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4.第964章 不叫柳树污青天

推荐阅读:女神的至尊狂少硬汉的娱乐圈首席老公,强势爱!精灵之辉夜黎明快穿法则:腹黑男神,强势宠春闺密事宠妻108式:韩少,狠狠爱超强狂暴盗贼梅琳传奇

    方守业道:“若我所料不错,赛老头是想让方世侄作诗,毕竟方世侄是诗祖。”

    密州新都督于兴舒白了方守业一眼,道:“守业啊,自从进了宁安县,你就一口一个世侄叫着,能换个称呼吗?本将耳朵都起茧子了。”

    方守业得意洋洋道:“不换!趁现在能叫,自然要多叫,万一他将来写成十六首传世战诗,成了天下师,或者封圣了,我还敢叫吗?”

    方应物扶额低头,为这个老爹发愁。

    众官斜眼看着方守业,毫不掩饰对他的鄙视之情。不过转念一想,方守业说的没错,万一方运成为天下师,那以后文位比他低的人,见面都得叫他一声“方师”。

    方运笑了笑,望向台上的赛志学,道:“赛老头,说,你想要我做什么?”

    赛志学笑道:“方大眼猜的没错,我就是想请您做一首诗,而且必须以‘柳’为题。”

    赛翰林这话音一落,现场起了微妙的变化,许多人相互看了看,赛志学这是在落井下石啊。方运诗名已经不需要证明,所以赛志学相信方运一定能作出恰当的诗词。

    “算了,我没准备,改日。”方运目前还不想痛打落水狗,提高自己实力才是王道。

    赛志学却道:“诗祖在场,若不在最后做一首定场的诗,那此次文会白开了。”

    方守业大声道:“世侄啊,要是能作就作,左相……咳咳,那人可没少害你,就算替玉环报仇,也不能饶了那个老东西!还有……前年覆没的西北军。”

    在场的一些将军立刻色变,眼中闪过仇恨的光芒,西北军乃是北边重军,谁都有几个好友甚至亲戚在那里,可因为柳山从中作梗,几乎全军覆没,几乎成为景国的耻辱。

    敖煌道:“踩着左相扬文名,全国百姓喜闻乐见!”

    许多官员齐齐点头,越发觉得这位煌亲王顺眼。

    方运余光发现连原本左相一党的宁安县官吏也跟着点头,有些哭笑不得,看来宁安县官吏已经对左相由敬转恨。

    赛志学道:“方虚圣,全场现在就等您一个人,您可不能怕丢文名就不写啊!”

    “是啊,世侄啊,咱大源方家已经是豪门了啊!不能丢这个人!”

    方运白了一眼方守业,以前都是被敌人逼着作诗,现在倒好,竟然被自己人激将。

    “罢了……”方运起身上台。

    提起笔,方运扫视全场,望向赛志学,问:“不以‘柳’为题行吗?”

    敖煌反问:“那他们不白来了吗?”

    众官哄堂大笑,敖煌说的是大实话,众官就是想看左相的笑话。

    方运摇摇头,道:“那本县就写一首《咏柳》。”

    说完,方运慢慢书写一篇七言绝句,同时张口朗诵。

    乱条犹未变初黄,

    倚得东风势便狂。

    解把飞花蒙日月,

    不知天地有清霜。

    众人听完后,先是一愣,轰然叫好。

    这里不是文院,才气不能自显,赛志学用官印一照,就见二尺七寸的才气跃然纸上,达府,近鸣州。

    敖煌面带疑惑之色,道:“把柳絮比喻成飞花我懂,前三句我也知道,意思是说柳条还没变嫩黄色的时候,便因为东风来临就猖狂起来,只懂得将它的柳絮吹得漫天飞舞,好像能蒙蔽日月天地。可最后一句的‘清霜’,是指到了秋天霜雪让柳树凋零,还是说清霜和柳絮一样遍布天地,但无比寒冷。”

    许多读书人也愣住了,最后一句话的确有歧义,到底是突出清霜更冷傲安静,还是突出秋霜让万物凋零柳树没有好下场,这的确需要商榷。

    方运微笑不语,回到座位。

    许多读书人低声议论,没有讨论出结果。

    州牧赛志学扫视全场,发现新任的州院君胡裕面带微笑,心思一动,道:“在场之中,论诗词最高,非方虚圣莫属,但论学问最深,自然非胡先生莫属,有人说过,一旦胡先生荣升大学士,必然会成为学宫的掌院大学士。”

    方运与众人一起点头,胡裕是一心钻研学问的文院系读书人,很少参与政斗,是年过五十的老翰林,在景国学宫颇有才名,论学问自然超过在场诸人。

    胡裕笑了笑,道:“诗意已然在诗中。柳絮轻,霜亦轻,同样是轻,前者漫天飞舞,自以为遮天蔽日,后者却脚踏实地。柳絮白,霜亦白,可柳絮之白轻浮无力,但霜之白却寒冷有力,前者是虚白,后者是清白。”

    众人恍然大悟。

    赛志学道:“原来如此,若非胡先生提醒,我却忽视了。那‘解把飞花蒙日月’中的‘飞’和‘不知天地有清霜’的‘清’,表面上各形容一物,实则每个字都有一个在暗中的比较。‘飞花’对应‘落霜’,‘清霜’对应‘污花’。”

    “诗之暗面?此诗奇特啊。其实胡老先生的‘清白’二字,做出了最后的解释。若是指‘秋霜’,直接写秋霜即可,既然是‘清霜’,自然主要是指左……咳,指柳树不够清白。对了,谁还记得方虚圣在童生试后的宴会上作的那首《岁暮》?”

    敖煌当即吟诵。

    “岁暮远为客,边隅还用兵;

    烟尘犯雪岭,鼓角动江城。

    天地日流血,朝廷谁请缨;

    济时敢爱死,寂寞壮心惊。”

    众人自然记得这首诗,这诗是在影射前年的西北军在冬天与蛮族对战,结果左相柳山先是消极备战错过最好的时机,然后从中作梗,导致西北军几乎全军覆没,整首诗就是为西北军鸣不平,最后斥责朝廷中的不主战的人,自己小小童生都不怕死,都有一颗雄心壮志,朝廷大员为什么不敢主动出击?

    于兴舒道:“是了。霜雪齐出,不叫柳树污青天!”

    方守业道:“‘清霜’不是歧义,而是一词两意!因为前面‘犹未变初黄’,隐含初夏之柳絮,后面清霜自然可指秋天之冰霜。别看那柳絮猖狂,在密州胡作非为,到了秋天,自然凋零!”

    “已经是初秋了。”州院君胡裕道。

    “是啊,初夏已到,秋天还远吗?”赛志学道。

    方运拿起茶杯,一饮而尽。

    京城,吏部。

    计知白望着窗外。

    “秋天,便是你梦断圣道之日。”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432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432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