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1.第901章 倔老头

推荐阅读:万古武帝万界武神残王的特工宠妃异世厨神至尊灵皇重生似水青春天选者游戏法爷的英雄联盟湘信有鬼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方运以前只是看工家的书籍,对工家的实际发展并不了解。但随着深入了解工坊的运作,与一线的工人交流学习,方运才发现,工家的技术远比想象中先进。

    圣元大陆不是华夏古国的古代,华夏古国古代一直有工家之人,但并不受重视,地位很低,有些技术之所以能被载入书中,还是因为官员中的有识之士在整理。

    圣元大陆不一样,工家以鲁班世家和墨子世家为源头,发展壮大,乃是人族儒家之下最强的百家之一,连墨家也默认为是工家的一部分。

    优秀的工家读书人若想赚钱,可以联合他人开办工坊,若想当官,最高可担任工部尚书,甚至有机会达到相位。若走圣道,最终可成圣,而工家的半圣数量不在少数。

    正是因为工家读书人有上升的渠道,导致工家人地位较高,有动力发展各种技术。

    不过,工家人并非无所不能,在多年前,制约工家力量的不是机关技术,而是机关的动力。工家人寻找到许多能源,但发现远远达不到工家的要求。普通能源驱动的机关可以用于作战,但都无比笨重,效率极低。

    于是,工家人经过多年的努力,终于攻克了有关月石的技术难关,使得月石成为强大的机关动力。

    普通的月石是消耗品,可以在古地、月亮和妖界开采,圣元大陆极少,基本被开采干净。而高等月石可以吸收月光,反复使用很久才会失效。

    至于月石中的佼佼者,月相神石,那是最顶级的神物,无需任何改变,可直接作为动力,在普通月石开发出来之前就被用于机关,只是数量太少。

    半圣机关非月相神石不可催动,而以月相神石为动力的机关年常日久会形成灵智,不断增强,身体强度丝毫不下于普通的妖族半圣。

    传说中墨子的墨家圣庭和张衡的浑天地动仪就是由月相神石驱动,威力无俦。

    这些年,人族一直在研究月石,提高月石的效率,在把对月石的应用研究到极致后,才开始继续研究机关术。

    在最初的几天,方运没有展现自己的丝毫所学,而是更进一步学习工家的技艺,发现了很多问题,华夏古国的一些知识在这里完全不适用,还有些知识格外重要但没被发现。

    经过多日的学习,方运终于摸清了跟纺织有关的一整套技术,明白了改进的方向。

    方运不能拿出太过于先进的技术,于是对工家已有的知识和经验加以总结,然后得出稍稍领先这个时代的结论,虽然这个过程并不严谨,但方运知道结果是对的就足够。

    之后,方运开始对纺织机关进行局部但至关重要的改造,不过他空有知识而没有足够的实践能力。方运要先提出理论和改进方案,由工坊的老工人和张衡世家的工家举人讨论,在确定不会出大问题的情况下,再由他们进行合力改造。

    那些工家人表面上配合,但骨子里十分反感方运这种非工家人参与他们心目中神圣的机关术。

    自古至今,工家人都有着其他人无法理解的傲气!

    在工家人看来,这个世界的思想或许由其他主导,但世界的进步却由工家主导。

    随着工家逐渐强大,机关在两界山对妖蛮的杀伤比例不断增加,甚至有人计算过,在守城战方面,工家的作用仅次于兵家,把其他百家抛在身后。

    尤其在中低层次的战斗中,工家在两界山作用极大,不过因为工家的发展时间太短,导致在高层次的战斗中有些无力,但工家人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都可以解决。

    双方在合作过程中起了摩擦,尤其是一位叫刘育的老童生的反应最为激烈。

    这位刘育只是工家的童生,文位不高,但却是县衙工房中最受尊敬的老人,机关术十分精湛。

    但是,这种人偏偏没有多大的实权,论品级连从九品也没有,品级和普通小吏员一样。方运不知道怎么确定他的身份,只能把这位刘育当成是整个县有工坊的总工程师。

    刘育老童生十分较真,但对事不对人,无论是当面还是私底下,没有指责过方运半句,但却对机关术极为挑剔,很多时候必须要方运说明白原理和例证,才允许改进。

    但刘育的机关术让方运无话可说,正是他的存在,让机关的改进的速度加快。

    方运觉察到这些工家人的情绪,但并没有说什么,在二月十六号那天,从轧花机关开始改进。

    刚摘下来的棉花叫“籽棉”,顾名思义就是有籽的棉花,而轧花就是要把籽棉中的籽去掉,形成皮棉。

    圣元大陆的主要力量都集中在研究战斗机关,这种基础机关并不太受重视,导致纺织机关里最基础的轧花机关效率极低。

    不过,哪怕再不重视,工家人的智慧还在,所以圣元大陆早就出现了后世十八世纪才有的“木辊轧花机”,效率远超原始的轧花机。

    但是,在方运眼里,木辊轧花机无比落后,所以他毫不犹豫进行改进,直接上马更先进的“皮辊轧花机”,而就在昨天夜里,工家人已经连夜改进完毕。

    昨夜完工后,倔老头刘育还当众说,三月份童生试前,肯定带着孙子去方运门前磕头沾沾文曲星的才气,但是,绝不认可新的轧花机关!

    原因无它,这不是工家主导的改进,必然有问题!

    方运知道后一笑而过。

    二月二十当天,就是检验轧花机的时候。

    马车停在轧花工坊前,不等方运起身,敖煌哧溜一下蹿出车门,气呼呼道:“倔老头,你龙大哥来了!今儿个就让你知道什么叫方全能!”

    方运忍不住笑起来,自开始改进轧花机开始,敖煌就跟刘育杠上了,天天打嘴仗。

    方运走下车,就见一位身穿浅蓝色童生服的老人握着鲁班尺走出来,这老头的衣服到处都是污迹,头发和胡须乱糟糟的,眼中还有少许血丝,要是不仔细看,还以为是老乞丐。

    倔老头刘育瞪了敖煌一样,挺直脖子道:“少废话!你们龙族呼风唤雨管用,论机关屁都不是!你别在那里狐假虎威,丢方虚圣的脸!”

    “死老头你等着!要是今天的什么轧花机比你们的强,本龙就用新轧出来的棉花堵上你的嘴,让你不留嘴德!”敖煌道。

    “是皮辊轧花机!”刘育不屑地瞥了敖煌一眼。

    敖煌暴跳如雷,对方运道:“你看看!你看看他!欺负龙!”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407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407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