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5.第925章 方运三千问

推荐阅读:杀手王妃太嚣张超级战兵女领导的贴身小农民至高使命透视医仙与女上司合租的日子超级制造商麻衣神相都市透视邪少婚婚向宠:厉先生,久安!

    在三月初二的当天,密州众官的奏章传书如雪片一样源源不断传到京城。

    下到宁安县有品级的官员,上到密州牧,无不抨击方运的行为,认为方运是在逆历史潮流而行,是在否定人族的发展,方运是在走一条危险的道路,必须给予纠正。

    文相姜河川在内阁当众讥笑道:“何来顺逆?无非党争!”

    左相提议召开临时朝议,朝堂之上,百官相争,乱作一团。

    四相都不开口,任由其他官员争论。

    至于引发朝堂乱象的方运,却像没事的人似的,每天去户房一趟。

    县衙的户房对应一国的户部,负责一县的田地、户籍、赋税、商贸、畜牧和市场等等相关的事务。

    在一国之中,吏部为六部之首,在一县,吏房也是实权最大的地方,但论油水最丰,户房才是十房第一。

    而户房恰恰由主簿执掌,上到下都是申洺的人,水泼不进。

    哪怕方运在里面安插了两个幕僚充当临时书办,也难以掌握户房。

    方运这些天虽然主攻工事和刑狱,但他的读书人私兵却早就渗透到宁安县的各个角落,县衙十房是重中之重。

    目前,方运已经彻底掌控礼房和刑房,并且借祈天献文之事,彻底掌握传达文书的收发房。

    至于工坊,工房总书已经放权,主簿申洺曾前去问责,对方说只要工殿之人离开,他就马上跟方运对立。

    圣院对人族的影响力太大,申洺想了许久也毫无办法,所以默认工房也被方运掌握。

    县衙十房,方运已掌四房。

    至于其余六房,方运只能慢慢渗透,这就是县令的无奈之处,既然身在官僚之中,必须要在规则内做事,一旦针对官吏做出太出格的举动,必然会引发反弹。

    实际上,若方运没有上达礼殿和刑殿的能力,没有圣院为他背书,早就被所有官吏声讨。

    方运去户房有一明一暗两个目标,明里的目标是让户房书办带着他去宁安县田地,了解农事。

    由于许行世家派出两个农家进士相助,方运视察农事非常顺利,不过牺牲了去工坊的时间,他现在每三天画一套机关的图纸,让工殿的人自己研究并制造。

    暗里的目标,则是彻底了解户房,为接管户房做准备。

    三月初三,《瘟疫防治法》《瘟疫分类》和《瘟疫预防大全》三套瘟疫系列文书同时问世,方运直接上交医殿,同时把《瘟疫防治法》的副本交给刑殿和刑部。

    新的瘟疫分类引发了医殿的争执,因为方运完全用华夏古国的“五因学说”中的外感病因的疠气作为解释,并且把所有传染病的病因归到疠气,这在温热病没有大行其道前,是不可想象的。

    面对铺天盖地的质疑和反对,方运岿然不动,他没那工夫争论,不仅要修订《瘟疫论》的上半部,还要写完下半部,并且剔除原作者吴又可的一些疏漏,然后再拿出极重要的三焦辩证,为圣元大陆建立温病学派打下基础!

    三月初七,方运与一众幕僚开早会,幕僚强烈建议他从申主簿手里夺回户房的大权,但无论那些幕僚怎么劝,方运始终没有答应,甚至让一些人泄气。

    三月十日,刑殿下达文书,《瘟疫防治法》已经获得刑殿大儒的通过,只要经过医殿首肯,不仅要在宁安县颁布,更要尽快在全圣元大陆推广。

    方运之前的律法革新,至今没有全面推广,只在一州之地尝试,可见刑殿对《瘟疫防治法》的重视程度。

    医殿对方运的瘟疫分类和治疗方式仍然存疑,《瘟疫防治法》没有得到医殿通过,方运并不着急,等《瘟疫论》全文出版后,不出一个月,《瘟疫防治法》必然可以得到通过。

    在这些天的上午,方运每天都去田间,不仅要学习种植小麦或谷物等,还要学习种植蔬菜和畜牧养殖。

    在实地学习的过程中,方运不仅有农民指点,还有农家进士相助,同时也在奇书天地里一心二用,学习圣元大陆农家读书人的典籍和华夏古国的农业畜牧业著作。

    在前五天,方运一言不发,只是学习,但从三月初七开始,方运不断向两个农家进士提出大量的问题以及建议。

    一开始,两个农家进士还能勉强解答,到了后来,不得不传书给许家的老进士或老翰林,但这并不是终点,到了最后,连在圣院农殿的大学士都参与进来。

    工事有什么,可以直接制造出来,但是农事不一样,需要很长的周期才能得到验证,所以方运早就决定,在农事方面,要做三件事,第一件是改进农具,第二件则是奠定基础的杂交理论技术,最后一件就是以建议或疑问的方式,给出农家发展方向!

    “我觉得啊,人族妖蛮有血脉传承,植物也一定有血脉传承。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瓜为什么得不到豆子?就是因为瓜里蕴含瓜的血脉传承啊。”

    “咱们宁安县没有水稻,但江州有,济县有,而且农家早就有杂交技术。我配合书中记载观察,水稻有高杆和矮杆,高杆和高杆杂交,一定是高杆,而高杆和矮杆杂交,有的时候全是高杆,有的时候有高杆和矮杆,而矮杆和矮杆杂交,一定是矮杆!我就想啊,是不是水稻血脉力量在影响?能不能找到规律?”

    “过矮的水稻产量低,高杆水稻一旦遇到大风必然倒地,抗倒伏差,我们若是了解水稻的血脉的力量,是否可以杂交出一种半高杆?”

    “你们有没有发现,有些动植物好好的,但他们的子女或后代会突然出现奇怪的变化?变得有异于常态?我把这种事叫做变异,我们可否用这种变异的植物来杂交,获得更好的下一代?普通变异不可掌控,放到半圣故居被圣力洗涤怎么样?放到妖界怎么样?放到文界又会变成什么样?”

    方运如同一个异想天开的疯子一样,把后世的遗传学育种学等等各种知识通过猜想一一说出来,偏偏这些他都可以找到切实的依据。

    每到晚上,农殿大儒便会得到一份文书,上面记录了方运对于农事的所有看法。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41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416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