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8.第668章 怒火计知白

推荐阅读:决战第三帝国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牧仙志阴碑总裁的强婚蜜爱高手无敌校花的灵王保镖乡村全能医圣网游之混元法师

    若看过631章请忽略本段继续,若无法看到前面的第631章,请去公众章节寻找补漏的631章再看本章,两章联系紧密,前一章不宜略过。

    以下为正文。

    。

    。

    “时不我待。”方运不由得轻叹,不是他不想做,而是时间不等人,杂家与左相掌握主动权,要与他们正面抗衡,不知道需要多少年。

    圣道之争没有侥幸,只能通过堂堂正正的正面之争来解决,奇兵诡术再多,也难以取得最后的胜利。

    姜河川道:“明日朝堂之上或有争执,你无需参与,只关心将去哪一县任职即可。”

    “学生从未经历过朝堂之争,自然不会夜郎自大,必当明哲保身,多听少说,只带耳朵不带嘴。”方运道。

    姜河川点头微笑道:“好。只不过,左相掌管吏部,分配进士去哪一县由吏部主导,你要做好去下县的准备。”

    方运早知各国把县府等地根据繁荣程度分为上、中和下三个级别,于是道:“我所在的济县就是下县,就算要治理下县也不算什么。”

    “吏部绝对不可能送你去江州,也不会容忍你在京城附近。其他的县不至于太过贫困,都有你大展宏图的机会,我相信你会在殿试中摘得魁首,成就状元。”

    “谢文相吉言。”方运道。

    姜河川没有立即开口,沉吟片刻,道:“明年初雪时,你有何打算?”

    方运想了想,道:“妖蛮南下,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那时候我恐怕还只是进士,就算奇迹发生我成为翰林,也无法决定大局,最多比寻常翰林多杀一些妖蛮而已。”

    “你这样想倒出乎我的意料,我还以为你会发下豪言壮志云云。”姜河川微笑道。

    “您看我像是那么蠢的人吗?”

    两人相视一笑。

    姜河川道:“你对春猎所知几何?”

    方运道:“凡是书中记载我大都知道。春猎猎场位于荒城古地的一座大型海岛之上,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进士的猎场,一部分是翰林的猎场。进士春猎的规矩很简单,进入进士猎场,猎杀妖蛮,猎杀的越多越好。”

    “嗯,你看过相关书籍就好。过几日,学宫会派多次参与春猎的老进士指导你们,而在春猎的前五天,你们将同吃同住,进入猎场之后联手狩猎。方运,景国明年将有多少进士进翰林殿,全靠你了。”姜河川的目光中充满期待。

    “十国大比我带领景国排名第七,那这次春猎,我争取闯入前五!”方运道。

    “好!”

    方运道:“我再说说天叶的事……”

    两人详谈之后,方运把一部分天叶交给姜河川,由他负责天叶膏火之事。

    到家之后,众人陆续歇息,方运则手握官印翻阅文榜和论榜,在看了一阵后,意识到自己很久没有学习兵法,要尽快把第三十六计的“借刀杀人”书写完成。

    方运深入学习了借刀杀人后,正想睡觉,想起自己还没有把《正气歌》写完,决定等明日去圣庙获得才气灌顶后,再写《正气歌》,看看能写到第几句话。

    第二天蒙蒙亮,方运起床,悄声离家前往文战场去练习唇枪舌剑和战诗词,在消耗了一半的才气后回到家中,炊烟袅袅,饭香飘荡。

    吃过早饭后,方运前往圣庙的偏殿,与其余新晋进士一起换上进士白衣服。

    进士服的领口和衣袖上绣着小剑,故名白衣剑服,与衣服成套搭配的还有托板与进士剑。若是想要备用的进士服,可以去指定的店铺订做。

    这些进士们都竭力保持平静,但许多人心中兴奋,一部分人偷偷观察站在角落里的方运。

    方运此刻正手持官印,观看文榜。

    丁榜在昨日改成雪梅文会榜,而在今日恢复正常,只显示近期最好的诗词文章,无论是否与雪梅有关。

    方运看到,丁榜之上,排名第一的是《阿房宫赋》,排名第二的是《龙剑诗》,排名第三的是《江城子?狱中梦》,排名第四的是《卜算子?咏梅》,第五是《雪中别李文鹰》,第六是《石灰吟》,第七是《竹石》,第八是在天树中所创的传世藏锋诗《宝剑吟》,第九是登龙台中的传世进士战诗《白马豪侠篇》。

