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9.第1089章 开路

推荐阅读:凡世歌玄武裂天真假元首的较量帝君的小狂后一寸锦绣空间之霸宠田妻诸天神帝恃君宠会穿越的明星王者足协

    宗识冰犹豫起来,学海竞渡是常事。

    学海竞渡的规则很简单,谁的船行驶得最远,谁就是胜利者。

    在胜负未分之前,每个人所钓的文心鱼都会被学海的力量包裹,悬浮在每个人的头顶,直到结束,根据竞渡内容,失败者的文心鱼或者部分给胜者,或者交出全部。

    尤其在各国互相攻伐的时代,每年的学海都有许多人竞渡,许多人因此赚得盆满钵满,部分胜利者甚至在上岸后当场拍卖文心鱼。

    人族现如今最出色的那些大学士、大儒甚至半圣,当年几乎都是竞渡的胜利者,文心又多又强。

    那个时代的人要是没有四五颗文心,都不好意思被称做天才。

    只不过,随着两界山大战,人族损失惨重,各国攻伐停止,竞渡渐渐减少,一般两三年才有一次。

    李繁铭道:“宗兄,你说完内海不姓方,又不敢跟方运竞渡,你这算是什么?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读书人的唾沫更值钱。还有雷龙阔,你别在那里挑事,有本事你也跟方运竞渡。”

    众人暗笑,虽说宗识冰和雷龙阔都在挑事,可李繁铭也不是省油的灯,挑事的功力只强不弱。

    “李兄,请慎言。”一位嘉国人看不下去了。

    李繁铭白了那人一眼,道:“宗家雷家跟方运的矛盾也不是一天两天,之前又是用细作又是搞粮灾还勾结龙族害他,有什么可慎言的?你们捂着自己的耳朵,可堵不住天下悠悠众口!宗家的,雷家的,你们别在那里婆婆妈妈,像个爷们儿似的站出来!拿出你们家族平日陷害方运的勇气,方运就在这里,你们快弄死他!弄不死他我还不高兴!”

    李繁铭拿出启国纨绔公子的架势,不断挤兑两家人。

    方运白了李繁铭一眼,得亏这里的雷家人宗家人都有文胆,要是没文胆,指不定被气成什么样。

    方运露出一个淡然又不失嘲讽的笑容,问:“小唱们,不敢了?”

    雷龙阔与宗识冰暴跳如雷。

    “竞渡便竞渡!我雷龙阔一生还未怕过谁!”

    “方运,你会为你今天的话付出代价!”雷龙阔怒吼。

    “代价?雷家死了多少人走了多少,我呢?你一个小小伪龙而已,若是在学海之外,本圣一句话便能让你跪地不起!”方运毫不客气回敬,文星龙爵霸气外溢。

    雷龙阔面色青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方运逼得雷家生生换了两任家主,前不久亲手杀了大学士雷乌,还把雷廷榆逼到海崖古地。至于“小小伪龙”四个字,雷龙阔更是不敢反驳,要是不小心引发血脉力量,哪怕这里是学海,方运也能凭借龙爵力量逼他磕头认错。

    宗识冰却没有这个顾忌,冷笑道:“你的龙爵只能算半个,等你从血芒古地活着回来再说!区区寒门,怎能知道血芒古地的可怕之处!或许下一次见面,我们就要称呼您为逆种方运了!”

    方运淡然道:“无论你怎么叫,都无法改变你将在学海空手而归的事实!”

    “那我们走着瞧!这学海拼的,不只有诗词,还拼意志!!学海,就是你方运的兵败之地!方运之名从今天起,便会不断消散!你以为我会上你的当?是你上了我的当!”

    宗识冰说着露出奸诈的笑容,然后望向宗家的所有大学士,道:“诸位,这次学海靠您们了。”

    宗家的三位大学士轻轻点头。

    “你敢作弊!”一个景国进士怒吼。

    宗识冰嘿嘿一笑,道:“那怎么能叫作弊?我等只是跟着三位前行而已,竞渡只规定不能阻碍对手,可没说不能自己寻找合适的航道。”

    雷龙阔望向雷家的四位大学士,不等开口四人就微笑点头。

    七位大学士将为他们开路!

    “不公平!”许多景国人反对。

    “那若是这样,老夫身为景国大学士,是否可帮助方运开路?”一位景国的老大学士道。

    “只要你不怕同时得罪宗家与雷家,大可以那么做!”宗识冰狠狠地瞪着那位大学士。

    “和妖圣狼戮相比,和亿万南下的蛮族相比,得罪宗家与雷家也不算什么。”那大学士面不改色。

    方运认得这位大学士,沈沛,出身寒门,已经年过九十,为景国立下赫赫战功,甚至参与过两界山之战。只不过在进士的时候发挥失常,没能进入殿试,又不像世家弟子有门路,所以一直没进入过学海。

    前些天这位老先生还说过,一旦妖蛮抵达玉阳关外,他会联系一些老不死的去参与城防,与玉阳关共存亡。

    宗识冰恐吓道:“你不怕,你的子孙后代未必也不怕!一旦景国破灭,你全家都跟着陪葬。”

    方运眉毛一挑,杀意散逸,道:“你再敢威胁一句,学海之外见面之时,便是你的死亡之日!”

    宗极冰一时间不敢反驳。

    沈沛呵呵一笑,道:“方虚圣不要为这种小人生气,若非蛮族南侵,等出了学海,老夫必然摸到宗识冰家里,杀光他一家!反正他说过要我全家陪葬,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同归于尽!”

    九十岁老人的眼睛中,闪过一道血光。

    “你……你敢……”宗识冰本能感到惊惧。

    沈沛轻蔑一笑,道:“黄口小儿,老夫驰骋蛮族草原的时候,你不知道窝在谁的肚子里当杂种!”

    那一直不说话的异人大学士宗呈冰冷眼看向沈沛,道:“沈兄之名,在下有所耳闻。只不过,这是宗家与方运的私仇,你若干涉,可曾想过后果?”

    沈沛也不看宗呈冰,望着学海的远方慢慢悠悠道:“后果?景国不灭,你宗家若敢灭我满门,等着你们的是我景国志士连绵不断的暗杀;景国若灭,老夫尚且不能自保,家人又能如何?不要脸的事,老夫做得出来,但让全景国、全天下人戳脊梁骨的事,老夫做不出来!为方虚圣在学海开路,这是多大的荣耀!”

    “迂腐!”宗识冰忍不住低声骂道,这样他们还真拿沈沛没办法。

    宗呈冰道:“既然如此,那就各凭本事!”

    “慢着!”方运突然道。

    “怎么,反悔了?”

    方运伸出手,用食指对着宗家和雷家的大学士一个一个点着。

    “你们,可敢与我竞渡?”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481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481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