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7.第867章 十息改词

推荐阅读:太初九转道经巅峰狩猎帝台娇帝妻

    方运不慌不忙望着申洺,平静地道:“申主簿这是何故?”

    申洺微笑道:“恕老夫人老多忘事,此次词会有些特别,并非只写一首词。”

    方运望向词会的主持者,那位老举人。

    那老举人坐在台下,微笑着起身道:“我以为申主簿在路上与您说清了,看来他并没有说,真是不巧。那我就再次说明,此次文会是‘转词文会’,不仅每人要写一首词,更要写第二首,以前一首词的内容为基础,重新以另一个词牌写一首新的词。”

    在听到“转词文会”四个字后,方运的幕僚们无不为之色变。

    文会万千,但转词文会绝对是文会中最麻烦的,因为词有定格、句有定数、字有定声,每首词都有固定的格式,也要考虑词韵。

    像这首《渔歌子》,许多人能很快作出来,但在《渔歌子》的基础上进行加工,改成别的词,那需要长久琢磨,因为不是增添语句就能成新的词,更要注重内容、意境和词韵。

    而且,转词选择新的《词牌》和格式只是开始,若改的不够好也不行。

    尤其是《渔歌子》这么优美的词,若改写的不够好,那就是在玷污原词,在转词文会上几近“污词”,必然会被评为下等。

    正是转词太过艰难,所以这种转词文会都要提前多天提醒,而且许多人为了防止转词改的不好,故意把前一首词写得一般,然后再全力写第二首,避免第一首写得太好导致第二首远远不如。

    转词文会的核心就是“低入高出”,第一首万万不可太好,但方运却不知道这是转词文会,第一首就写出鸣州之词,那若第二首是达府或许勉强可以,但若是出县甚至达不到达府,哪怕第一首再好,也免不了得一个狗尾续貂之名,沦为词会末等。

    转词本身难度有限,最苛刻的地方是对时间的要求!

    第二首词必须要在一百息内完成,否则就是失败!

    一百息内别说作一首达府诗词,就算作一首稍有才气的诗词都极为困难。

    各种文会上所谓的首本诗词,都是在几天前甚至几个月前打好腹稿,没人真的会临场作诗词。

    但现在,却要求方运临场转词!

    方运听后微微一愣,一百息还不到两分钟,利用这么点时间转词,太难为人了。

    敖煌目瞪口呆道:“这群读书人简直坏的头顶长疮脚底流脓啊!现在方运要么选择放弃,背上逃避骂名,要么选择在一百息内仓促作一首差词,遭到众人攻击。这是谁出的主意?站出来让本龙看看!”

    方运的幕僚们默不作声,拼命思考解围之策,但是却发现算计方运之人太恶毒,那人恐怕早就知道方运会为春天的文会作好词,一拿出来必然是最好的,等方运作完再说出是转词文会,打一个措手不及。

    “无耻之尤!”于八尺忍不住怒道。

    宁安县的许多官员这才恍然大悟,他们也是刚刚知道这是转词文会。怪不得这次文会的人这么少,原来是为了防止走漏风声。

    许多官员露出淡淡的微笑,望向方运,毫无疑问,这次方运栽了!

    作为人族的一员,作为景国的官员,他们还是很感激方运的,但是,方运却不知死活干涉宗圣的圣道,妄图让景国长存。

    若景国长存,一旦柳山失势,他们的官位别说上升,能保住就不错了。但是,若景国国灭,庆国能够接手景国,那么柳山必然能在庆国出任四相之一,左相党人至少会官升一级,而且每个人必然被封爵。

    哪怕是最低等的封爵也会衣食无忧,荫庇子孙。

    庆国的敌人,就是柳山的敌人。柳山的敌人,就是密州官员的敌人!

    北芒将军丁豪盛愣在那里许久无语,他没想到,竟然会有人设下这种局针对方运,在读书人看来,这种手段简直卑劣到极点。

    方应物等幕僚相互看了看,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放弃,百息的时间太短暂,实在无法帮到方运,只能思考如何才能减少方运遭到的攻击。

    申洺看着方运,脸上浮现掩饰不住的快意,他微笑道:“方县令,您才华横溢,举世无双,想必可以在一百息内写出第二首词。”

    哪知方运神色如常,道:“词牌数千,我本来不知转哪个词牌,但听到申主簿之言,我突然想到,不如把《渔歌子》转为《浣溪沙*渔父》。”

    众人不由得一愣,许多官员暗道不好,方运的幕僚们却露出笑意。

    因为方运选的《浣溪沙》这个词牌太好了,这个词牌的一种格式是六句,每句七字,需要五句平韵,《渔歌子》中也有三句是七字,若断成五句,则四句平韵,改起来十分方便,两首词牌简直是绝配,只需要增添一些句子即可。

    申洺当场就傻眼了,他相信只要给方运足够的时间,绝对可以选出合适的新词牌,但这才过了多少时间他就找到最适合的词牌名?普通读书人仅仅选择合适的词牌都得考虑一个时辰。

    五息?十息?若是方运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转写出一首好词,那这场词会可不是打压他,而是会成为美谈!

    那主持词会的老举人轻咳一声,道:“方虚圣,您可要想好了,这两个词牌转换起来虽然相对容易,但《浣溪沙》的下阕前两句需要对偶,不如换……”

    那老举人话说到一半,脸色一变,因为方运根本就没听他的话,自顾自书写!

    方运早就识破了他的奸计,知道他在拖延时间。

    众多人伸长脖子静等方运的《浣溪沙》。

    西塞山边白鹭飞,散花洲外片帆微,桃花流水鳜鱼肥。

    自庇一身青箬笠,相随到处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词成,众人无不惊疑,这才短短几息的时间,方运就改词成功,简直如有神助。

    丁豪盛忍不住笑道:“好!用韵无错,是一首好词。上阕在青山白鹭和桃花流水之间,增加沙洲与帆船,自然融入,毫无突兀之处。下阕前两句不仅对偶,尤其是‘自庇’二字,保留孑然一身渔父的画面。若是方虚圣先作此首《浣溪沙》,必然也会词惊四座!更难能可贵的是,十息词成!”

    丁豪盛说着拿出官印一照,果然,这首《浣溪沙》乃是达府,不如《渔歌子》的鸣州,但是,完全符合转词文会的所有要求。

    敖煌立刻大喊:“好!十息改词,多谢宁安县各位官员助方虚圣文名高升,这两首词必然连上《圣道》与《文报》!”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39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393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