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第1020章 封侯非我意

推荐阅读:我真不要当明星快穿攻心战:BOSS,别追我妖凡修仙传一吻定情,恶魔总裁要翻墙神器收藏家丧尸不修仙娇妻的秘密超级果园修宇航船的大法师龙勋之戒

    龙王敖涡哈哈一笑,道:“没想到战事未启,你们人族便自相残杀!”

    彭走照双目一眯,杀机迸现,但想到自己是今年三谷连战的人选,而且大学士雷乌必然相助,极可能被赶来的妖蛮水族找到机会,便没有动手。

    方运望着前方的快速压过来的龙族怒涛战台,缓缓道:“敖涡,我建议你闭嘴,否则的话,你活不过战事结束!”

    “哈哈哈……”敖涡放声大笑道,“我承认,你方运了不起,张破岳也大名鼎鼎,无臂翰林更是人族翘楚,再加上其余的翰林和进士,若是生死相搏,我必然血洒宁安。可你们不要忘了,本王是龙王,不仅相当于你们人族的大学士,更有飞空之能,我若想逃,谁也杀不了我!”

    “嗯,既然你们记不得自己人族大学士的身份,记不得两族联盟之事,那本圣便不客气了。”方运依旧望着前方右手紧握官印,双目之中浮现两轮明月,周身的衣袍轻轻鼓荡,才气与文胆共振,随时可能爆发出强大的力量。

    龙王敖涡再一次声传全城:“宁安城的人族,你们也看到了,虚圣方运为了一己之私,为了状元之位,完全不把你们的生死放在眼里!我龙族怒涛战台无比强大,足以淹没全城,全民反抗,只要九成的宁安城百姓反抗方运,他就会民心向背,官印会被暂时封印,失去殿试的资格,只能跟我们前往北海龙宫!否则,你们将被滔天怒涛淹死!”

    龙王敖涡的声音在城内继续回荡:“哈哈哈……方运,你以为得罪西海龙圣、得罪我们龙族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吗?今天就让你知道得罪我们龙族的代价!”

    方运缓缓吸一口气,舌绽春雷道:“圣庙被封,本官无法调动圣庙之力,但妖蛮势大,本官请一借诸位官印中残余的圣庙才气,得一刻翰林!”

    众人一愣,这才明白方运之前说禁止用官印的原因,每方官印因为长时间与圣庙相连,必然蕴藏或多或少的圣庙才气,保证极快的速度与圣庙沟通。

    “景国定远将军张破岳,愿舍官印之才气,助方虚圣!”张破岳说完,就见他的官印中飞出一道小拇指粗的橙色才气光芒,才气总量极少,但才气性质与圣庙才气一般无二。

    “青乌知府蔡禾愿献上官印之才气!”蔡禾官印中的才气也飞向方运。

    “圣院翰林彭走照自愿奉上官印才气!”彭走照不愧是圣院精英,他官印飞出的才气足足两指粗。

    在场的景国官员和圣院官员数量极多,数百道才气红光直飞向方运的官印。

    但是,官印中留下的才气太少了,方运感到还是差一点。

    方运扫视众人,道:“不够。”

    众人沉默。

    方运突然望向县衙的方位,那里有一位大儒和六位大学士被西海龙圣的圣道力量迷惑,无法唤醒他们,但他们七人身上都有官印,尤其大儒周晴天身上的官印,必然蕴含海量的才气。

    方运舌绽春雷道:“虚圣方运,为救宁安与水火,借圣院官印才气一用!”

    方运的意念与舌绽春雷一起传播到县衙之中,就见那七方官印轻轻一抖,六道手臂粗和一道合抱粗的才气直入他的官印。

    宁安县县令的官印散发着厚重的橙色光芒。

    方运再一次望向北面越来越近的怒涛战台,舌绽春雷道:“宁安县令方运,功未必高,但勤勉明知;才未必佳,但苦学躬行。今内有龙王敖涡背弃两族盟约、雷家雷乌悖逆人族,外有西海龙圣凶威盖世、妖蛮水族踏怒涛北来,方运借圣庙之才气,得一刻之翰林!”

    轰……

    方运的县令官印爆发出强劲的声音,随后,就见才气如水流一般,沿着方运的手臂流动,冲入方运的文宫深处。

    柔和的白光自方运身上爆发,方圆三百里的元气为之震荡,强劲的大风把周围的人吹得步步后退。

    此刻,方运除了不得天赐,其他方面与翰林一般无二,方运体内的主才气原本只有手臂粗,而现在达合抱粗。

    雷乌望着方运咬牙切齿,自己堂堂大学士,竟然被方运说成悖逆人族,若是再严重一些,就是在指责逆种。

    龙王敖涡怒道:“狂妄的人族,本王从未背弃两族盟约!是你们逼本王如此做的!你就算成翰林又有何用?本王要亲眼看着怒涛战台冲毁宁安,屠戮万民!要亲眼看你如何不客气!”

    方运却好似没有听到敖煌的话,铺开圣页,道:“笔来!”

    刑殿的吕翰林立刻道:“老夫有一支大学士文宝,乃是刑殿暂时赐下,笔毛为祖神一族的大妖王之精粹,丝毫不下于普通妖圣的毛发,可将战诗词的威力提高八成!”

    周围无人答话,吕翰林知没有人有更好的文宝笔,立刻抛向方运。

    方运握笔,道:“砚来!”

    “嘤嘤!”就见站在敖煌身上的奴奴把砚龟抛向方运。

    “墨来!”

    墨女深吸一口气,小嘴一吹,把一道蕴含奇异力量的墨汁喷到方运的笔上,砚龟一脸愤恨的模样,似是在抨击墨女败家。

    方运提笔,在圣页上开始书写,就见落笔生花,尽显二境书法之韵。

    “小筑渐高枕,忧时旧有盟。呼樽来揖客,挥麈坐谈兵。”

    古诗写完一半,附近的读书人明白前四句的意思。

    首联的两句是说,方运的殿试十分顺利,在自己家里过着高枕无忧的生活,但却忧虑以前结下的盟友龙族。

    颔联的两句是说,用酒招待来客,坐在一起谈论兵事,讨论如何对抗敌人。

    龙王敖涡的脸色十分难看,没想到方运竟然在大难临头的时候,都可以即刻拿龙族作诗。

    随后,龙王敖涡看清方运的最后四句,面色大变,几欲出手,但怕被众人围攻,死死握着龙爪,没有动手。

    “云护牙签满,星含宝剑横。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

    颈联的两句是说,在天黑如云层遮掩的深夜,天空的星辰熠熠生辉,依旧读着兵书,而宝剑横在身边,随时准备上阵杀敌。

    尾联的两句则画龙点睛,直指此诗之核心:加官进爵并非是我真正的志向,人族海疆平安、水族不扰,才是我真正的愿望!

    此诗看似只是方运的愿望,但在龙族侵犯宁安城的此时此刻,杀气冲天!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45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452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