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8.第928章 考官方运

推荐阅读:次元法典三国重生马孟起氪命玩家首长老公,太狂野!网游之召唤王重生豪门:娇妻,狠放肆乡村小邪医鬼医重生:神秘夫君宠翻天都市重生之仙界归来听说神棍不好当

    民以食为天,任何一个国家的人口成长,都要建立在足够多的粮食之上。

    方运浮现淡淡的微笑,计知白来宁安县当县令,是基本放弃农事一科,而柳山逼他来宁安县,就是想断绝他在农事一科的基础,从而断绝以后在这方面可能的成就。

    但是,方运迎难而上。

    离开农田,方运又去了一趟工坊。普通机关和战斗机关有着本质的区别,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方向。

    战斗机关往往以月石为能源,用才气操控,不需要一些普通机关的技术,比如最流行的机关兽实际是以妖蛮的躯体为主,附加攻击性机关。

    这就使得最精英的机关师往往主要研究如何激发妖蛮躯体的力量,对工家本身的机关技术研究的并不深。更何况,机关师虽然知晓大量的机关技巧,但把这些技术形成系统的理论知识并普及,却需要漫长的过程。

    千万工匠也未必比得上一位牛顿。

    确定工坊没问题,方运回到衙门审案。

    三月十五的清晨,杨玉环亲自帮方运换好进士服。

    吃过早饭,方运乘坐马车前往县文院。

    一路上,方运格外安静,但内心却起伏不定。

    今日是他第一次主持科举!

    敖煌也有点小紧张,盘在车里一句话也不说,他本来没有资格参与县试,但有圣院特批,他可以跟随方运参与县试的所有过程。

    马车停在县文院的广场,方运一下马车,前方的官员立刻前来迎接。

    走在最前面的是两位考官,一位是来自府文院的邓学正,一位是县院君温固,按理说都是文院系的官员,应该与左相一党对立。

    不过,密州除了文官和鹰扬军,连大半文院系官员的官员都是左相门生。

    自方运来宁安县后,县院君温固几乎不与方运有任何交流,尤其是文院的事务,只字不提,完全把方运排除在外,明显在阻止方运在“教化”一科上获得好的评等。

    “卑职见过方县令!”两位考官齐声问候。

    随后,两位考官身后的官吏也跟着问候。

    春风吹动白色长袍,让方运更显飘逸。

    方运手都不抬,微微点头,扫视众人,道:“诸位晨安。路捕头,场外的维持秩序的兵丁衙役可足够?”

    “已经安排妥当。”捕头路弘道。

    “宁安县入场人数极多,哪怕每人验身需要三十息,一个检验入口一个时辰也只能验核二百余人。考生近四万,入场队伍可分配好?”

    “临时从北芒军借调军士,足足形成两百列验身口。现在已经开始验身,但并未让其进场。”

    “考卷与考纸可都印刷完毕?”方运继续询问,所谓考纸就是白纸,供学生使用,但白纸有白卷之意,考场便不提白纸。

    “已经准备妥当,考卷与考纸都已经放在牛车之上,可以随时发卷。”

    “有的学生未带午餐,额外的餐食可曾备好?”

    “已经在准备,至少可供三千人吃喝。”

    “文院差役的身体都是何时检验的?”

    “昨日请医家之人用医书一一检验,绝无疫病……”

    方运慢慢询问,把科举可能遇到的问题全部罗列出来,很快问出一些小问题不足,马上让人去弥补。

    在场的官吏有的显得不耐烦,因为方运问的太琐碎了,很少有考官如此询问,但稍有头脑之人不禁暗暗佩服,做事如此谨慎之人,哪怕天赋平平,将来的成就也远超普通人。

    足足问了两刻钟,方运才结束,转头对敖煌道:“把我今日问的问题进行排序,写成一份《县试考前验核流程》,放置于县衙之中,以后每逢县试便手持此文书进行验核。科举大事,不得掉以轻心。”

    “是!”敖煌立刻拿出文书,不屑地看了其他官员一眼,那样子好像在说看看方运,再看看你们,不仅自己要做好,更要形成制度,保证后人也能做好。这才叫主政一方,这才叫做事!

    一些有头脑的官员立刻清醒,有些事看似简单,但用什么样的态度、如何去做,至关重要,这些小小的东西积累多了,最后足以让两个人的差距在最后犹如天渊。

    少数官吏把这件事暗暗记在心里,并且认真盯着方运。

    他们都感觉到方运和别的县令不一样,他不仅仅值得尊敬,更值得学习,无论是做事态度还是做事方式,让有头脑的人都感到如沐春风。

    一些人拿方运跟去年的代县令计知白做比较,突然发现,计知白虽然也亲近官吏,也亲民,但有明显的傲气,把自己与其他官民完全隔离开。

    但方运不一样,做事就是做事,无论是对普通平民还是对县丞主簿,态度都出奇地一致,这意味着,方运的心态早就超越了计知白,接近天下如一的层次。

    只有胸怀全族之人,才能一视同仁。

    面对计知白,这些官吏只是想着逢迎讨好,希望别得罪他,可面对方运,他们都清楚,只要做好分内的事,就不会有事,不用去刻意讨好,但如果处心积虑与方运为敌,必然会出事。

    这些人心中疑惑,因为他们从来没遇到像方运这样的人,不过,他们心中清楚,现在的县令比以前的县令好!

    询问完官吏后,方运又亲自询问文院内的士兵,又亲自去看被封好的试卷,并选择一条路从头走到尾,观察这条路上所有考房的摆设,并指出一些瑕疵。

    方运的语气很平和,既没有指责,也不说惩罚谁,只是简单的提醒,让许多人牢记他的话,却又不担心他会为难做事不够精细的小吏。

    短短一个时辰,方运就掌控了全考场的所有形势,甚至让人有了一种错觉,好像这个县试就是由方运一手布置的,万一出了事,不能怪方运,只能怪那些人没做好。

    自始至终,方运给众官吏的感觉就是,他在与所有官吏齐心协力做好县试的保障工作,而不是以县令之身胡乱指导工作。

    时辰一到,方运与众官吏走到圣庙门前站好。

    方运背对圣庙,面对文院正门。

    正门大开,大量背着书箱的学子从门口涌进来,方运只觉一股蓬勃的朝气扑面而来,每个人都是希望与未来,比旭日东升更澎湃,比江河奔流更有力。

    方运挺直身躯,面带微笑,扫视这些学子,心中泛起浅浅的涟漪。

    去年三月,方运还是他们其中之一。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418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418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