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2.第992章 颤抖的计知白

推荐阅读:人道天尊你不要搞事一世唐人重生之异能闺秀末日之死亡骑士玩命之徒1号傲妻:宫少,别硬来傲月天章与女上司合租的日子我创造了末日

    “是否有可重复性?”

    “不可。”方运心道奇书天地就一个,别人不可能得到传承。

    “可否说一下来历?”

    方运略一迟疑,道:“我在彗星长廊遇到负岳,机缘巧合下,得到负岳一族的古妖传承。”

    虽然事关重大,但方运毕竟是虚圣,只要把话说明白即可,没人敢也不可能从方运身上抢夺什么。

    “所以您准备利用古妖传承写一部《古妖史》?”严大学士问。

    “嗯,已经在写,只不过极耗才气,只写完第一卷。”方运道。

    “您有没有办法与古妖一族联系上?”

    “恐怕只能在天树偶尔碰到。我们能不能去枯骨界城?”方运问。

    “恐怕不行,那里和两界山相似,是另外一界与妖界的交界处,但那里在妖界的另一端,离两界山太远。不成大儒,我们不敢派遣您入妖界。”严大学士道。

    严大学士问了许多问题,然后坐下来,代表圣院与方运商谈。

    由于方运现在是人族唯一真正精通古妖语之人,而且还属于地位极高的负岳一族,意义非常重大。

    古妖的种族极为复杂,有的生命连血液都没有,只能通过神念力量传承,所以他们只认传承不认血脉。

    这意味着,在古妖一族中,方运就是真真正正的负岳族人。

    这一次来,严大学士主要是想知道人族迫切需要的一些古妖知识和历史,从而在针对妖蛮的时候掌握一定的主动权。

    方运与严大学士正商讨着,外面传来说话声,一开始还小,但最后越来越大,引起了堂内众人的注意。

    方运不得不一心二用,隔着门聆听,这才想起来,自己上午准备审案,让计知白前来,结果在计知白到来前,圣院来人提前抵达。

    “方县令好大的架子啊!一大早叫我们主事来这里,然后关闭正堂大门,这是在让我们吃闭门羹吗?还想让蛮族私兵杀我们吗?”

    正堂门外,方应物伸出手臂拦住要动手的两头马蛮侯,稍稍低头,道:“计大人,我家大人的确请您前来,但事发突然,封闭正堂,必定有无奈之处。还请您到偏厅坐下,等大人事了,必然会给您一个答复。”

    计知白眉毛一挑,面带和煦的笑容,点点头,道:“方举人说的是。”说完他拿出纸扇轻轻扇动,如翩翩公子,但脚下一步也不动。

    他身边的举人官员立刻会意,大声道:“岂有此理!计大人不在乎,但本官不能不在乎!计主事乃是吏部官员,吏部乃是六部之首,事关朝廷的颜面!如果区区七品县令就能把六品主事呼来喝去,这就是乱了尊卑,乱了秩序,违礼!”

    方应物气得火冒三丈,但仍然强压怒气,道:“请这位兄台息怒。并非是我家大人呼来喝去,是的确有急事无法相见。”

    “急事?别是你家大人知道宁安县百姓送了我家大人匾额和万民伞,慌了!”那举人说完,计知白身后的随从立刻上前。

    一人捧着一张匾额,上书“爱民如子”。

    其后还有四个人各撑着一把大伞,伞上挂着绸布条,布条上写着宁安县当地人的人名。

    看到整整四把万民伞,方应物面色一沉。去年计知白治理算不得多出色,也的确做了几件好事,主要是左相一党的官员宣传得力,哪怕他做了一分,也夸成十分,但他的错误却从来没有读书人敢宣扬,这就导致许多百姓以为计知白还不错。

    计知白刚来宁安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用舌绽春雷向全宁安县百姓宣扬自己会如何如何,哄骗了许多百姓。

    那举人官员道:“就在县衙外,还有上百宁安城民,他们都是来感谢计大人的。”

    计知白轻轻扇动白纸扇,抬头望向天空,似是毫不在乎别人说什么。

    听到这里,方应物恍然大悟,原来是计知白怕在县衙出事,所以故意安排了这些宁安县百姓。那些百姓应该都是受过计知白恩惠的,只要计知白振臂一呼,这些百姓必然会响应。

    这是计知白的自保之术。

    方应物冷声道:“煽动百姓在衙门前聚集,可是大罪!”

    “信口雌黄!这是百姓们自发组织起来欢迎计大人重返宁安县,只要计大人安然离了县衙,他们自然会散去。”那举人官员道。

    计知白好似有些许不耐烦,道:“还要本官等到多久?如若方县令找本官来这里仅仅是看看这正堂大门,那本官看过了。”

    方应物无奈道:“计大人,在下恳请您去一旁的偏厅就坐,方大人会很快回来。”

    计知白却不答话。

    一旁的举人官员冷笑道:“六品主事来七品衙门,你们不开正堂,让计大人去偏厅坐?简直是以下犯上!要么打开正堂的大门,让我们计大人进去,如若不然,计大人转身便走!”

    方应物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有些官员为了羞辱来人,不开放正堂,只去偏厅,降低来人所受的待遇,可今天方运绝对不是。

    “方大人说正堂不得进入,请计大人海涵。”方应物道。

    计知白脸上的笑容消失,道:“不曾想一夜之间,方县令竟然翻脸不认人,用这等方法羞辱本官!”

    方应物苦笑道:“大人,方大人真的不是用这种办法羞辱您,是真的事发突然。”

    计知白收起折扇,冷声道:“本官再给你们百息时间,如若正堂大门不开,本官转身走人!”

    方应物轻声一叹,只能眼睁睁看着计知白,准备等他扬长而去。

    突然,就听门栓咔嚓一声,正堂大门缓缓打开。

    众人扭头望向门内,就见一位青衣大学士在前,三位大儒在后,冷冷地扫视众人。

    方运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默默地喝着茶水,看都不看门外。

    计知白看着正堂里的四个人,脑中一片空白。

    计知白的随从们目瞪口呆,吓得手一松,牌匾和万民伞噼里啪啦掉在地上。

    方才叫嚣得很欢的举人官员拼命夹着腿阻止自己尿出来,方运在里面藏着三位大儒和一位大学士是怎么回事?

    一位是景国文相姜河川,一位是刑殿大儒,还有一位是礼殿大儒。

    那青衣大学士乍一看不如大儒,可东圣阁的标志清晰可见。

    东圣阁大学士率领大儒秘密前来,而且有刑殿大儒,这是要对付哪个重要人物?

    计知白的腿轻轻颤抖起来。

    “难道是来抓我的?”计知白内心是崩溃的。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442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442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