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2.第822章 奇葩文战

推荐阅读:猪八戒来也首长老公,太狂野!颜少V587:调教小逃妻王牌特工妻:军少,来单挑游戏宅的异界悠闲日常隔墙有美男:捡个萌王妃至尊神魔神魂丹帝总裁老公,抱紧我御妖天后:高冷帝尊强势宠

    在敌方才气古剑破碎的一刹那,方运感到真龙古剑的力量有了小幅度的提升,这种力量虽然是暂时的,但对于战斗中的他来说犹如一剂补药。

    仿剑继续攻向那战画翰林,那战画翰林不得不且战且退,利用各种战诗抵挡,不过任谁都看得出,百息之内,方运就可以将其击杀。

    “咦?”战画李文鹰轻咦一声,似乎没想到方运的真龙古剑如此强,但没有说什么,继续控制自己的才气古剑与真龙古剑对战。

    和对那个战画翰林不同,方运在与战画李文鹰对战的过程中格外认真。

    真龙古剑在材质上远超李文鹰的沥血古剑,但论战斗经验,李文鹰何止百倍于方运。

    单论文战,李文鹰在几十年前的名声丝毫不下于方运!

    方运很想向李文鹰请教唇枪舌剑的战斗方式,可惜李文鹰去了荒城古地,但现在发现,这是一个机会!

    当年李文鹰在庆国文战数千场,章湖竹至少看了一千场,对李文鹰极为熟悉,所以才能画出战画李文鹰。更何况,画家远比其他人更能捕捉一个人的精髓,无论是精神的精髓还是文战的精髓。

    此时此刻,方运几乎就相当于与翰林时期的李文鹰文战。

    在方运眼里,其余战画力量都只是阻碍,不是威胁,只有战画李文鹰才是决定胜负,理应提前解决。但是,现在方运改变想法,决定偷师!

    于是,方运把七成的注意力放在与李文鹰比唇枪舌剑之上,另外三成的注意力用来攻击或防守,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方运的真龙古剑始终在与李文鹰的沥血古剑纠缠,而章湖竹也多次发起攻击。

    一开始,章湖竹没有用尽全力,因为试探方运力量,发现方运果然是硬骨头。

    君之星位、诗鼎、墨女砚龟等力量之和,让方运的战诗实际相当于多了至少六层宝光,威力增加六倍!

    这意味着,方运的许多进士战诗的威力接近翰林战诗的八成。至于三境的《石中箭》,威力已经超越普通的翰林战诗。

    再加上速度优势,这些战画妖族和翰林在一刻钟内几乎不可能攻破方运的防守。

    发现问题后,章湖竹开始全力出击,逼得方运动用了在前两场文战中没有动用的力量。

    二境巅峰文胆!

    方运原本不可能达到如此境界,毕竟普通大儒的文胆也不过是二境巅峰,成三境者很少,但是,在虚圣的正式册封仪式上,礼乐编钟相助天下所有人的文胆,下到举人,上到半圣,文胆都有所增长。

    方运身为引发礼乐编钟之人,得到的好处最多,文胆直接达到二境巅峰,再上一步,便是大成,威力更强。

    二境大成文胆,念出断江!

    能威胁方运的战画,大都被强大的连诗刺客挡住,而连诗刺客挡不住的,才轮到文胆。

    所有的攻击都被隔绝在二境文胆之外,没有任何力量能波及方运的衣衫,也没有任何力量能撼动他的心神。

    时间慢慢过去,很快,上观台上的读书人发现不对。

    “已经过了一刻钟!两个人怎么还在交锋?”

    “两人似乎都忘了,咱们也没办法提醒。”

    “不对!是方虚圣在故意拖延!”

    “不可能!他……咦?你们发现没有,另外两个战画翰林都被杀死,多个战画妖侯妄图接近而被杀,唯独战画李文鹰还在与方运比试唇枪舌剑。这似乎是……”

    “临战学习?”

    “对!正是临战学习,偷师剑眉公!”

    十国哗然,许多读书人哭笑不得,这方运果然是千年一见的人物,不仅天赋高,连在文战一州过程中也能做出这等奇葩之事。

    众多庆国人无奈苦笑,临战偷师,说好听的是方运聪明,抓住机会,说难听的,方运这是在藐视章湖竹!藐视十进士!藐视整个庆国!

    但,众人却无法反驳,只能老老实实接受这种藐视。

    又过了半刻钟,章湖竹伸手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然后突然愣住了,心想不对啊,怎么出那么多汗,怎么耗费那么多才气?于是拿出官印一看时间,已经过了一刻半。

    章湖竹不断眨眼,这位年过八十的老进士看着山寨嘹望楼上的方运,眼中充满了迷茫,隐约意识到,这次文战不对劲!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足足过了十几息,章湖竹忍不住笑骂道:“天杀的方镇国,竟然以战画为师,学习唇枪舌剑!此事若流传出去,让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放?东圣大人,您评评理,方虚圣太欺负人了!”

    上观台的数百万人读书人哄堂大笑,景国人笑得最欢,庆国人笑得最苦。

    方运有些不好意思,轻咳一声,正色道:“湖竹先生稍安勿躁,等我与战画剑眉公切磋完再谈其它。”

    章湖竹直翻白眼,他活了这么多年,就没听说过这种奇葩事,更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面前。

    “你继续!”章湖竹撤回其他所有战画力量,只留一个战画李文鹰。

    方运又与战画李文鹰对战一刻钟,最后战画李文鹰的精气神终于因为损耗过度缓缓消散。

    在消散前,翰林李文鹰微微点头,向方运告辞。

    这一点头,惊动了所有精通画道之人。

    这意味着,此战画已经无限接近画道四境“出神入化”,而到了画道四境,画出的生灵会有一定的思想,至于到了传说中的五境,那简直等于复制天地万物。

    甚至有大儒推算过,若真有突破五境的力量,只要天地间有一个人的一丝意念,就可以直接把那个人画出来,形成一个一模一样的真人,比医道五境的起死回生更加强大。

    章湖竹不断轻轻咂嘴,差点把牙床给嘬出来,神色无比复杂,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方运则向消散的李文鹰轻轻作揖。

    学剑两刻钟,方运对唇枪舌剑控制力,直接提高一成!

    假以时日,彻底消化今天所学,实力会再度提高。

    场中有许多著名的大学士或大儒隐藏在上观台上,他们没有在上观台上发表意见,但都在大学士或大儒专属的论榜议论,字数不多,但每一句话都十分重要。

    “方虚圣进步之快,令老夫汗颜。”

    “我等学唇枪舌剑,如婴儿学步,方虚圣则大步流星。”

    “其才不在天赋,而在时机,在胆气!若无人提醒,何人会偷师战画,何人敢在文战一州中偷师战画?”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377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377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