赋》?传天下之异象?除了方运,别人绝无可能作出。”

    原肃静静地听着,越听越惋惜,直到万民哀叹的声音响起。

    “完了……”原肃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他本能地调动官印、文宝和文胆之力等所有力量来保护自己,但是,一声声叹息却穿过他所有的防护力量,进入他的耳朵,进入他的文宫,进入他的魂魄。

    “唉……你为何投靠左相与宗家,卖景求荣?”

    “唉……你为何把我屈打成招?”

    “唉……你为何……”

    一声声叹息带着质问,犹如一把把利剑直刺原肃的心脏。

    万民哀叹,就是亿万民众指着原肃的脊梁骨喝骂!

    “我错了!方运,我错了!求你宽恕我!我认罪!不要再叹息了……”原肃突然以舌绽春雷大声吼叫。

    原肃乃是翰林,全力使用舌绽春雷能声传千里。

    京城附近千里内所有人都听到原肃的惨叫。

    接着,一声清脆如瓷器摔碎的声音响起。

    书房中,原肃的文胆发出一声脆响,接着头颅砰地一声炸开。

    翰林碎文胆,声传三千里。

    不仅原府书房,学宫外,内阁中,各传出一声翰林文胆破碎声。

    啪……

    啪……

    短短几息的时间,共有三声文胆爆碎的声音出现,声传三千里。

    左相一党折损三员翰林。

    随后,十九道进士文胆碎裂声与五十三道举人文胆碎裂声响起。

    这些人无一例外,或是左相一党,或是康王一党,或是潜伏在景国的他国奸细。

    文胆碎裂者如此多,文胆受损或蒙尘者更多。

    左相府中,计知白咬牙切齿骂道:“方运这个大祸害!临死还拖人下水!”

    柳山缓缓坐回椅子上,心中一片茫然,此番打击太大了,最忠心的党羽中,至少三分之一文胆彻底碎裂,而那些普通党羽中,至少会有一半因此离心!

    若不是身后还有宗圣,他辛苦数十年建立的势力将和当年的阿房宫一样,付之一炬。

    “还好,宗圣还在。还好,他活不长。还好,还好……”

    左相突然感到无比疲乏。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283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283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