    第十名则是一篇云国会元在会试上的一篇策论。

    方运看着文榜,许久无言,天下所有举人和进士共用一个丁榜,丁榜只有十个排名,现在九个后面署名是方运。

    自从文榜出现起,就不曾有过这种场面。

    方运又创造了圣元大陆一项新的记录。

    文榜的排名不仅仅跟文章品质有关,还跟停留时间和论榜的讨论频率有关,狱中三篇早就被反复讨论,所以名次开始下降,可就算再下降,也足以保持一个月之久。

    方运看着文榜,心想不知道自己的敌人看到文榜心里是什么滋味。

    方运又进论榜看了看,发现论榜中多了一个出现频率极高的语句,“几个计知白”,甚至有无聊之人根据“方运和乔居泽差十个计知白”和“两人差距并不大”为前提展开分析,假设方运与乔居泽才华接近。

    最后得出结论,一个普通童生抵得上两个计知白,一个秀才抵得上五个计知白,一个举人相当于二十个计知白等等。

    随后有人跟风,说经过缜密计算,得出一篇出县诗文价值四个计知白,达府诗文价值十六个计知白等等。可惜许多人不服气,纷纷反驳,战成一锅粥。

    还有人说,多年后,计知白获封虚圣,功劳是统一了人族的文位与文章的计量方式,那么问题来了,获封虚圣的计知白相当于多少个现在的计知白?

    方运哭笑不得看着论榜,论榜和文榜不一样,文榜是由圣院和圣庙的力量自动收录,而论榜是读书人主动参与,发表文字都要消耗才气,平时没人舍得浪费才气,都只说重点。

    今天倒好,大量的读书人玩起了“几个计知白”游戏。

    方运强忍笑意关掉论榜。

    “计知白要被玩坏了。”方运心中为计知白默哀,“不过,计知白应该不会跟我生气,他应该感谢我成就了他,至少让他文名传遍天下,或许还能载入史册。”

    左相府,柳山书房。

    “恩师,请您为学生做主!方运他……他太欺负人了!我今早一看论榜,气得文胆动摇,若长此以往,必将文胆不保!”计知白双目通红,跪在柳山面前。

    柳山面无表情,不喜不悲,道:“我曾叮嘱你,草蛮灭景乃是我杂家崛起的大好时机,你我要沉住气,只要拖到景国覆灭,众圣就没有理由阻碍宗圣圣道。你倒好,自以为胜券在握,偷鸡不成蚀把米!”

    “恩师,我错了!我承认我昏了头脑,也承认他口才胜于我。可他竟然说十个计知白都只是微不足道,让我污名传天下,我怎能甘心!恩师,我树敌颇多,在宁安县担任代县令的时候,甚至与一尊蛮侯结下生死大仇,可从来没人如此污我!此仇不报,我计知白誓不为人!我就算逆种也……”

    “嗯?”柳山轻声一哼,声音犹如一缕细微的春风,但这春风中却携带着深冬寒意。

    计知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急忙低下头,道:“学生知错,学生知错!学生绝不再说此等气话,还望恩师宽恕。若是换成别的读书人被亿万人嘲笑,文名崩毁,甚至可能遗臭万年,必然会找方运拼命!学生已经很克制!”

    柳山没有回答,房间内静悄悄。

    许久之后,柳山道:“你说,把方运送到宁安县担任代县令,如何?”

    计知白一愣,随后面露狂喜之色!

    “多谢恩师!多谢恩师!我等经营宁安县多年,除却守军被军方死死攥住,宁安县从上到下所有官员都唯您马首是瞻!只要方运到了宁安县,我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不仅要让他身败名裂,还能够让他的家眷一一死于非命!”

    “荒唐!蠢货!”柳山气得一脚踢在计知白的肩头。

    计知白摔在地上,不仅不生气,反而揉着屁股站起来,嘿嘿直笑,他心知是恩师柳山比所有人都更想看着方运死,只不过有些事可以做但不能当面说,自己错在口无遮拦。

    但是,计知白犹豫起来,心中问自己的言行是否太卑鄙,是否会祸及文胆,可一想到论榜上那些人的调笑,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毁我文名,祸及子孙,此仇不共戴天,有仇必报乃是人之常情,我若杀方运,文胆绝不会动摇!”计知白在心中怒吼,随后发现文胆没有动摇,杀心更加坚定。

    柳山缓缓道:“方运终究是我人族大才,若能压他数年,让他亲眼见证我杂家拉拢蛮族成功,宗圣获封亚圣,他必然俯首认负。只不过他心不安,胆不定,妄图阻拦我杂家圣道,我们只能用一些小手段。但,该做的可以做,若是做了不该做的,引来刑殿之人,我必大义灭亲,亲手将你绳之以法!”

    “恩师放心!学生虽然被方运气得口不择言,但绝非鲁莽之辈。我在宁安县任代县令近一年,对宁安县了如指掌,只需要一些小小的手段,就足以让方运深陷泥沼,不要说成状元,我保证他连榜眼甚至探花都当不成!我会让他成为人族的笑柄,身败宁安!”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293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293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