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9.第939章 粮祸发酵

推荐阅读:九龙至尊重生最强妖兽妙手小神医盛世宠婚:沈少宠妻太凶狠覆汉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侯沧海商路笔记寒天帝重生学霸:军长老公,好体力!穿成美男子

    方运与敖煌坐上马车,按照日程表上的记录,也不回县衙,在路上买了吃的吃完,抵达城外的粮田。

    由于宁安县靠近蛮族边界,经常有小股蛮族偷袭,很少有人种粮,北岸的大片沃土荒废,所以宁安县本地产粮极低,主要依赖外地。

    得益于宁安县是景国最北的枢纽,流动人口大,工坊多,所以宁安县百姓只要不太懒,都可以有一份糊口的工作。

    方运仔细研究过宁安县的现状,这里的环境和生产力完全不能跟后世的华夏古国比,方方面面都有巨大的差距,不能用后世的标准来衡量当今的宁安县,稍有头脑的人都做不出那般愚蠢的事。

    方运一边了解农事,一边在思索粮价。

    宁安县的粮食其实够吃,甚至哪怕花高价挺一两个月,大多数人也能接受,但问题在于,大多数地区的百姓没有足够的安全感,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引发恐慌。

    不要说是圣元大陆,哪怕是教育普及程度更高的后世,都会因为疾病或核辐射等,各国民众恐慌性抢购药材或食物。

    宁安县紧邻蛮族边界,这里的百姓更加敏感,更容易受到惊吓,尤其在蓝寻古亲自宣布蛮族即将侵袭后,那种恐慌将被推到更高处。

    敖煌看不到蓝寻古的险恶用心,但方运看得明明白白,什么能引发百姓恐慌,什么不能引发百姓恐慌,堂堂大学士不可能不清楚。

    方运读过一位《文报》编审大学士的一本自传类书籍,《文报》内部明确规定,少报甚至不报自杀事件,因为这种新闻会引发自杀风潮,也少报甚至不报疯子或畜生砍杀孩童的事件,因为必然会有毫无人性的畜生效仿。

    曾有一些读书人为了让自己的名字留在《文报》之上,为了加重自己在《文报》编审院的地位,经常选择那种可能引发效仿或恐慌的消息传给《文报》编审院,都会被《文报》编审院驳回并记录,一旦此人传递的此类文章过多,《文报》就会废除他举荐文章的资格。

    蓝寻古身为鹰扬军的首领自然知道,一旦宣布军管宁安县,通告全府,必定会加重百姓的恐慌。

    方运想起蓝寻古,冷哼一声,眼中杀机一闪即逝。

    在田间的时候,方运不断收到自己的幕僚从宁安县各处发来的传书。

    “县有工坊的工人倒不恐慌,他们甚至嘲笑那些认为粮价会居高不下的人,都对您无比信任。倒是一些私有工坊的工人相反,在那里说风凉话,然后被人给揍了。”

    “县城的农户稀少,但家里都有粮食,都不担心。”

    “一些望族名门的人,一直在煽风点火,到处宣扬粮价要大涨,甚至说粮食被妖蛮拦截,运不进城里。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把这些人一一记录。”

    “那些高门大户只是稍有怨言,毕竟他们都储存许多粮食。那些贫困百姓也不是没有储粮,是有一部分人的储量即将耗尽,他们恐慌,怕粮价涨势更高,导致恐慌蔓延,这让那些有一定储粮但不多的人也怕粮食继续暴涨,开始购买一些粮食。”

    “首先恐慌的,是那些老人,他们有过饥饿的经历,最担心自己的儿孙也受饿,所以最先参与抢购。”

    “现在的问题是很多人消息不灵通,一听到粮价暴涨,就以为要出大事,参与抢购。”

    “竟然有人怀疑妖蛮快要打进宁安县,做好逃亡的准备。”

    ……

    方运整理完传书后,已经是午后,亲自写了一分公告原本,表示此次粮价十分不正常,可能是敌国奸细所为,也可能是逆种文人暗中布局,必将在十日内解决,请民众放心。

    县印刷工坊很快动起来,印了数千份公告,让衙役张贴在各处。

    随后,方运又亲自使用舌绽春雷,把公告内容说了一遍,然后表示一定会解决。

    很快,分布在宁安县各地的幕僚发来反馈传书,许多百姓已经不再恐慌,但还是半信半疑,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解决粮价问题,百姓必然会更加恐慌。

    方运回到县衙,发布两条命令。

    “把宁安县所有粮行的大管事和主要负责人请来,我要约谈他们。”

    “把妖言惑众者缉拿归案!交由于典史仔细审判!”

    早在秦朝就有“妖言罪”和“诽谤罪”等罪名,所以方运缉拿那些人有理有据。

    发布完命令,敖煌拿出日程表,道:“你今日下午需要审一件复杂的杀人案,可能要耗费整个下午,哪有时间去约谈上百个粮行的人?”

    “没时间啊?那就让他们在县衙里等着,等二十四个时辰还没时间,我会放他们离开。”

    敖煌一愣,笑道:“我明白了,有鹰扬军保护,您暂时拿他们没有办法,但态度要显露出来。那我们马上审案?”

    “不,今天不审案,我有大事要商谈。”说完,方运手握官印,闭目养神。

    敖煌意识到方运在用传书和别人在谈论要事,可不知道他在谈什么,抓耳挠腮,十分不甘心。

    宁安县发生的事,很快上了论榜,被天下的读书人关注。

    论榜消息灵通的读书人极多,不多时,庆元粮行与左相一党狼狈为奸操控宁安县粮价的消息在各国流传,很快传到宁安县的读书人耳朵里。

    宁安县的许多读书人今天刚听了方运的讲学,面对拥有“口含天言”的方运,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甚至有左相一党官吏的儿孙听完后,与家里的关系降到冰点。

    不需要方运的幕僚鼓动,大量心中有正气的读书人自发组织起来,开始给附近的百姓讲述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周围的百姓都认识这些读书人,自然更相信他们的话,而不怀疑是方运派人编造谎言。

    第二天一大早,宁安城的恐慌消散了大半,反倒是骂左相一党的百姓增多,尤其是家里粮食刚刚吃完不得不买高价粮的百姓,跳着高地骂。

    但是,这一切并没有阻止粮价上涨。

    三月十八的中午,粗粮的价格涨到正常时期的五倍!

    部分面馆、包子铺、馒头和酒店等已经开始停止营业,饭菜卖便宜了立刻有大量食客进入,饭菜卖贵了无人来。

    很快,宁安城里出现成群结队的乞丐。

    宁安县百姓的怨气越来越多,打架斗殴、偷盗抢劫之事暴增。

    从昨天开始,宁安县内多了许多操着外地口音的读书人,这些读书人大都背着一个与书箱不同的箱子,与宁安城的大夫一模一样。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422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422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