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5.第1005章 九月危机!

推荐阅读:重生资本狂人超级农场主女神的极品兵王盛宠重生小毒妃捡来的破碗是聚宝盆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美女的贴身医圣二青迷墓惊魂道君

    计知白下了甲牛车,内心激荡,看了看左相府邸大门,和往常一样,叩击门环道:“学生前来拜见恩师。”

    换做平常,那门房必然会跑着过来,连叫计爷,可今日,许久也没人开门,最后只听里面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

    “谁啊?”

    计知白眉头紧皱,用力拍了拍门环,大声道:“学生计知白,拜见恩师!”

    “等一等!”

    又过了好一会儿,就听吱呀一声大门打开,露出一个中年人的头颅,不耐烦地道:“谁呀?哦?原来是计大人,你看我,老糊涂了。这么晚了,您这是要做什么?”

    计知白双拳紧握,眼中涌动着屈辱与愤怒的火焰,恨不得一拳砸在门房的鼻梁上,身为左相得意门生,堂堂景国状元,何曾被门房如此蔑视!

    计知白没有跟门房纠缠,而是冷冷地一拱手,道:“在下要拜见恩师。”

    门房轻叹一声,道:“老爷最近十分繁忙,天色已晚,计大人不如先请回,等明日再说。”

    计知白只觉邪火贯脑,差点转身就走,可理智压下怒火,随后从荷包里拿出一颗碎银,递给门房,挤出难看的笑容,道:“还请通融一下,我有要事相商。”

    那门房把碎银放到嘴里一咬,这才笑道:“既然计大人如此说,那小的也不好阻拦,您请!”

    “多谢。”

    计知白进入门中,强忍心中的怒火,缓步向左相的书房走去,一路上,他心绪起伏,心中不断猜测恩师看到自己会是什么样子。

    一路上不断遇到左相府的家丁或丫鬟,这些人在他面前都恭恭敬敬,可目光里多了什么,不等计知白走远,便低声议论。

    “唉,当初我还想当他的妾,向他示好,哪知他根本不理不睬。现在?老娘还不睬他呢!”

    “挺可惜的,原本有机会成为相爷的人啊。”

    “就凭他?全景国除了咱家老爷,谁能跟方虚圣比?他自己拿鸡蛋碰石头,怪不得别人!”

    “前几天管家还禁止咱们议论计知白,这些天也懒得管了。”

    “一个不能当官,文胆破碎的进士,那还叫读书人吗?等着养老……”

    计知白只觉头颅刺痛,心中无限悲凉。在宁安县他忍住了,在路上他也忍住了,但是面对这些下人的蔑视,他差点控制不住情绪。但是,他终究是一国状元,红着眼圈,走到书房门外。

    书房内的灯亮着,计知白正要敲门,门却自动打开,里面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

    “为师说过,你进柳府,不必敲门。那门房,明日杖毙。”

    计知白再也忍不住,大滴的泪水从眼中滚落。

    “恩师,学生无能!”计知白迈入书房,看到柳山慈祥的面庞,看着他短短一年中多出的许多白发,泪水如幕,遮住天地,而后重重跪下。

    柳山起身,快步扶起计知白,双手扶着计知白的肩膀,上下一打量,点点头,带着慈祥的笑容:“嗯,吃了不少苦,不过,还是我柳山最出色的学生!”

    “恩师……”计知白的泪水如决堤的洪水流出,随后如同孩子一样哇哇大哭起来。

    柳山轻轻拍着计知白的后背,眼圈微红,但很快慢慢消散。

    “胜败乃兵家常事,当年为师也曾被先帝惩罚,几乎一蹶不振,不也挺过来了?不是你的问题,是那方运太过妖孽,说是千年第一天才也不为过。若是为师当年遇到他,也必然一败涂地。输给一位虚圣,算得了什么?”

    “嗯……”

    柳山好言相劝,他的声音里蕴藏着平复人心的力量,不过片刻,就让计知白宣泄完心中的负面情绪,振作起来。

    “恩师,我已经加入聚文阁……”计知白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柳山哑然失笑,道:“我还想过几日与你说,既然小国公找上门,那我便提前说,你正适合去巴空山,东山再起!”

    “是!”计知白精神振作,脸上虽然有颓废之色,但远比进门之时更加振奋。

    柳山微笑道:“不过,要走,也要九月之后走。”

    计知白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低声问:“恩师,您可否透露一二,是何等人物出手对付方运。”

    柳山沉吟片刻,道:“若是别人我半个字都不会透露,既然是你,那我便透露一些,两位半圣出手!”

    “什么!”计知白失声惊叫,先是欣喜若狂,随后笑容消散,“恩师,这不可能!若外族半圣敢杀入宁安城,必然会逼得圣院那些众圣文宝本体出手,万一激发《春秋》全部的力量,恐怕直接卷杀整个草蛮亿万生灵!哪怕狼戮妖圣是祖神一族,也必死无疑。”

    柳山微笑不语,坐回座位上,望着窗外的明月。

    计知白露出疑惑之色,思索了许久,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说完和柳山一样望着窗外的圆月。

    千里共婵娟。

    宁安城的后院中,方运一家人正在赏月。

    敖煌、奴奴、砚龟、墨女、雾蝶和小流星跟撒了欢儿似的,满院子乱跑。

    “天有些凉,你要是冷了就回屋。”方运对杨玉环道。

    杨玉环微笑道:“托你和敖煌的福,大补之物就没断过,多日不得病了,被秋风吹一吹不打紧。倒是你要多注意身体,每日都到天亮才睡下。”

    “我不妨事,才气充足,哪怕常年不睡都无碍。”

    “计知白的事算是了了,你应该能安安静静度过接下来的殿试,只要殿试结束,你便是状元。”杨玉环道。

    “希望能平平安安。”方运笑了笑,抬头望着天空的圆月,目光闪过一抹忧虑。

    杨玉环全身心都放在方运身上,隐约觉察方运似是担忧,低声问:“莫非他们还会阻挠你?”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小心一些总没有错。”方运道。

    “也是。”

    方运望着天空的圆月,想起去年的中秋节,而今圣墟破碎,彗星长廊崩灭,从此以后,再也无人能进圣墟和彗星长廊了。

    “不知道牛山和犬析他们怎么样了。”方运心想。

    同一片天空,同一轮明月下。

    武国的奴直部落,居住着数十万归化的蛮族,很多蛮族若不看面容只听口音,与武国人毫无二致。

    每逢月圆,便是一些蛮教祭拜之时,而月神教最重今日。

    月神教在奴直部落本是一个普通的宗教,在牛山得到神恩后,月神教迅速壮大,现在教众已经超过三万人,一跃成为奴直部落第一大教。

    祭拜完月神,实力强大的牛山望着圆月,喃喃自语。

    “还是太少……”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44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446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