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8.第898章 满门抄斩

推荐阅读:异化都市美国牧场的小生活伏天氏校花的无敌兵王变身双马尾掌门官方救世主逆水行周大明之雄霸海外帝少步步夺婚娇妻甜蜜蜜:晋少,宠入怀

    方运说完,立刻给刑殿传书。

    许多官吏露出些许的惧色,不愧是狂君方镇国,竟然直接找上刑殿,这是最可怕的反击。

    申洺心虚地道:“县令大人,此事一般理应交由本国刑部调查,直接动用刑殿,怕是不妥?”

    “没什么不妥的。想害我家人,就要做好全家陪葬的准备!”方运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申洺轻轻摇头,道:“外人都说县令大人是酷吏,我还不相信,今日亲见,算是信了。你的家眷安然无恙,并无丝毫损伤,你竟然要杀别人全家,实乃有违仁义之道!”

    “申主簿一定在说笑。若方某人只是区区进士,自然是冤有头债有主,谁要杀我,以死偿命就够了。但,方某乃是虚圣!谋害虚圣家眷,谋害虚圣,满门抄斩,律法上写得清清楚楚。莫非申主簿认为礼殿与刑殿有违仁义之道?”

    “县令大人言重了。在下以为,人都有恻隐之心,虚圣更应该轻刑罚,重教化。”申洺道。

    “好,下不为例。等申主簿全家被杀缉拿凶手之后,本官自会轻刑罚,重教化。”方运道。

    “堂堂虚圣如此说,不怕天下人嗤笑吗?”申洺反击道。

    方运冷笑道:“堂堂虚圣若是连自家女人都保不住,那才会被天下人嗤笑!本圣冲冠一怒为红颜,定要让凶手满门身死无缟素!”

    “说得好!”敖煌用力点头!

    “嘤嘤嘤!”奴奴大声支持。

    杨玉环望着方运,眼中满是浓情。苏小小却没有看方运,而是看着杨玉环,充满了羡慕之色。

    许多官吏眼中的惧色更浓,敢当众这么说的人,也只有方运了。

    申洺明明害怕,却佯装强硬道:“你为杨玉环情有可原,竟然要诛杀满门且不准别人披麻戴孝穿丧服,未免太过了!”

    方运却露出怪异的笑容,道:“我知道收发房的齐佸已经服毒自杀,没有证人证词,又不能动用半圣文宝命你们说实话,哪怕是刑殿也追查不到源头,最多只能杀齐佸和两个门卫的一族。不过,不出两个月,你便会知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害我方运之人,必然会遭到报复!而且,那报复只是开始!”

    申洺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颤,他认识方运数日,从未见过方运竟然会流露出如此冷酷的笑容,那笑容仿佛早就给他判了死刑。

    申洺这才明白,方运之前就猜到能让杨玉环毫无防备前来之人,自然是负责传达命令的收发房之人,然后以官印查看收发房,发现齐佸已经消失,最后再以官印进行寻找,恐怕很快发现齐佸的尸首。

    “县令大人只是被气坏了。既然没有小的什么事,小的这就告辞。”申洺转身,汗水已经浸透他后背的衣衫。

    “病要好好治。”方运道。

    申洺头也不回道:“多谢大人挂念。”

    “治好了身体,过几日与我一起监斩!”

    申洺身形一抖,快步离开。

    申洺刚走,暗中保护方运的刑殿官员纷纷现身,表示已经接到刑殿的命令,彻查此事。

    方运表示感谢后,与家人一起回家,今日休息一天,在家里陪伴杨玉环。

    午后,刑殿人员来到县衙,公布了初步的侦查结果。

    那个叫齐佸的小吏先是伪造路捕头的公文,亲自交给看守东门的两个卫兵,让两个卫兵允许杨玉环等人进入,并说事成后左相会保证两个卫兵无事,并有天大的好处,两个卫兵答应配合。

    之后,齐佸回到县衙,假传方运的命令,最后齐佸服毒自杀。

    方运把文书反复看了几遍,问面前的刑殿进士,道:“那两个卫兵不是读书人,不知道事后会如何,做出此事可以理解。但那齐佸是童生,虽然刚进收发房不久,但以他之能,必然清楚若做出这种事,刑殿将他满门抄斩,他难道根本不在乎家人死活?”

    那刑殿进士道:“那齐佸是家里的小妾所生,那小妾与齐家的夫人有仇,小妾死后,齐佸在家里地位极差。他虽然考中童生,但他的兄长却考中秀才。齐佸在考中童生前经常被羞辱,哪怕成为童生后也被人拿他兄长贬低他,连他的妻子都是齐家夫人指定。经过调查,他喝醉酒时曾骂过全家人。”

    方运突然问:“他是在我确定要来宁安县担任代知县之后,才被调入重要的收发房,何人的调令?”

    “在雪梅文会前几天,县丞陶定年签发了这个调令。那时候并没有确定您前往宁安县担任代县令。”

    方运陷入沉思,随后道:“我记得齐佸还有个儿子,难道他不管儿子生死?”

    那刑殿进士道:“启禀大人,齐佸与正妻只有一个儿子,但在外面,有两个私生子!那两个私生子和他们的母亲即齐佸的外室在一个月前被接到庆国,齐佸的外室被宗家一个旁系子弟纳为妾,两个孩子改姓宗!改姓的文书就在齐佸的外室家里,庆国刑殿的人已经搜到。”

    方运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周围的人听着也感到惊疑,敖煌小声问:“若是满门抄斩,齐佸的外室和两个私生子原本也应该死。但现在齐佸的外室提前改嫁,两个孩子又都改了姓,刑殿就不能杀他们了?”

    “若按照礼法,刑殿不能处死他们母子三人。”刑殿进士道。

    一旁的方应物嗤笑一声,不屑道:“这种妻儿离开景国扎根庆国的人怕是不少,左相大人真是好算计。”

    方运没有说话,这件事很明显,这齐佸必然是左相在景国培养的死间细作,甚至连那一家人虐待齐佸都是他指示的,而齐佸的外室恐怕是庆国的细作。

    现在人人都知道齐佸是左相培养的细作间谍,但齐佸已死,所有的证据都被销毁,哪怕是刑殿也拿左相无可奈何。

    方运缓缓道:“我请求刑殿在宁安县提审齐佸的前外室和前私生子。”

    “请求合理,庆国刑殿人员会尽快把三人带到宁安县。”

    “齐佸的其他家人和两个门卫的全家呢?”

    “已经抄家!”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405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405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