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5.第945章 自作自受

推荐阅读:我有一株仙桃树都市最强奶爸盛世毒妃:鬼王,榻上欢!仙债难偿邪王宠妻:废材狂妃要逆天猎户家的小妻宝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DC暴君快剑至尊妖凡修仙传

    议事厅陷入短暂的沉默后,方运与许实都不开口,那位农殿大学士则一一透露双方的合作事项。

    “方虚圣说了第一,第二嘛,是方虚圣调出农殿和景国地方的一些记录,发现对饭菜和肉类摄入较平衡的地方的人,明显更加健壮,其中习惯喝羊奶与牛奶的区域,身体状况又更胜一筹。所以,第二个合作项目,就是利用景国北方草原的优势,培育出能长时间产奶的奶牛或奶羊。”

    一些官员明显露出疑惑之色,想不通为什么方运对牛奶羊奶如此看重。

    方运在给农殿的文章里,只是给出了可能,并不能给出确凿的证据,因为真正的证据都在奇书天地和后世历史中,奶和乳制品不是包治百病的万能灵药,但却是人类最容易得到且有效的改进饮食结构的食物。

    “第三项,就是方虚圣提出的‘大棚蔬菜’,利用透明琉璃隔绝严寒,在不适合种植蔬菜的季节进行种植。只要确定增加蔬菜的摄入对人体更佳,那么长江以北以及许多古地都可以进行大棚蔬菜。大棚蔬菜的关键技术是透明琉璃,但方虚圣保证在三个月内联合工殿研制出来。对,方虚圣称新式琉璃为玻璃。”

    古代琉璃和后世的普通玻璃,在本质上没有区别,华夏的琉璃实质上就一种是铅钡玻璃,而后世常用的玻璃则是钠钙玻璃。圣元大陆早就有极高的琉璃制作工艺,只要工家读书人稍加研究学习,很快便能制作出普通玻璃。

    “第四项,南北两片云楼投影统一调度,进行联合种植与畜牧的革新……”

    “第五项……”

    农殿大学士一共说了六个主要的项目,农殿的官员听得津津有味,但宁安县的官员则是一知半解。

    方运最后道:“本县以为,人族理应改进观念,由过去的多生多育,转化成优生优育,而优育的首要条件,就是饮食结构合理化。只要确定何等饮食结构合理,那么我人族就可以开始大规模推广种植培育适合人族的食物,从而让人族更加健壮、更加聪明。”

    耿戈立刻道:“医家人也提过类似的建议,与其生十个死五个,不如生五个养五个。方虚圣果然见识不凡。”

    左相党一众官员只觉心里被塞了一大块肥肉,腻得难受,之前还打生打死不共戴天,耿戈已经公然撕破脸皮,当着全宁安县百姓的面要方运开口给出一个说法,可现在却主动盛赞方运。

    哪怕像陶定年那种官场老油条,一时间都无法接受。

    “耿司正。”方运突然望向耿戈。

    “在。”耿戈迅速回应。

    议事厅的气氛有些许怪异。

    方运道:“既然耿司正喜欢用舌绽春雷,那就帮忙把我与农殿的合作事项公布于众。”

    议事厅内的空气瞬间凝固,所有人都从耿戈的眼中看到两座随时可能喷发的火山!

    这才是方运真正的反击!

    就在不到一个时辰前,耿戈声传全县,雷震百官,义正词严质问方运,险些把宁安县的恐慌推到一个"gao chao",险些把方运的名声压下。

    仅仅不到一个时辰,方运竟然让耿戈宣布粮价之围解除,还有什么是比这更绝的报复?

    方运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冰茶,慢慢悠悠地喝着。

    所有人都注视着身穿翰林服的耿戈。

    耿戈双臂搭在椅子扶手上,双拳紧握,面色不断变幻。

    左相一党的官员望着耿戈,怒气满腔,几欲和方运彻底翻脸。耿戈可是堂堂翰林啊,在密州的实权已经超过州牧和州院君,更是左相一党的中坚,这等人物绝不能受辱!

    若是方运打下耿戈的气焰,那以后他在宁安县将无人能制。

    方运履新不到两个月,如果能逼得宁安县的地头龙耿戈忍气吞声,以后宁安县谁敢跟他做对?

    申洺张了张嘴又闭上,因为事情很明显,现在的形势,还不足以让耿戈开口。

    “此事,要从长计议。”耿戈沉声道。

    突然,农殿大儒许实道:“耿大人,你身为宁安县品级最高的官员,宣布此事实乃众望所归。”

    耿戈猛吸一口气,满面涨红,任谁都看得出来,他要是憋不住,必然会喷出一口老血。

    方运只是荣誉地位高,但许实不一样。

    许实是农殿阁老,主管一殿的许多事务,又是许行世家的家主之下第一人,别说耿戈区区一个翰林,就算柳山这个大学士遇到许实,都只能礼让。

    耿戈悲哀地意识到,方运送给农家一份大礼,而许实是在投桃报李,对许实来说,区区一个翰林真的什么都不算,只要传一句话,柳山就不得不贬谪耿戈,因为柳山若不动,太后就可以毫无顾忌下手。

    世家大儒有着常人不具备的底气。

    更关键的是,许实既然已经发话,就容不得耿戈权衡太久。

    耿戈轻声一叹,道:“许老先生说的对,下官亲自宣布此事。”

    耿戈沉默片刻,带着悲愤之情缓缓舌绽春雷道:“值此晚春,青黄不接,粮价飞涨,众官夙夜不眠。眼见祸事将起,代县令方运雷厉风行,著书立说,惊动农殿……”

    宁安全城回荡着耿戈的春雷之声,详细说明了方运与农殿合作的事项。

    等耿戈说完,全城欢声一片,耿戈已经说的明明白白,以后至少十年之内,宁安县百姓不愁吃喝,而且必然比以前吃的更好。

    所有粮铺中骂声一片,连普通的粮铺伙计都能知道,自己要另找工作了。

    高升客栈的地字房内,嘉国的医家读书人目瞪口呆,嘉国太医令雷庐不停眨眼,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事情为何会发生如此大的逆转。

    耿戈原本正气凛然攻击方运,可现在却盛赞方运,实在太荒谬了?

    宁安县各处的官吏一脸茫然,耿戈这个左相中坚难道背叛了?宁安县要变天了?众官攻讦方运的奏章憋了一个多月,今明两天就要展开壮观的鸿雁群鸣动京城,现在要中断了?

    宁安城发生的事情,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传遍人族。

    文榜之上,各国读书人纷纷叫绝,这次反击太彻底了。

    各地农家读书人精神振奋,这意味农家可能和工家一样,实力将有一次大飞跃。

    京城的左相府,柳山看着传书,外面却传来管家气急败坏的喊声。

    “老爷!大事不好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424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424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