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7.第1077章 太后出手

推荐阅读:单挑好莱坞精分写手成神记末世之无尽商店太初医品太子妃巅峰小草医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创神纪:女王有毒重生之少将仙妻

    在十国同音、天下表功之后,所有人对方运的功劳更加直观,更多人意识到方运的功劳有多么巨大。

    景国人不知道十国同音、天下表功,等表功完后,太后敬酒,众人开始吃饭,再过几轮敬酒后,会进入下一个阶段,点评所有进士在殿试期间的诗词。

    但是,不时有人望向左相身边的那个面色惨白的进士青年,因为过一会儿,那个青年将不得不向方运敬酒。

    方运不管别人,低头吃饭,刚吃了几口就收到传书,低头一看,竟然是宗午德发来的。

    “谢谢啊!我就知道你不会对我赶尽杀绝!好兄弟,讲义气!”

    方运疑惑不解,因为是文字看不到语气,不知道宗午德这是开玩笑还是误会了什么。

    方运正要回复,陆续接到许多传书。

    “哈哈哈,幸好我已经表功完了,不然被你打断,必然和宗午德一样被你们笑。”李繁铭从启国发来传书。

    “你晚了一步,要是在表功宗午德的时候出现,那就完美了。”颜域空的文字里充满遗憾。

    此时此刻,不仅方运低着头玩官印,在场的大量读书人也接到各国友人的传书,低头阅读。

    “什么,十国同音!天下表功!哈哈哈……不愧是方虚圣啊!”

    方运循声望去,一时间没有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毕竟十国同音和天下表功从来没有发生过,只有一些书上记录了只言片语。

    “云国今年的一位殿试进士是在下的好友,发传书的时候酸溜溜的,哈哈……”

    “听说庆国的皇宫全乱了。”

    “庆国皇宫还是好的,雷家大概又会摔碎几千个盘子碗。”

    “何止碎盘子。刚才有嘉国的友人发来传书,嘉国本来夺魁呼声最高的雷述山不仅被取消殿试资格,听到十国同音后,文胆裂开了!只可惜没粉碎。”

    “快哉!”

    皇宫的众多读书人议论纷纷。

    方运很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轻轻点头,既然进行天下表功,那自己的好处太大了。

    圣元大陆终究有偏僻的地方,肯定有不知道他名字的人,就算知道,也不了解,可现在天下表功,哪怕那些人捂着耳朵,也会听到。

    至于对敌人的打击不用多说,那些人明明否定方运,可却不得不被迫听方运的所有事迹,必然和他们的许多理念产生冲突,导致文胆出问题。

    在场的读书人纷纷向其他各国的好友发传书,想要了解十国同音的具体情况。

    过了两刻钟,许多人吃饱喝足,开始闲谈。

    太后轻咳一声,通过传音海螺扩散到整座皇宫。

    众人立刻停下闲谈,望向太后。

    太后用圆润柔和的声音道:“饭到饱时,酒至酣处,按照规矩,请去年的状元为今年状元敬酒,让我人族智慧年年相传,代代不熄。”

    坐在左相身边一个身穿进士服的青年黑着脸站起来,拿起桌上的酒杯,倒上酒,慢慢走向方运。

    全场一片寂静,所有人望着他,面色各异,有的人幸灾乐祸,有的人轻叹惋惜,谁能想到两人最后竟然会是这般结局。

    状元宴上有固定的流程,酒足饭饱之后,便是上一年的状元向今年的状元敬酒!

    计知白文胆开裂,原本居住在巴空山聚文阁,可却被太后下诏逼着回来。

    从进入皇宫起,计知白一直默默地坐着,在听到礼部尚书历数方运在宁安县功绩的时候,差点没忍住,但被柳山一个眼神制止。

    在表功完之后,柳山又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他只能强忍所有的愤怒和不甘,举着酒杯缓缓走向方运。

    计知白感觉自己的双腿挂着两座高山,寸步难行。

    如果说在宁安县文胆开裂是这一生最大的打击,那今日在景国皇宫敬酒便是对计知白最大的侮辱。

    计知白本能地望向奉天殿前龙椅上坐着的两个人。

    小国君一脸懵懂。

    太后的面庞藏在面纱之后,可计知白却感到太后的目光犹如两把利刃戳在自己的眼里。

    左相一党对皇室和太后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正常的敌对,说仇深似海都不过分。

    至今柳山都有毒害先帝的嫌疑,只是比康王的嫌疑少一些而已。

    如果说以前都是方运在反击,那这次是太后出手!

    计知白的文胆只是碎裂,没有彻底崩溃,而太后要赶尽杀绝!

    一旦文胆彻底崩溃,计知白哪怕进入半圣故居或文界,得到圣力洗礼,也无法重现文胆。

    圣力只能修复文胆,不能让失去的文胆凭空重生,只有半圣消耗极大的代价才能做到,但区区计知白显然不值得宗圣出手。

    计知白明知道这样,但却不得不来,因为他若不来,那么太后一旦在状元宴上借机发难,他的恩师柳山首当其冲。

    在北面的战事没有明朗之前,柳山不能出任何差错,否则太后等人必然会趁机把柳山彻底逐出景国。

    一旦北面状况明朗,蛮族大获全胜,人族岌岌可危,那么投靠柳山的官员会增多。

    计知白知道必须帮恩师撑过这段时期。

    方运同样站起来,拿起酒杯,看向计知白,脸上没有丝毫的笑意。

    计知白感受到对方庞大的翰林气息,虚圣之威严勃发,心中一虚,心里的所有反抗的念头暂时消散,低声道:“计某祝贺方虚圣得圣前十甲。”

    方运点点头,道:“计兄客气了。今日初雪降下,蛮族大军南下,景国正值存亡之秋,不得有半点马虎。愿我景国臣民,上下一心,一致对外。今日……”

    方运突然扫视全场,舌绽春雷道:“我方运把丑话放在前面。此前之事,或可另议,但从今以后,若谁敢破坏景国抗蛮,当如长溪村!”方运说完,一饮而尽。

    所有人为之一震,神色严肃,尤其是“长溪村”三个字,深深地挑动每一个人的心绪。

    左相党官员呼吸一滞,长溪村三个字如同一把无坚不摧的舌剑高悬在他们每一个人的头顶。

    计知白气得满面通红,两手不停的抖动,里面的酒不断地向外洒落,却一个字也不敢说。

    他此刻只有无尽的悲哀,身为去年的状元,身为左相最看重的弟子,他站在这里的唯一作用,就是反衬方运的强大和正直。

    方运明明已经不在乎他,甚至懒得打击他,他却自然而然向众人展示方运敌人的下场,主动成为方运杀鸡儆猴里的那只鸡。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476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476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