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6.第916章 绩效考核

推荐阅读:现代修仙录碉堡牧师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窥情:官心计吞天龙王透视小邪医战天大帝重生做皇帝天启风云战场合同工

    方运继续道:“既然宁安县作为工家的试点,本县便要对一些方面做出改变,这第一步,是赏罚分明!不知各位有何意见?”

    在场的官吏低头不语,连想趁此机会反击方运的申洺都决定不张口。

    殿试的代县令,实际权力比普通的县令大,因为殿试进士本身要担负革新的责任,哪怕稍微过分,只要圣院不出面制止,原则上各国也不会禁止。

    现在,宁安县又成了工殿的革新试点县,方运的权力更大,这些官吏可以暗中使绊子,但当面却没有任何理由阻止方运。

    “一切由县令大人做主。”陶定年道。

    方运道:“罚,便是惩罚那些严重违反律法,不知收手之人。”

    在场的人都是老油条,心知肚明,方运已经给这次处罚的标准画了一条线:严重违反律法的,若是那些不严重的,则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给予将功补过的机会,或者稍加惩罚,并不重罚。

    “有罚,必然也有赏。以梁坊主为例,辛辛苦苦挽救染坊,功劳甚大,那点酬劳怎会够,自然要加赏。”

    于八尺拱手道:“大人,下官有些许疑问。”

    “说。”方运神态自然,好像早就料到于八尺会提出来。

    “下官以为,重赏只能是个例,不能普遍加赏。若普通坊主一年收入四五百两银子,远远超过同辈的那些吏员,只怕难以服众,会引发不满。”

    方运微笑道:“他们是官吏,不是坊主,若爱钱财胜于官位,可辞掉官位去工坊任职,或者辞官去经商。更何况,普通吏员的收入,可比工坊的工人多许多。照你的说法,那些追求圣道的大儒当不上相爷、做不成国君,就要造反?”

    方运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这……只是下官的一些小想法,不足挂齿。”于八尺皱起眉头,不敢多言,对方终究是一位虚圣,实权不如国君,但荣誉地位甚至还在国君之上,伴君如伴虎在方运面前也适用。

    主簿申洺看了县丞陶定年一眼,随后低下头,露出得意的微笑,然后手握官印,把这个消息发给计知白,并在最后附言:“方运此人急功近利,竟然妄图以一己之力抗衡官吏体系,最后必然会被反噬!吏治,是和光同尘,像他如此,天下早就大乱!不过,他很聪明,先动工坊,未拿衙门开刀。不过,工坊的坊主与官吏乃是一体,他这一刀稍有问题,必然会惹恼大量官吏!到了那时,我看他吏治一科如何评等!”

    “继续观察,或许他有应对之策。另外,那几座工坊的事,处理干净了没有?”

    “您放心,处理得干干净净,更何况,您本来就没拿一丝好处。”

    方运见无人反对,道:“既然如此,本官以各国的吏部考功制度为参考,在工坊内实行绩效考核制度!”

    方运的话很平常,无论是声音、语气还是神态,都和平时一般无二,但是每个人都感到平地生雷!

    连敖煌这位掌控雷霆的真龙,都觉得耳朵一震!

    众人面面相觑,不寻常啊!

    事情太明显了,必然是方运这个所谓的绩效考核制度有特别重大的意义,引发了周围的天地元气甚至宁安县的气运变化。

    连之前那么重要的律法革新和机关革新都没有出现这等异象!

    而且方运只是说出一个名字就能引发变化,那整套制度若是彻底建立起来,必然是惊世大功啊!

    连《三字经》或《狐狸对韵》都比不上!

    绩效考核,就是根据一定标准对员工进行评估,之后根据评估结果,对员工进行正面的引导和改变。

    对于绩效考核这种堪称大杀器的制度,方运犹豫了很久,从根源上来说,这制度本来就源自文官考核制度,与人族官员考功体系没有本质区别,甚至完全可以说是领先了上千年的官员考功体系,所以非常适用于圣元大陆。

    绩效考核是有缺点,但问题没有更好的体系可以用在圣元大陆。

    而且,绩效考核的方法非常多,只要慢慢摸索,总会找到一条无比契合圣元大陆的道路。

    绩效考核只是绩效管理的一部分,而绩效管理也不过是管理制度的一种。

    方运还不清楚绩效管理是否完全适合圣元大陆,但是,绩效管理完全可以当成一个阶梯,甚至是基石,为圣元大陆以后的最佳管理模式开路!

    方运清晰地认识到,自己要做的,不是撬动圣元大陆,而是要做那个关键的支点,只要有了支点,人族必然能撬动圣元大陆,加速发展!

    “我要做的,是指路,而不是教他们如何走路!人族,永远比想象中强大!”

    方运缓缓道:“从明天开始,我会选择一个大型工坊,逐渐改变工坊的结构制度,从而让工坊更有效率运行。不过在那之前,我创立一个‘总摄宁安县工坊诸事’的职位,简称‘总工’,负责县有工坊的一切机关,你们可有好的人选。”

    敖煌低声道:“倔老头。”

    于八尺眼睛一转,立刻道:“启禀大人,刘育乃是最佳人选。”

    申洺却道:“如此重要的职位,至少应该是一位秀才工家人,刘育老先生虽然勤勉,但终究只是童生。”

    “哦?那申主簿给我推荐一个人。”方运道。

    申洺一愣,差点张口说出人名,但多年的官场经验让他没有冒失,仔细一想,暗骂这又是方运设下的套,自己若是举荐一人,方运必然会全力找那人的罪行,杀鸡儆猴,让别人知道违背方运意愿的下场。

    若是方运要任命县衙的官吏,申洺敢据理力争,但现在方运只任命工坊的人员,而且有工殿许可,主簿管不了,但县衙的工房总书能管。

    申洺看向工房总书,但那位工房总书一直低着头,根本看不到他。

    申洺突然想起,昨日方运“约谈”的坊主中,几位与工房总书关系极为亲近,其中还有一位堂兄!那堂兄没少捞钱,但方运却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只是点出一些事,然后呵斥几句,没有再说什么。

    “方运们的幕僚不简单啊……”申洺狐疑地看方运的幕僚,不知道是谁出的主意。

    工房总书不开口,其他人管不了,最后尘埃落定,由倔老头刘育担任工坊总工。

    之后,方运宣布了对刘育的奖赏。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413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413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