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5.第995章 翻案

推荐阅读:王牌特工妻:军少,来单挑神魂丹帝锦衣镇山河猪八戒来也首长老公,太狂野!颜少V587:调教小逃妻游戏宅的异界悠闲日常隔墙有美男:捡个萌王妃至尊神魔总裁老公,抱紧我

    不多时,一个身穿深灰色衣服的老吏员走到公堂。

    计知白的神态反而平静下来,一言不发。

    方运望向那仵作,道:“本官问你,可曾替一个叫朱月明的人验尸?”

    “回大人,小老儿记得。”

    “你且说来。”方运观察这个老仵作,神色平静,没有丝毫的惊惧。

    “那日小老儿在军中,听说一个充军的犯人死在路上,小老儿就前去验尸。小老儿见到尸身的时候,询问了押送他的差役,那人自打上路,就病恹恹的,一路水土不服,又因在大日头底下赶路,路过一条河的时候,倒进河里淹死。小老儿把当日所见形貌一一书写,根据差役之言,推断为溺水而死。”

    计知白暗暗松了口气,表情缓和。

    方运点点头,道:“传押送朱月明的差役!”

    很快,两名宁安县的差役走进公堂,神色坦然,问候完方运,还不忘问候计知白。

    方运道:“你二人再说一遍那日朱月明如何死的。”

    “回禀大人。那日我们二人押着朱月明前往鹰扬军,上了预河桥不久,一时不查,导致朱月明不慎掉进河里。我们二人水性虽好,可那时却慌了,过了好一会儿才下河救人,可惜晚了。”

    方运道:“你们走的那条路,预河桥并不长,他在桥上何处落水?”

    那差役立刻道:“就在桥中段,那时是八月,水正深。”

    方运点点头, 道:“来人,取那两物来。”

    就见一个吏员举着一个托盘,盘子上有两个瓷盘,左侧盘子上有淤泥,右侧盘子上是泥沙。

    方运望着那仵作,问:“你那文书中曾写‘指甲间有许多泥沙’,与哪一个盘子最为相似。”

    那仵作一愣,眼中闪过一抹惊色,右手微不可查地轻轻一抖。

    计知白的神色有细微的变化。

    那仵作愣在原地,许久不说话,方运缓缓道:“你没听清,想让本官再问一遍吗?”

    方运的声音里带着无形的寒意和威压,那仵作身体一抖,指向右侧的泥沙,似是不敢看方运和计知白,低头道:“是此盘中的泥沙。”

    “啪……”惊堂木响。

    仵作吓得身体一抖,那两个差役只是身体轻震,计知白看不出变化。

    方运望着两个差役喝道:“那预河桥中段处水深湍急,如若朱月明从那里落水,且不说指甲根本无法抓到水底的淤泥,死后指甲中泥沙甚少,就算抓到,也是另一侧盘中的淤泥!至于右边的泥沙,则是预河边浅水处的泥沙。你二人告诉本官,死于深水处的朱月明,指甲中为何有浅水处的泥沙!”

    “这……”两个差役相互看着,不敢答话。

    计知白道:“或许是两人把尸身拖上岸的时候,指甲刮擦了浅水区的泥沙。”

    方运冷笑道:“看来计主事并不精通杀人,你用何等姿势拖人上岸,十个指甲之中才会留下大量泥沙!另外,翟仵作,文书中描述死者‘面有擦伤,鼻中有大量泥沙’这是典型被人按入浅水区溺死症状!翟仵作,你经验丰富,怎会看不出?你既然敢如实写出种种迹象,却得出南辕北辙的结论,到底存的一份什么心思!”

    翟仵作轻叹一声,跪在地上,低头道:“那日随差役来的,还有军中的镇军主事。章主事看着我说,这个人是从他好友的治下发配而来,定然是不慎落水淹死的!下官当着他的面,说的确是不慎落水淹死。只是下官当仵作多年,依旧把死尸身上的真实之处详尽描述,为防最后……翻案。”

    计知白插嘴道:“我的确认识章主事,他不过随口那么一说,你就顺着他说下去,未免让人难以置信。”

    翟仵作突然抬头望着计知白,眼中闪过一抹压抑多年的怨恨,道:“计大人,上官说什么,我们这些小的就做什么,这又如何难以置信了。”

    “你……”计知白话未说完,就被方运打断。

    方运道:“翟仵作,你今日老实说出你真正的推断!”

    “回禀大人,在下认为,朱月明是被人按在预河浅水处溺死!”翟仵作说完,低下头。

    方运望向两个神色大变的差役,目光如冰,道:“你们二人,还有什么说的?”

    两个差役相互看了看,低下头。

    方运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毫不犹豫使出法典,分堂审判!

    两个差役分别被送入单独的公堂之中,方运用尽手段也撬不开伍大的嘴,但却很快让伍二崩溃,原来在押送朱月明前,当时的主簿申洺要求两人在路上杀了朱月明。

    方运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随后放开法典,冷冷地望着两个差役,想起方才这两个差役刚进公堂的神情,心中充满了浓浓的厌恶。

    作为押送囚犯的差役,自然干过许多事,可明明至少杀过一次人,上公堂的时候竟然毫不在乎,没有丝毫的惧怕,完全不把人命放在眼里,何等冷血!

    方运坐在椅子上沉思。

    申洺已死,这条线索断了,那只能从仵作和章主事这条线上来继续。

    计知白两眼望天,神情越发轻松。

    方运拿出令签,扔给于八尺,道:“于典史,你命人前往鹰扬军,请章主事前来宁安县,协助本官调查这起命案!”

    “诺!”于八尺快步离开。

    方运扭头看向计知白,道:“计主事,此案还需新的证人,就麻烦你在宁安城多逗留几日。”

    计知白微笑道:“不妨事,本官刚从吏部同僚那里得知,明日后,吏部会发下公文,让本官兼领吏部巡察,巡视密州各县,那本官就暂时巡察宁安县。”说完,面带微笑望着方运。

    “那本官会上书朝廷,你去年在宁安县任代县令之时,曾多次渎职甚至可能有更大的问题,为防你干预审判,不得在宁安县内行使任何权力!”方运立刻针锋相对。

    计知白面色一沉,道:“那也要等吏部文书下来再说!敢问方县令,此案是否暂时中断,本官可否离开县衙?”

    方运道:“计主事自可离去。”

    计知白起身,发现方运没有出来相送的意思,道:“身为七品县令,理当送本官出门?”

    方运心思一动,道:“本官还要稍稍处理这起案件的文书,若是处理完,一定相送。”

    计知白一屁股坐回椅子上,打开扇子,一边扇动一边道:“那本官就等你处理完!”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443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443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