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7.第997章 连连质问

推荐阅读:天价婚宠鬼眼少女桃运小农民帝国老公无限宠我的邻家空姐三国之鬼神无双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都市修真医圣超级娱乐红包军火之王

    方运看着计知白,露出一副惊诧的样子,道:“计主事,我知道你并没有辅修法家典籍,但我难以想象你一个进士竟然说出这等扭曲的话。若人族的官员都像你如此,那人族已经大乱!”

    “荒谬!你有何证据说本官扭曲!”计知白傲然道。

    方运道:“第一,邢跛子戏弄黄牛,错在他,为何要让无辜的张员外赔偿?无论张员外平时如何,在此案何错之有?你清楚这起案件的本质吗?你把一个失去耕牛的受害者判定为错的,让他来补偿犯错者,这是何等的荒谬!简直将法律视为一纸空文!何为善?两全其美为善,你害一无辜人补另一人,便是恶善!何为善善?何为两全其美?县令理当感化张员外,让他生出善念,主动帮助邢跛子,并在全县表彰张员外之善行!以强权逼人行善尚且是恶,你反诬无辜者简直是人间大恶!”

    “你……”

    方运毫不客气打断计知白的话道:“若张员外为富不仁,有恶行,县令可斥之以礼,可绳之以法,但选其无辜之事而惩罚,便是颠倒纲常,逆乱礼法!”

    计知白还想辩驳,方运立刻道:“第二,连十岁蒙童都清楚,做错了事就要认错,就要承担责任后果,那邢跛子与你都是成年人,竟然连如此道理都不懂?身为县令,是非不分,颠倒黑白,就是如此教化民众?简直可笑之至!”

    “第三!你觉得邢跛子因为受伤活不下去,那么,在未受伤前,他活的很好?不,我告诉你,他游手好闲,邻里颇有怨言。他活不下去,有两人无能,一是他自己懒惰无能,二是你这个县令执政无能,无论如何也怪不到张员外头上!鉴于这三个原因,本官必上报刑殿,不仅因你渎职,还因你诬陷张员外!但……”

    方运拖着长音,扫视四周,最后盯着计知白道:“但!前三因只是法理不明,可还有第四点,尤其令人作呕!”

    “你……”计知白气得头发直立,自己堂堂一国状元、吏部主事、左相弟子被人当众批的一无是处,简直是奇耻大辱。

    方运毫不客气地道:“损无辜者之利倒也罢了,偏偏那邢跛子说什么张员外不敢把他怎么样,你更是把无知愚昧和无能罪恶粉饰成仁义人情,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你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别人骂你是猪一样的队友,而今我要代表宁安县百姓骂你一句,猪一样的县令!”

    “你……你……你……”计知白指着方运,全身颤抖,突然,他眉心传出一声轻微的碎裂声。

    文宫开裂。

    “竖子方运,本官与你势不两立!”计知白说完,昏了过去。

    方运却是一愣,以计知白之能,不可能被自己骂得文宫开裂,若是计知白理亏,理当是文胆开裂。刹那之后,方运恍然大悟。

    之前计知白引发三位大儒不悦,文宫震荡,本来没什么,可现在又来挑衅,文宫再次震荡,自然出事,那就怪不得别人。

    文宫和文胆不一样,文胆难以愈合,文宫相对来说容易修补,只要不受弱水等力量攻击,文宫有裂痕无伤大雅。

    宁安县的官吏们望着方运,心中敬畏之情更盛,今年进士骂去年状元,七品官伤六品官,太凶悍了。多亏计知白修为很强,圣道之心坚定,若是换了普通进士,绝不是文宫开裂这么简单。

    敖煌轻哼一声,道:“什么叫班门弄斧,这就是班门弄斧!”

    众官吏讶异地望着敖煌,越发觉得这位平时不着调的真龙还是很聪明的,计知白在方运衙门口指责方运判案,可不就是鲁班门前玩木工么?

    方运道:“计知白终究是朝廷官员,马上派最好的大夫前去诊治,医药费由县衙出了。陶县丞,此事不可怠慢,由你负责。”

    “属下领命。”陶定年快步离开。

    方运回到县衙后的公房继续处理政务,敖煌跟在后面,低声道:“方运啊,计知白此来,怕是将计就计。以计知白之能,就算我们推断出朱月明被害,就算那位镇军主事前来,也绝不可能有十足的证据。”

    “我本来就没想过用一起案件扳倒计知白,慢慢来,只要把他留在宁安县,一切都好解决!”

    敖煌眼前一亮,道:“对!来了宁安县,就由不得他了!不过,你为难上任,听着有点不妥啊。”

    “柳山与他好意思把我逼到宁安县,我就好意思为难他!”

    “对对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本龙喜欢!不过,你是不是早就计划好了?先引蛇出洞,然后引来刑殿试点扎下根基,接着彻底掌握宁安县,最后再把计知白逼来?”敖煌道。

    “你猜。”方运微微一笑。

    敖煌嘿嘿直笑。

    不多时,法家举人前来,递上一叠文书。

    方运一看,原来是前去调查妇女拐卖案件的差役被当地豪强与村民为难,什么都没查到,狼狈而回。

    “你命他们从买方查起。”方运道。

    “是!”

    方运继续看着文书。

    圣元大陆和华夏古国一样,允许一定程度的人口买卖,比如和卖便无罪,但禁止拐卖拐骗,而且对拐卖的打击异常严格。

    华夏古国各个时期对人贩子的量刑都是最高上限,汉朝是磔刑分尸,唐朝是绞刑,明清则是凌迟处死。

    但是,在圣元大陆,则视拐卖情节的严重程度而量刑,方运正在让手下收集人贩子的罪证,从而决定量刑,短时间内难以结案,这也是计知白把案子甩给他的原因。

    方运暂时放下这个案子,继续处理繁重的公务,推行严打和普及卫生。

    计知白一直告病养伤,只有与他特别熟悉的人才能见到他,方运也不去管。

    六月二十七的这一天,方运正在处理公务,外面突然传来凌乱的脚步声,就见收发房的年轻差役冲进门,喘着粗气道:“启……启禀大人,城里出命案了!”

    “什么?何人所为?”方运放下书卷,迅速起身。

    那差役脸上闪过一抹怪异的慌色,低声道:“是城东粮铺的宫掌柜杀了妻子和儿子。”

    方运眼中闪过一丝阴影。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44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443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