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9.第869章 夜读文书

推荐阅读:逍遥侯战国赵为王无敌真寂寞王牌特工妻:军少,来单挑神魂丹帝锦衣镇山河猪八戒来也首长老公,太狂野!颜少V587:调教小逃妻游戏宅的异界悠闲日常

    方运的龙马豪车前往县衙,前后都有妖蛮私兵跟随,最后有多辆的马车。

    方运上任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宁安县的大街小巷,龙马豪车最为醒目,路边的许多人低声议论。

    “方虚圣终于来咱们宁安县了,好事,大好事啊!”

    “哼,那个计知白虽然是状元,可却和宁安县的官员狼狈为奸,侵吞了咱们的血汗钱,养肥了那帮狗官!”

    “听说方虚圣与左相不合,或许能让宁安县改天换地。”

    “算了,官官相护。他要想当状元,定然要与那些狗官联手!”

    “那可是虚圣,虚圣会怕狗官?”

    “虚圣也要吃喝拉撒!看了这么多年《文报》,只听说过和光同尘的,可曾听说过鼎革天下的?”

    “言重了。鼎革乃是指改朝换代,哪怕是虚圣也不能!到了如今,连半圣也不能,至少要亚圣才能做到。”

    “那就没错了,方虚圣再厉害,是能屠灭北方的草蛮,还是能拉左相下马?都不能,所以,他来宁安县也就吟个诗作个词而已。他就是个不到二十的孩子,能做什么?”

    “这位老童生说的有道理。方虚圣终究还是个孩子,让他写诗作词还好,治理一县实在有些为难他了。更何况,他若是想当状元,必须把一县当一国治理,他怎么可能会治国。”

    “不过,方虚圣理当爱惜羽毛,比计知白会好一些。至少有他在,我宁安县的教化有大长进。”

    “他的医术也非比寻常,今年到了初夏时节,应该不会有疫病流行。”

    “现在是青黄不接,和往年一样,粮价肯定会涨起来,希望方虚圣能压下粮价。”

    “你们不要吹捧了。莫说他只是虚圣,就算是真圣,在今年冬天也得逃出宁安县。现在蛮族已经厉兵秣马,只要初雪一下,必然大军压境!北方的几座要塞根本撑不了几天,很快就会打到益河边。到时候这宁安县能保得住吗?保不住!你们瞧瞧,那些大户人家已经开始向南方转移家业了。”

    “可是来宁安的人比去年反而增加了啊。”

    “废话!宁安县是北方重地,这里马上要打仗了,商人们自然要狠赚一笔,然后在破城前逃跑!”

    “只是不知道小方县令会如何……”

    “他不可能为宁安县殉葬,大概会在城破前被调走。”

    “这没得说,方虚圣一人可胜过十个宁安县!”

    “何止十个,他值半个景国!”

    “此言有理!”

    哪怕是再不看好方运的人都纷纷点头,认可方运的价值。

    方运回到县衙后,却与那些寻常代县令不同,没有去了解县衙各处,而是直入后衙的县令宅中,询问杨玉环这里如何,并与她一起决定宅院的一些布置。

    等后宅的家事差不多了,方运才召集部分县衙里的官员和幕僚,让人带着他参观县衙。

    方运先巡视知县、县丞、主簿和典史的办公地点,然后前往十房等重地。

    到了晚上,方运在县丞等人的陪同下,亲自前往饭堂,与所有的官吏一同在饭堂用饭,并与厨师和部分官吏进行亲切交谈,其间询问了鸡蛋的重量等一些细节来考验厨师。最后方运发表讲话,民以食为天,人是铁饭是钢,一定要注意食物搭配和饮食安全,不能让吏员们饿着肚子办公,获得所有官吏的一致称赞。

    方运的幕僚们很好奇,搞不懂方运为什么要以县令之身来饭堂,方运也没有解释。

    方运用了一个下午和半个晚上彻底了解整座县衙,然后便回到自己的书房。

    书房里已经摆放了十多箱的文书,这些都是在计知白离任后各个部门积累下来的,有民生舆情,有农时推算,有畜牧要事,有商贸事迹,有财务账目,有工坊盈余,有书院调整,有官吏病退请辞……

    这些文书原本是方运要求送来的,但有些文书根本没必要送来,显然,那些官吏想故意增加方运的工作量。

    可惜,方运不是普通进士,他的才气总量不下于新晋翰林,而文胆更是接近大学士层次。

    就见方运轻轻一吐气,文胆力量勃发,无形的力量托起一个箱子里的所有文书,就见最上面的一份文书飞到方运面前,在文胆力量的控制下,如同风吹书页,哗啦啦地翻页。

    这一本文书是县衙所有官吏的名册,被装订在一起,足足有上百页,但不过十息的工夫就被文胆之力翻完,而方运也已经看完记住,随后奇书天地中出现一套一模一样的名册。

    奇书天地可以吞噬所有书籍,在奇书天地中阅读效率更高,但吞噬以后不能凭空制造出来,这些文书都要送还给衙门,所以方运只能看一本记录一本。

    方运阅读的速度甚至远远超过翰林,成箱成箱的文书被陆续看完,在看完第七箱后,已经是凌晨,方运终于感到疲惫,于是离开书房,回到卧室躺下。

    方运先是回忆今天发生的一切事情,进行自省和温习,然后又开始精读奇书天地中的那些文书。

    在奇书天地中,方运的阅读效率是外界的千百倍。

    那些文书涉及了宁安县的方方面面,吏、工、农、商、学、军、法等等应有尽有,比方运平时读的书驳杂百倍,所以他没有强行读完所有的文书,而是准备在临睡前精读,等明天再继续阅读其余的文书。

    这些文书如同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但方运需要抽丝剥茧,一点一点清理出来,这对宁安县有莫大的作用。

    这些文书,藏着宁安县!

    第二日一早,方运本来想继续读文书,但是刚吃过早饭,于八尺在一头马蛮帅的带领下匆匆来到后宅。

    “下官见过县尊大人!”于八尺作揖问候。

    “都是自家人,以后无需多礼。看你匆匆而来,莫非有要事?”

    “是的。在下一直在关注左相同党的动向,今早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若我所料不错,他们会以诉讼缠住大人,把大人牵制在公堂之上,无法分身处理其他事务。”于八尺道。

    方运立刻想起一些官员的随笔,知道类似的猫腻,道:“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大量的案件官司,让我不断审案?”

    “正是如此。”

    “若我不审或分批审案呢?”方运问。

    于八尺立刻答道:“他们必然会闹事,从而让您在民生、吏治和刑狱等方面的评等降低。”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394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394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