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6.第846章 十年期限

推荐阅读:恐慌世界悠闲修仙系统史上最强书生女神的至尊狂少硬汉的娱乐圈首席老公,强势爱!精灵之辉夜黎明快穿法则:腹黑男神,强势宠春闺密事

    屈寒歌的尸体化光消散,死于文战。

    文战场消散,唯有方运站立在山谷的中心、百万读书人面前。

    方运的周身,依旧漂浮着淡淡的红色烟雾。

    许多不喜杀戮的读书人看得暗暗皱眉,这诗的杀性太重,幸亏只是一境,若是二境甚至更高的境界,杀伤力不知道会多么可怕。

    那些经常与妖蛮厮杀的读书人在激动过后,不断思索方才的景象,因为这首诗太不一般了!

    大将军周君虎沉声道:“等方虚圣回来,一定要详细问此诗的效果,这种能在虚实之间转换的战诗,比之刺杀诗本身更加珍贵,只有大儒的战诗里能展现。”

    大元帅陈知虚点了点头,道:“方才很多人都忽视了此事真正的紧要之处。数十万棋军联手之后,方虚圣凭借此战诗化实为虚,刀兵临身而无恙,真身却冲破棋界,飞跃百丈,斩杀屈寒歌。其后,他偏偏还能回返原地。从此以后,人族自进士起,战斗之法会多出一个……红尘系?”

    “等文战结束,此诗必然会出现在各地圣庙之中,我等马上学习,即刻便知晓此诗的妙用。”

    “此诗若真制作成文宝,瞬间外放,那不仅仅是刺杀诗,还可能是瞬间脱离原地的挪移诗,更是出其不意的反杀之诗。”

    “唯一的缺陷就是要我等亲临险境,稍有不慎便可能死于非命。”

    “那可未必,此诗既然能化实为虚,也可能化虚为实,两者转换。不过,那至少要二境才能做到了。”

    众人正谈论着,就听一个洪亮如天地钟鼓的声音响起。

    “文战庆国,方运十胜!”

    随后,就见整座上观台和山谷由外到内开始收缩,各地的观众也化为一点点的光芒,被东圣的力量送出他的文界。

    方运眨了一下眼,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东圣文界,回到了象州的州文院之中,之前进入州文院的两国读书人也回到原地。

    文战是中午开始,现在太阳已经西沉,余晖散落大地,天空一片青蓝,还没有变黑。

    地上躺着两具尸体,一具是丘崇山,安然而去,嘴角甚至有一抹浅浅的笑意,无论是头发还是衣衫,都整整齐齐。

    另一具尸体则是文战第十人屈寒歌,尸首分离,双目凸出,鲜血流了一地,死状极惨。

    在场的庆国人望着屈寒歌,突然悲从心中起。

    之前丘崇山离世,方运带头默哀,十国读书人都为之动容。可屈寒歌的死却如同风过无痕,大家好像全都忘记他的死亡,全都在讨论那首战诗。

    随方运一起来的何鲁东问道:“方虚圣,可否告知您这首诗的诗题?”

    “就叫《红尘杀》。”方运道。

    “象州圣庙中很快就会出现《红尘杀》,我一定提前学习。”何鲁东道。

    姜河川却手捋胡须,望向远方的天空,轻声一叹,道:“象州又回到我景国了!”

    在场的众人一愣,景国人无比感慨,但庆国人的面色却无比精彩。

    庆君的面色红中透紫,犹如即将爆发的火山,但无论心中如何愤怒,都不能说半句话,因为他是庆国国君。

    一些官员望着庆君,露出不忍和怜悯之色,前些年庆国刚被武国文战夺走多地,但武国乃是真正的强国,成王败寇,庆国人也不能埋怨庆君。

    可是,现在庆国竟然被积弱多年的景国反夺一州,庆国朝野内外必然会为之震动,连失多地的愤怒全面爆发,矛头不敢指向宗圣,只能指向庆君。

    宗午源等宗家人此刻却已经没心思去管庆君,庆国的普通民众或许会骂庆君,但各国读书人却心如明镜,知道这次其实是宗家夺方运圣道不成,偷鸡不成蚀把米,整整失去了一州,还可能失去宗圣显圣之地的竹山府。

    以前宗家与方运之争只是稍稍有损文名,这次却是栽了一个大跟头。

    方运踏着庆国与宗家,向世人诏告一个事实。

    断方运圣道者,死!

    失败就是失败,庆国和宗家无论再用何等办法,都无法改变方运文战十胜的结局!

    最可怕的是,那群看热闹的读书人平白得到一首强大的《红尘杀》,心中再次感激方运,绝不可能帮庆国和宗家说话,吃人家的嘴软。

    何鲁东突然大笑道:“祝贺方虚圣,象州加竹山府,至少能得一百县!如果不出意外,会有五十县会被拿来用于殿试!今年会试排名从五十一到一百的,以后见到你,恐怕称你为老师了!”

    姜河川笑着帮腔:“由普通进士突然晋升为殿试进士,平白得了如此大的好处,不称你老师是说不过去的!”

    左相还好一些,计知白的脸色瞬间跟抹了一层灰似的。

    每年,景国各派系都会从新晋进士中选择一些人,壮大自己的派系力量,左相一党已经接洽了许多今年的新晋进士。

    从第五十一到一百名之间的进士中,已经有三十进士表示可以考虑,五人表示一定会加入左相党。

    可此事一出,那三十人已经不用考虑了,估计今晚就会成群结队去方运府上投拜帖,不管方运见是不见,但承方运之情、反左相一党是必然的!

    从某方面讲,这五十进士还真就算是方运的门生!

    至于那五个一定加入左相党的人,是因为他们的长辈本来就是左相党,现在或许不能背叛左相党,但因为受了方运这么大的恩惠,以后绝不可能和左相党一条心。

    象州功成,方运无意间切断了左相党吸纳新血的能力。

    万一明年方运再闹出点什么事,再有一批门生,不出三五年,左相党的力量就会大减,最后恐怕连密州的基本盘都保不住。

    何鲁东的话让其余景国人无比振奋,因为进入殿试,现在就意味着必然进入学海,而且进入学海之人若有人带领,大都能得到文心,这是实打实增强景国的国力!

    若每一年都如此,不出二十年,哪怕方运不出手,景国也能与庆国抗衡!

    就在此时,天空传来东圣的声音。

    “方氏藏书馆福泽众生,实乃善行善功。此举当与作品同,纳入圣院保护之列,十年之内,各国不得仿照方氏藏书馆,不得阻挠方氏藏书馆,违者重罚!”

    方运微微一笑,这才是他文战一州真正的目的。

    通过胜利,震慑各世家,也让东圣有借口保护方氏藏书馆,更让各世家有个台阶退一步。

    十年的时间足够让方氏藏书馆扎根人族!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385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385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