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第720章 相逢一笑泯恩仇

推荐阅读:玄帝归来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之少将仙妻修行在万界星空伏天氏太初四次元道具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我真不是神仙为头越

    姬守愚吐出一口鲜血,从饮江贝里拿出一颗药丸塞进嘴里,医家的进士立刻拿出医书,为他治疗。

    “守愚兄!”多人快步走过去。

    姬守愚的面庞被阴云笼罩,他伸手抹掉胡子上的血迹,指着最左面的那座山,慢慢道:“瘟疫之主的力量藏于那处。”

    “什么?”数十进士齐声大叫。

    妖族半圣众多,而位于半圣之巅、大圣之下的,可被获封圣主,瘟疫之主就是妖界的圣主之一。

    “我早该想到!”孔德天咬牙切齿道。

    方运只觉后背发凉。

    和那些喜欢拼命的妖蛮不同,瘟疫之主乃是极为另类的妖圣,他很少亲自现身,最喜欢利用瘟疫与幻境达到他的目的。论堂堂正正的兵法,瘟疫之主远不如兵蛮圣,但若论阴毒,一万个兵蛮圣都不如瘟疫之主。

    瘟疫之主,是人族最不愿招惹的半圣之一。

    在两界山大战之前,人族半圣在其余古地屡次与妖蛮众圣交手,但无论是哪位半圣,只要碰到瘟疫之主,只能远远逃离。直到张仲景封圣后,以圣书《伤寒杂病论》破除瘟疫之主的瘟疫威能,才让瘟疫之主稍稍收敛。

    自张仲景封圣后,人族医道大力发展,瘟疫之主一直蛰伏,直到张仲景圣陨,瘟疫之主再次现世,无人可制。

    “瘟疫之主终究是半圣,怎能瞒过圣庙和猎场的力量?”

    孔德天无奈一叹,道:“瘟疫之主的瘟疫,有极为可怕的天赋‘死灰复燃’!他把已‘死’的瘟疫送入妖蛮俘虏体内,进入猎场,圣庙与猎场的力量再强,也不可能发觉已经毫无威胁的疫病。在猎场被月树虚影隔绝后,那瘟疫自然复活,并继承他的意志!现在, 瘟疫之主恐怕就在培养瘟疫分身的力量,一旦给他足够的时间,我们必死无疑。”

    雷砾面色灰败,道:“既然是瘟疫之主,那我等没有任何可能取胜。你们不知道,那瘟疫之主是末日大帝的后裔,拥有祖神血脉!任何一丝瘟疫都等于他的化身。我们,在对抗一位半圣化身!”

    浓浓的悲意萦绕着大多数进士的心头。

    “人族半圣怎会无法察觉!既然已经知道方镇国成虚圣,为何还要从外界接收俘虏!”何鲁东无比气愤。

    孙仁兵道:“我常在荒城古地,此事略知一二。在众圣得知月树神罚之后,猎场岛就再也没有接收外界俘虏。猎场岛最后一次接收俘虏,是在三个月之前!”

    “不可能!三个月前妖蛮众圣怎会算到方虚圣今年必然会参与春猎!那瘟疫之主再强,‘死灰复燃’的过程也不可能超过一年,否则就真死了。”

    “不要小瞧妖蛮!他们是喜欢凭借蛮力战斗,但猿族、蛇族、狐族和一些蛮族的半圣非常善于算计。我人族众圣计杀兵蛮圣,又借助月树神罚的力量连杀两尊蛮圣,连胜两场,但这一场,我们输了。输的一干二净!”姬守愚的话里充满悲怆。

    众人都听懂姬守愚的意思,方运在将来的成就极可能超越所有半圣,对人族的作用极为巨大,若方运死,别说连杀三蛮圣,就算杀三十蛮圣,人族也等于一败涂地。

    “呵呵,现在谁还敢说妖蛮不是针对方运?”雷砾眼中的怒火反而消散,只是恨意更深。

    方运却望着雷砾,坦然一笑,道:“或许明日之后,我等埋骨猎场。之后是我能伤你雷砾害你雷家,还是你能灭我方家屠我景国?雷砾,你为何如此看不开!”

    方运说完轻轻摇头。

    雷砾低头不语。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计知白万念俱灰,俊俏的脸上无比暗淡,但很快逐渐恢复红润。他轻声一叹,道:“这里可不是圣元大陆。且不说众圣力量难以抵达,就算抵达,也必然遇到妖界的全力阻截。在圣元大陆,我人族力量可以抵挡妖界之力,但在圣元大陆之外,妖蛮众圣可力压我人族众圣!想不到你没有败在杂家手中,却与我一同死在妖蛮之手。罢了,之前的恩怨就算了。在临死前,愿与方虚圣并肩而战!”

    计知白长长松了一口气,突然,他的文宫发出一声轻鸣,尘埃尽去,文胆正式进入一境。

    众人愣住了,连计知白都愣住了。

    普通进士很难达到文胆一境,成文胆一境的大都是年过四十的老进士,像颜域空那等天才少之又少。

    计知白成进士不过一年多,没有学方运的炼胆诗,能在此刻达到文胆一境,已然堪称奇才。

    计知白无奈一笑,道:“谁曾想,方镇国一语助我突破,当真是罕有的大机缘,若我能不死,大儒有望!谢过方兄!”计知白说完向方运作揖。

    方运没有动,受了计知白这一礼。方运感受的到,此时此刻,计知白的话语中充满诚恳,没有掺杂一丝一毫的杂质。

    方运面带微笑,轻轻点头,道:“寒风春阳争为柳,文臣武将觅封侯。千古英雄多少恨,相逢一笑泯恩仇。”

    周围静悄悄。

    “好一个‘相逢一笑泯恩仇’!仅此一句,当得上鸣州。”计知白突然摇头苦笑,方运的这首诗简直说到他的心坎里去了,两人完全因柳相对立,争的无非是功名、权势和圣道。若两人最后都能成就圣道,最终或许真的会消除当年的恩怨。

    只是,瘟疫之主断绝了两人的圣道。

    乔居泽轻叹道:“方运语惊计知白,相逢一笑泯恩仇。若今日之事能流传后世,必成一段佳话。”

    颜域空看了看方运与计知白,叹息道:“今日之前两人还斗得你死我活,谁能想到,面对必死之局,方虚圣最先放下心中的仇恨,却又阴差阳错成就计知白。此事当然能成佳话。”

    计知白轻轻摇头,无比感慨。

    “雷兄,你呢?”马朝明问道。

    雷砾不屑轻哼一声,道:“毁我雷家名声与气运,如此大仇,岂能泯除?就算被瘟疫之主杀死,我也要最后一个死!我要亲眼看着方运死在我面前!”

    “竖子不足与谋!”马朝明恨得牙痒痒。

    雷砾哈哈一笑,眼中更显骄狂,道:“我雷家人就是如此恩怨分明!他方运先害我雷家英明丧尽,后又让我等为他陪葬,我怎能相逢一笑泯恩仇?我依旧诅咒他不得好死!”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313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313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