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1.第1271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推荐阅读:婚途有坑:爹地,快离婚霸道总裁求抱抱纵猎天下我家客人你惹不起仙都秦吏君临星空都市种子王完美机甲剑神重生之魔教教主

    连平潮气得浑身发抖,道:“好一个云照尘,平日里装成谦谦君子,今天终于暴露你的本性。你竟然在虚圣面前奴颜婢膝,置多年好友于不顾!你自比管宁,我看你根本连华歆都不如!”

    “既然云照尘为了圣元大陆之人与我血芒古地同胞割袍断义,那老夫莫遥,今日对天地孔圣立誓,与云照尘割袍断义!”莫遥的声音随后在罪厅内回荡。

    连平潮眼眶湿润,道:“莫兄,血芒古地,您才是仁义无双、智勇第一之人。从今日开始,在下愿随您左右,效犬马之劳!”

    熊屠突然肃穆道:“想不到人族竟然能出如此忠义之悲,本王异常感动。本王对先祖熊犴起誓,若能挣脱锁链,必将释放莫遥与连平潮。这并非叛族,而是在下被忠义之人感化,心服口服,宁可背着叛族的骂名,也要拯救两位。当然,只要与方运等人割袍断义之人,本王都会出手相救。”

    连平潮与莫遥等人为之动容。

    连平潮轻叹一声,道:“多年的友人,竟然比不上妖族。云照尘,你还有何颜面见我血芒古地子民?”

    “哼!”云照尘不屑回答。

    汤剑秋突然道:“云照尘此人假仁假义,实乃令人唾弃!我汤剑秋从今日起,与云照尘割袍断义!”

    熊屠立刻道:“本王再救一个忠义之士!”

    “惭愧,惭愧,看不惯这些宵小行径而已。”汤剑秋道。

    孟静业忍不住讥笑道:“井底之蛙,无论你们如何大叫,也跳不出井口。你们看看,方虚圣自始至终都懒得理你们。虫豸!”

    连平潮怒而笑道:“你们圣元大陆之人,果然都是心胸狭窄之辈。身为堂堂孟子世家的大学士,竟然张口就骂我等是虫子。有辱斯文,有辱……先贤。”

    连平潮终究不敢说有辱孟子,一旦说出来,就等于与整个孟家为敌。

    “老夫不跟你做口舌之争。若你我死在这里倒也罢了,若回到血芒古地,老夫与你生死文战!谁敢插手,诛三族!”孟静业说完瞥了莫遥一眼。

    “我等着你!”连平潮语气明显有些发虚。

    现在无论是莫遥还是汤剑秋都不敢开口,亚圣世家对整个血芒古地来说都是不可撼动的庞然大物。孟家只需要拿出十分之一的力量,就能血洗血芒古地。

    罪厅陷入短暂的寂静,莫遥突然道:“方虚圣,老夫有一事不明。”

    方运一动不动。

    “方虚圣,老夫有事请教。”莫遥提高了声音。

    方运依旧不回应。

    莫遥脸上浮现羞愤之色,道:“方运,你未免太无礼了!老夫终究是你的长辈,终究是大学士!”

    方运这才抬起头,缓缓睁开眼,诧异地问:“用不到我的时候,说我无能无用;用得到我的时候,就开始呼来喝去了?长辈?大学士?好厉害,可为何说盼着我这个小辈和翰林带你们出镇罪殿?”

    莫遥强忍怒气,道:“老夫找你,是因为与长乐街聂家和云家之人有些交情,想问一件事,你为何用极为歹毒的手段侮辱几个小辈?那几个小辈不过把你当普通的读书人,在你门口泼了几次粪而已,你为何要往他们嘴里灌粪?”

    “什么,竟然有此事?太过分了!这哪里是虚圣所为,最奸佞的小人也不过如此!如此行径,如妲己之炮烙、吕后之人彘!”汤剑秋装出一副刚知道的样子。

    连平潮怒道:“说到此事,老夫亦义愤填膺!老夫之所以不喜此子,就是因为他用如此歹毒的手段对付我血芒古地的读书人,那些人,可都是我血芒古地的根基啊!谁人不是父母所生父母所养?方运别说你是虚圣,就算你是半圣,我血芒古地也容不得如此糟蹋!”

    圣元大陆的大学士们神色各异,有的十分诧异,难以想象方运会做出这种事;而有的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往虚圣门前泼粪,这就是侮辱虚圣,这就是违大礼,送礼殿后必然废文宫文胆。

    还有几个大学士竟反而向方运投出赞赏的目光。

    “不错,这才是虚圣手段!虚圣威仪,不容亵渎!”大学士曾越道。

    “血芒古地的虫豸繁多,可惜老夫不在场,否则直接斩了!”孟静业道。

    莫遥怒道:“看看你们圣元大陆之人,竟然如此卑劣!那几个读书人无论如何也是读圣贤书的孔子门生,不过犯了区区小错,何至于如此惩罚?”

