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第911章 小郡王

推荐阅读:侠义清天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神级机械主宰末世穿越之书氪金武道穿越大封神三界超级红人开挂人生之修真界的假仙末世灵战黎阳仙尊

    赵庸额头出现细密的汗滴,支支吾吾道:“这……下官并不清楚,都是陈年旧事……”

    “陈年旧事可不止这一桩!去年的春耕和秋收时期,工坊一些人离开县城回家务农,可弹花工坊的产量却没有丝毫的减少!另外,去年十月,青乌府府军的棉衣棉被中的棉絮,都出自你的弹花工坊,但就在年后,我看到一份邸报,说京城在去年冬天给青乌府府军调集了大量的冻伤药,是寻常之年的数十倍!两者之间是否有什么联系?”

    赵庸的手臂轻轻抖了抖。

    敖煌望着方运,佩服得五体投地,这可不仅是记忆好那么简单,如若不具备强大的分析能力,谁会把一次很普通的官方报道跟劣质棉衣棉被联系起来?

    最后,方运冷笑道:“更让本官奇怪的是,密州的棉花在每年九月收获,所以六七月的时候棉花最贵。去年七月的棉花要比九月收获后足足高三成!但就在临近棉花收获的时候,你的工坊突然以高价收购一百万斤皮棉,并且有详细的入库记录。并且明确说明是松远商行运载。奇怪的是,本官前几日就命人调取松原商行的车马记录,在那几天,松原商行的车马全都用来运粮,也没有借用其他马车的记录,那一百万斤皮棉是如何入库的!莫非松远商行已经可以用饮江贝运货了?”

    赵庸脸色如蜡,额头的汗水越来越多,本能地用袖子擦拭额头。

    敖煌眨了眨眼,心道原来如此啊,赵庸先从管理皇家工坊的账房那里提出一笔钱,钱一分没花,但假装购入皮棉,然后在新棉花下来后,用其中一部分钱收购便宜的皮棉,剩下的钱都进入他的腰包。

    方运又道:“如我所料没错,你去年在机关折旧和棉花方面贪下的钱,大概能有三千两。这三千两对我来说不多,但一家小型弹花工坊一年也就赚五六百两而已!怪不得你所管理的工坊年年亏损。不过,让我奇怪的是,你去年实际所得却不是三千两,最多是五百两!”

    说着,方运的食指按在桌案上的一页纸张上,手指一弹,就见纸页旋转着飞向赵庸。

    赵庸急忙接过,上面清晰地列出他去年在钱庄的存取记录,还有家里人较大的开销,眼前一黑,差点晕倒。

    “那么,剩余的两千多两银子到了谁的手里?你可是皇室工坊的坊主,谁有这么大的胆子从你这里虎口夺食?”

    敖煌恍然大悟,立刻想到赵庸的靠山,小郡王赵瀖。

    不出意外,赵庸实际不过是赵瀖的工具,用来从皇室工坊攫取利益。

    景国的赵姓亲王一共有七十余位,扣除绝嗣的,现在还剩四十一位,这四十一位亲王都有封地,除了少数败家的,财富丝毫不下于名门。

    但是,那位小郡王赵瀖既不是将来继承清阳王王位的世子,也不是清阳王的大妇所出,而且因为年纪小,没有被赐予自己的产业,一年的收入不过两千两银子。

    这种亲王之子的郡王皇室给的俸禄并不多,因为若比照真正的王给予俸禄,庞大的数量会成为皇室的负担。

    两千两银子在圣元大陆是一笔巨款,但对于一位声色犬马花天酒地的郡王来说,远远不够。

    赵庸汗如雨下。

    最关键的不是方运查出他和赵瀖的问题,而是清阳王跟康王走得很近,而赵瀖之前还曾帮衬过康王。

    毫无疑问,方运一旦下手深查,别说赵瀖会被重罚,连清阳王的声誉也会受损。

    赵庸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声道:“下官赵庸,欲海难填,贪婪无度,利用弹花工坊赚取非法钱财,但念在下官自首,请大人从轻发落!”

    方运道:“你可是姓赵的,是皇室赐姓,怎能下跪,起身。”

    赵庸跪地不起。

    就在此时,方运收到紧急传书,仔细一看,是赵红妆的。

    “你……可有话说?”赵红妆的传书很简单。

    方运一愣,随后微微一笑,明白了缘由。紧急传书,是赵红妆表示关注此事,但只说短短的一句,是不想影响方运,不会像蔡禾那样劝说引导,不给方运任何压力,十分信任方运的能力。

    “不久后自会见分晓。”方运道。

    “嗯,那我去会会那些亲戚们!”

    方运莞尔一笑,赵红妆的亲戚,自然是各地的王爷郡王们,普通的宗亲可不敢在这种时候炸刺,更不值得赵红妆去阻止他们。

    有了赵红妆出面,皇室的压力会减少很多,方运记在心里。

    方运又想到文相姜河川恐怕已经知道此事,但至今却不发传书,比之蔡禾更高明一筹。

    方运本以为自己这时候会收到大量世家豪门或皇室的传书,可没有多少不熟悉的人传书,那些人都很沉得住气。

    这些天的强硬手段起到了效果。

    方运的手离开官印,望着下面的赵庸,道:“若要本官轻判很容易,不过,前提是你要配合本官!”

    赵庸的头深深低下,他年过四十,在王府厮混多年,又在工坊当坊主,很清楚方运所谓的“配合”是指什么,是让他把与赵瀖的所有事项一一交代清楚。

    在方运说完的刹那,赵庸还冒出一个天真的念头,或许可以蒙骗过方运,但转念一想方运此次的手段,心凉了半截,不可能蒙骗得了。

    赵庸一咬牙,道:“一切的罪责都在下官身上,但许多事情下官记不清了!”

    “看来你是不配合了。很好,来人!”

    “是!”就见外面有差役进来。

    方运把令箭扔给那差役,道:“去清阳会馆带清阳王府的赵管事前来!如若敢武力反抗,就地格杀!”

    “是!”差役取了令箭,匆匆离开。

    赵庸一脸的绝望,自己与赵管事的关系无比密切,没想到方运直接请最关键的人物。

    差役先把赵庸押到外面,然后方运点名请来一位县有工坊的坊主。

    那坊主六十出头,头发花白,身子倒硬朗,脸上没有丝毫的惊恐,只是有一些忧色。

    “学生见过县令大人!”这是一位童生坊主。

    方运却出奇地面带微笑,道:“先请梁坊主就坐。”

    梁坊主一愣,也不知方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得就坐,但只敢坐半个屁股,不敢稳坐。

    方运笑着问:“梁坊主,令堂的身体可好?”

    梁坊主又是一愣,本以为方运会如酷吏般严格审问,谁知道竟然聊家常,而且关心他母亲的身体,立刻小心翼翼道:“家慈只是年老,并无大碍。”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410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410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