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7.第847章 双泪落君前

推荐阅读:医品太子妃巅峰小草医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创神纪:女王有毒重生之少将仙妻乱宋之水浒风云会穿越的明星最强套路主宰造个武器来玩玩

    宗午源等宗家人听到东圣的判决,反而松了口气,在人族的历史长河中,十年非常短暂,在宗家的历史中,十年也不长。哪怕对于一个人来说,十年也很短。

    众人已经早有定论,方运成为人族前所未有的“四试同年”,在一年之内从童生到进士,并不算什么,因为有很多人也在两年从秀才到进士,甚至从童生到进士,不过比方运多一两年而已。

    更何况,从进士到翰林所需要的才气和积累,是从童生到进士的几十倍,而从翰林到大学士,更是之前总和的几十倍。

    哪怕是天纵奇才衣知世,也是三十九岁成大儒。方运再强,也要三十五岁以后。

    现在,离方运到三十五岁还有十八年。

    在所有读书人看来,方运若要羽翼丰满,真正可以正面抗衡世家,必须要成大儒之后。

    就算方运成为大学士,跟宗家比也远远不如,宗家只需要打压,不需要太过忌惮。

    像目前第一大儒衣知世,天纵奇才,人族各世家都以礼相待,因为他成圣的可能性不仅高,最主要的是近在眼前,很多豪门已经把衣家当成是世家来对待,不能有半点马虎。

    若方运已经达到衣知世的层次,宗家要么会直接开启圣道之争,全力打击方运,要么彻底握手言和,宗圣亲自下场化解恩怨。

    半圣执道掌天威,但亦有足够的心胸。

    但是,现在方运成长到衣知世的层次需要太多的时间,这些年宗圣必须要继续自己的圣道,不能因为一个没成长起来的方运而改变圣道。

    十年,无论对方运还是众圣世家都可以接受,十年之后,大家可以各凭本事设立藏书馆。

    方运嘴角微翘,在各大世家争设藏书馆之前,自己会有更多的手段引领潮流,让那些世家只能跟在后面吃扬尘。

    东圣发出命令之后,庆君让人快速厚殓丘崇山和屈寒歌,并郑重说明,将对两人的家族进行赏赐。

    在这个过程中,方运观察庆国官员,主要是观察象州的官员,发现那些年纪较大的官员虽然装得很平静,但都有些许激动,看样子更愿意回归景国。

    但是,那些年轻的官员则大都皱着眉,有几个甚至远离象州同僚,明显在与人传书。

    等处理完丘崇山和屈寒歌的事,景国负责胜后谈判的大将军周君虎走到庆君面前,若景国失败,负责谈判的则是礼部侍郎。

    周君虎拱手道:“此次文战我景国胜,象州已无异议。之前方虚圣与辛将军兵道对垒,获得竹山府,可否一并划归我景国?”

    不等庆君回答,宗午源厉声道:“竹山府乃宗祖显圣之地,不可割让!你们若如此欺人,是逼我庆国与景国全面对立!”

    周君虎眉毛一扬,道:“听宗翰林的意思,是庆君戏言?”

    “割走其他府可以,但竹山府万万不可!”

    周君虎冷哼一声,望向方运。

    方运道:“在下敬佩宗圣,既然宗家不愿意交出竹山府,那就换一府,换成临江府。”

    庆君面色更难看,临江府可是临着象州最富裕的一府,不仅有其商贸价值,更有巨大的战略意义。

    当年庆国开国半圣曾亲自进入蛟圣宫与蛟圣交涉,也不知比试了什么,那位半圣获胜,于是便有了临江府在长江的特权。

    凡是从临江府的船只,可以畅通无阻在长江航行,任何长江水妖都不得阻拦,若有船只被长江水妖击毁,则蛟圣宫十倍赔偿。

    长江横贯圣元大陆,途径庆国、景国、武国、启国、谷国和蜀国共六国,唯一绝对不受长江水妖影响的,只有临江府的船只。

    其他国的战船不惧水妖,但商船不行,使得许多在长江上经商的商行只能去临江府买船,然后挂上临江府的旗号运输。

    一个临江府,垄断了整个长江水道的造船和运输。

    而且,临江府是特大的府,一个府的面积等于普通的三府,也就是三分之一个象州。

    站在国君的角度,庆君更愿意把竹山府给方运,因为那里只是象征,不是财富,临江府可不同。 没了临江府,庆国皇室和国库的收入会大减。

    庆君沉吟道:“临江府与别处不同,不若我庆国割让其他府再加上一定的赔款,如何?”

    方运道:“如若再加上一定的科举名额,我便同意不要临江府。”

    “方运,你莫要欺人太甚!”辛植怒火冲天。

    与方运兵道对垒失败,辛植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庆国文战胜利,但现在庆国文战失败,他就要承担“丢失一府”的罪责,下场注定无比凄凉。

    方运的目光突然变得极冷,缓缓道:“给你五息的时间,从我眼前滚!”

    众人一愣,没想到方运会突然翻脸,除了在文战场上的时候,方运都是以言辞和道理服人,从未如此。

    不过刹那,许多人便想明白。

    之前方运是以客人甚至敌人的身份来,不能在庆国的地界太过分,但现在是以胜利者和此地主人的身份,若是这时候面对无礼的辛植还礼让,那方运这个镇国公兼虚圣太过软弱可欺。

    景国人个个昂首挺胸,扬眉吐气。

    庆国人却个个成了苦瓜脸,事情太明显了,方运这是在告诉他们,这象州已经是景国国土,要撒野?滚出去!

    庆君扭头狠狠瞪了辛植一眼,怒斥道:“堂堂一州都督,竟然出言冲撞虚圣,简直无礼至极!来人,送辛将军回京城!”

    辛植猛吸一口气,怒发冲冠,但看到庆君与宗午源那冰冷的目光,默默低下头,跟着侍卫转身,向外走去。

    走了几步,辛植突然低吟道:“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一曲《木兰辞》,双泪落君前。想不到我辛植竟然因区区舞姬而落得如此下场。可笑,可悲!”

    庆君握着拳头,牙齿咯咯作响,压下大骂辛植的冲动。

    方运愕然,辛植在这种时候诵出这首诗,明显是说他和那舞姬一样,明明忠于庆君,最后却含冤受屈,双泪落君前,指责庆君不顾及他的功劳。

    景国众人心里乐开花,暗赞方运的诗写的太好了,竟然能一诗多用,让庆国狗咬狗。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386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386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