    “我看也没什么,毕竟没伤到他们。”孟静业道。

    莫遥冷笑道:“没伤到?这种行为对他们的侮辱之大,永世难忘!”

    “原来侮辱虚圣无所谓,侮辱你们血芒古地的人就岂有此理?”孟静业反问。

    “泼粪而已,只是小错,灌粪是大惩罚!”莫遥道。

    曾越道:“泼翰林,或许只是小错,但泼虚圣,则是大罪!”

    “当时他们并不知道他是虚圣。”莫遥道。

    “还是泼了!”孟静业道。

    “若是那举人不知道你莫遥是大学士,不小心杀了你,你说他应该按照杀非读书人判,还是按照杀大学士判?”曾越道。

    莫遥道:“方虚圣,这就是圣元大陆之人的回答?这就是你的回应?我血芒古地之人难道就如此不堪?连听你一声回答都不配吗?”

    方运冷漠地看着莫遥,缓缓道:“第一次他们泼粪,我并未有任何惩罚,我只是询问他们的长辈,想知道为何泼粪,我若有错,道歉更改,若无错,就算不惩罚他们,至少要一个结果。但是,他们的长辈不仅不知管束,不仅不加以教育,反而加深挑拨,让两人再一次泼粪,而且围满了我的营帐。容忍退让未果,而他们的行为需要纠正,所以我才那般做。”

    “那般做?说的真是轻巧!堂堂虚圣,难道不知轻重吗?”

    方运淡然道:“我劝你最好不要纠缠下去,对你不好,很不好。”

    莫遥见方运面无表情,目光冷漠,丝毫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冷笑道:“老夫今日就要继续纠缠!不问出个结果,绝不退缩!此乃老夫的义之道,老夫要为血芒古地的读书人讨回公道!”

    “说的好!”连平潮大声道。

    “你成大学士不容易,罢了。”方运低下头,不再理会莫遥。

    连平潮喝道:“你这圣元大陆的翰林真是目中无人,你面对的是莫遥,是我血芒古地真正的第一大学士!你把他当成儿戏吗?”

    莫遥本来在压着怒火,可听连平潮一说,再也压不住火,大声喝骂:“老夫从未见过如此无礼无状之人!你的所作所为,不仅在玷污虚圣之位,还在玷污众圣经典,甚至在玷污赐予你虚圣的圣院!连如此狂妄无知之徒都能获封虚圣,圣元大陆不过如此,圣院不过如此!”

    “莫遥,你明知那几人犯错,屡教不改,还故意攻击我,你就不怕文胆碎裂,文宫有损吗?”方运猛地抬起头,虎视眈眈,双目如同水中夜明珠,亮的让人不敢直视。

    “犯下大错的是你,屡教不改的是你!你若不给老夫认错,文胆不保的也将是你!”莫遥的声音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方运看着莫遥。

    罪厅中静静无声,妖族各个面带微笑。

    方运深吸一口气,盯着莫遥的双眼,缓缓道:“故君子之治人也,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其人能改,即止不治。”

    方运的声音与平时没有丝毫的区别,但所有人却好似听到一位饱读诗书历经风霜的老者在诵读这句话,每一个字都重若千钧,每一句话都仿佛蕴含圣道至理。

    无论是鲨妖还是古妖,无论是熊妖王还是大学士,在这一瞬间,突然感到方运变成自己的长辈,变成自己的老师,而且这位老师仿佛指出了一条康庄大道,只要沿着走下去,就能得到属于自己的圣道!

    圣道之音!

    所有的大学士都很清楚,《礼记》里有一篇《中庸》,乃是亚圣子思子编撰,其中有一句话是“故君子以人治人,改而止”,乃是孔圣亲自所说,是说君子根据每个人的情况采取不同的方式管理人,只要对方改正了即可。

    方运的话,是在解释那一句,是说君子管理人、纠正别人的错误,最好用那人的行为反过来对付他,只要那个人能改正,就可以停止。

    方运在为孔圣之言作注,是在解释孔圣之言!

    为圣人作注,稍有不慎就会遭到圣道之力反噬,文宫崩毁,一般只有成为大儒触摸圣道边缘之后,才可以为圣人作注。

    方运不仅以翰林之身作注,而且引发了圣道之音。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字字珠玑,字字千金啊!”孟静业低着头反复琢磨。

    “此言,近乎圣人之真知灼见!”曾越道。

    卫皇安呆呆地望着前方,喃喃自语:“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才是君子所为,只有这样,才能让错误之人更清晰认识到错误,这才是君子之治。此言和孔圣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暗合,简直蕴含圣道至理!这个虚圣,不虚!”

    方运低下头,继续沉浸在龙族碑文中。他们哪里知道,这话是华夏古国的朱熹之言,也是自秦朝之后,在孔庙中地位最高之人。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578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578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