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0.第1090章 船队竞渡

推荐阅读:少年大将军吟游刺杀录满城尽是黄巾军重生至尊武帝那个男人自带BGM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极品透视万帝至尊玲珑月网游之白帝无双

    景国人听到方运竟然挑战宗家雷家的大学士,先是一愣,随后恢复正常,有些人甚至面带微笑。

    方运经过殿试的不断积累,大势已成,殿试的时候还只是半剑在鞘,现在已然出鞘亮剑,但凡来敌,决不姑息。

    圣墟的好友们则是眉头轻皱,当年在圣墟也好,在进士猎场也罢,方运做事始终有保留的,而现在,似乎格外决断。

    这些人略一思索,隐隐有些明白,三谷连战之后,方运确实大不一样了。

    “方虚圣,连续的胜利,似乎让你忘记对前辈应该保持基本的谦卑!”宗呈冰眼中雪色更浓,目蕴寒冬。

    方运回击道:“文曲天降的幸运,从幕后走出来的喜悦,似乎让你忘记对四圣前应该要有基本的敬意!”

    “很好,本以为你我会在十寒古地碰面,既然你如此不知进退,那老夫便亲自下场,夺尽你之文心!”宗呈冰眨了一下眼,眼中风雪消散,化为一片晴空,依旧是冬日晴空。

    听到十寒古地,方运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因为最近各家动向太明显,都开始大力关注十寒古地,尤其是六大亚圣世家,为十寒古地将拼尽全力。若能夺得十寒君王之一,那任何世家的力量都会有增无减,哪怕人族兵败两界山,也有延续家族的机会。

    孔圣古地一直在不断增强,而十寒古地呈周期改变,现在正处于不断增强的时期,这两个地方,不久的将来都可以孕育出许多圣位力量,这是大多数普通古地不能比的。

    方运没有再看宗呈冰,而是望向宗家人和雷家人,道:“宗雷两家鼠辈,你们一起来,我给你们一个从我手里得到文心的机会。”

    雷龙阔轻笑道:“方运,你不要当我们是傻子。你与我们竞渡,已经占了大便宜,战胜你之后,我们还要研究一下如何瓜分你的文心鱼。现在让我们两家的人都参与,你最多输几条文心鱼,我们若是输了,却要给你百倍,哪有这种道理!”

    “让我们两家人竞渡可以,只要你能拿出更多的文心鱼即可!”宗识冰道。

    李繁铭笑眯眯张口道:“我们不能光要好处不出力,再说方运万一赢了呢?雷龙阔,宗识冰,我也可以参与竞渡?”

    雷龙阔寒着脸道:“只要你确定与雷家宗家对立,大可以参与竞渡!我的建议是,等结束学海,你去问问纪家的家主。”

    一个声音自武国的方向传来:“老子早就看你们不顺眼了,原来这样就可以参与竞渡啊,带我一个!”

    就见一个身形粗壮的翰林面带微笑走向方运。

    方运扭头一看,认出这位翰林,武国最早前往宁安县增援的读书人中,就有这位孙雅仕。

    在三谷连战选拔翰林的时候,这位孙雅仕排在第七,差一点就能进翰林前五参与三谷连战。身为孙膑世家的翰林,他在圣元大陆名气不小。

    他第一次出名的时候是在进士试上,据说进士试前几天还跟妖蛮厮杀,可中了点小妖毒,没怎么在意,随便吃了点药,到了进士试的第二天妖毒发作,便开始了悲惨的经历,在马桶上答完剩下的考卷。

    孙雅仕虽然中了进士,但没成殿试进士,出名后有人写了一些他的事迹,才发现这人很有趣,明明是孙膑世家的子弟,兵书中的兵法也十分厉害,可却每次领军打仗都会失败,而且每次失败的原因都是他自己杀得兴起冲到最前线,忘记了指挥,经常被部下拖回去。

    他身为将军,这些年一直驰骋在战场,但五年里最多一次带兵三十人,还都是他的私兵。

    真猛士,这是许多人对他的评价,和他名字中的“雅”一点没关系。

    “既然这样,那也算上老夫一个!老夫早就瞧雷家人不顺眼了!”一位嘉国的老进士走向方运。

    “反正这次进入学海是意外,文心没了也就没了,无所谓!在下也跟随方虚圣与雷家宗家人竞渡,你们两家人要么答应,要么快点找下一个不想竞渡的理由!”

    众多读书人陆续走向方运。

    宗家与雷家本来就有敌人,现在这些人陆续站出来。

    李繁铭怒道:“怎么那么多人要竞渡?把雷家宗家人吓跑了怎么办?我还想跟着方运偷偷赚几条文心鱼!”

    “这种事要参与也是我们景国人参与,你们跟着瞎起什么哄?光我们景国人就够了。其实,就雷家人和宗家人那怂样,未必敢跟方虚圣竞渡!”一个景国人道。

    宗识冰讥笑道:“哪来的疯狗在乱叫,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

    那景国人不客气回敬道:“我没听到狗叫,倒是看到狗在怂。读书人就别骂骂咧咧了,能不能说一句痛快的,学海马上就要开始了!”

    方运心中暗笑,这人完全用市井手段,虽然有些不体面,但永远有效。

    雷龙阔舌绽春雷道:“我们参与竞渡又何妨!我就不信全天下看不惯方运的只有我们雷家与宗家!圣元大陆的仁人志士,可敢与我两家一起与方运竞渡!”

    “在下尊敬方虚圣,可他竟然敢对大学士不敬,那在下便冒昧地参与竞渡,站在方虚圣的对面!”一个谷国人大声道。

    “某非常仰慕方虚圣,不过此次只是竞渡,不是喊打喊杀,某只是选胜算大的一边,所以与雷家宗家一起竞渡,还望方虚圣不要见怪。”

    “在下……只想讨一个公道,为何只是反对方运,就被击碎文胆!”

    方运循声望去,不认得这个人,但他身穿庆国进士服,应该是去年被“天意诵文”击破文胆的庆国人之一。

    很快,部分人站了出来。

    有庆国人,有被杂家控制的谷国人,有文胆全无的巴空山读书人,有靠着雷家才能维持家族不倒的读书人,有一些古地的人,其中十寒古地的人较多,同时还有一些各国普通的读书人。

    方运怎么也想不通其中一些跟自己没有矛盾的人要与自己竞渡,但突然想起一些友人的话。

    “你比别人成功,在他们眼中就是罪恶。”

    “有些人,不会承认心胸狭隘,但在你成功后,这些人总能找到厌恶且攻击你的借口。”

    “他们只懂得,你成名了,他们成名的机会就少了,其实他们始终不明白一个道理,就算你们这些成名者全死光,他们该如何依旧如何。”

    方运正想着,天空响起一个宏大的声音。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48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481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