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0.第1310章 小节有亏,大节不失

推荐阅读:御鬼校园最强主宰重生影后:墨少,晚上好新帝谋婚:重生第一女将逆天盛宠:妖尊请克制快穿系统:国民男神撩回家治愈系男神[快穿]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末世女重生六零年代日常下堂王妃逆袭记

    刘育低着头,沉默片刻,抬头看着计知白,缓缓道:“老夫并非完人,这普天之下,完人少之又少,老夫只是凡人,所以有私心,甚至方虚圣与诸位半圣也做过错事。情、理、礼、法,四者相通相连,但又会矛盾冲突,老夫愚笨,做不到游刃有余。你们既然认为证据确凿,那就请公正处罚,老夫绝无怨言。但,让老夫出卖方虚圣,老夫做不到!”

    计知白面带微笑,道:“刘老先生,您可要想清楚了,为了一个死人让自己身败名裂、一家人陷入困境,值得吗?”

    刘育坚定地回答:“莫说我一人身败名裂,哪怕千万人身败名裂,只要保方虚圣一世英明就值得;莫说一家人陷入困境,哪怕是万家身陷囹圄,若为方运,一切都值得。计知白,老夫劝你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人死为大,更何况是一代虚圣,功德无量。你若继续一意孤行,万民不容,天地不容!”

    计知白露出狰狞之色,伸手指着自己的额头,道:“他功德无量,难道我计知白就活该倒霉碎文胆?他人死为大,难道我计知白就注定圣道尽毁?他流芳百世,难道我计知白就要遗臭万年?”

    刘育轻叹一声,诚恳地道:“老夫可否说句实话?”

    “说。”计知白面色缓和。

    “实话实说,这些事不怨方虚圣,都是你自找的,的确活该。”刘育无比诚恳,如同认真回答问题的小蒙童。

    “放肆!”费昌大怒,猛地一拍惊堂木。

    啪……

    计知白眼中闪过一抹恨意,但随后压下,道:“那么,方运既然死了,一切也是他自找的,我报复他,也是他活该!”

    刘育轻声一笑,道:“你们当我人族无人吗?当我人族读书人都是窝囊废吗?一旦剑眉公回返,必然会重惩你们!”

    计知白哂笑道:“李文鹰?他的确堪称同辈文战无双,但那又怎样?他敌得过宗家还是雷家?他难道敢抗拒东圣阁的命令?更何况,他若敢大开杀戒,宗圣一个字就能让他身死道消!”

    “你如此下作,难道就不想想民怨?”刘育的双眼闪烁着睿智的光芒,他的文位或许不高,但长年累月的人生阅历却让他智慧大增。

    计知白既然一愣,没有立刻反驳。

    那费昌眼中闪过惊色,不知如何回答。

    刘育缓缓道:“连我这个老童生都知道,你所遭遇一切,未必不是民怨所致!”

    计知白沉默半晌,道:“未成大儒,未碰触圣道边缘,民怨并无太大影响。更何况,一旦成为大儒,便可杀妖灭蛮来消除民怨,或者请半圣出手解决。”

    “攻击方虚圣所积累的民怨,杀妖灭蛮可消除不了。半圣虽不染民怨,但终究不是圣人,那些民怨,终究会作用在他的世家。哪个半圣会让世家承受那般恐怖的民怨?除却孔圣有定世之功,孔家不染民怨,连六大亚圣世家都竭力避免被民怨拖累。当年荀家与方虚圣结怨,荀家之所以妥协,甚至不惜流放长房子弟,怕的就是承载十国民怨!”

    “你以为你是大儒半圣?我计知白做事,用得着你唠叨?”计知白冷冷地看着刘育。

    刘育叹息一声,道:“老夫说过,只要惩罚公正,老夫绝无怨言。但是,老夫不忍方虚圣为人族为景国创下的偌大家业,因为你们的私欲而毁坏。这宁安县,不仅是方虚圣一人的心血,也是人族未来的方向,一旦剧变,那便是人族罪人!更何况,蛮族随时都会打到这里,这种时候由方虚圣的敌人掌管宁安县,任何人都能看到宁安县的结局!”

    费昌一愣,看了计知白一眼,隐隐有所悟。

    宁安县在人族的地位如日中天,天天都有十国各地的读书人前往这里,只为坚守宁安,对蛮族迎头痛击。

    甚至可以说,宁安县已经成为景国的精神屏障,一旦宁安县被破,景国所有人必然会遭到毁灭性的精神打击,斗志会降到低谷,士气全无。

    下一步,就是玉阳关,偏偏负责玉阳关的大学士童峦早就投靠柳山,玉阳关坚守与否只在柳山一念间。

    一旦玉阳关失守,蛮族就可长驱直入,抵达京城。

    到那时,陈观海必然会与狼戮进行生死之战,陈观海重伤在身,必败无疑。

    之后,庆国与武国就可联手出击,驱赶蛮族,瓜分景国。

    到那时,宁安县已经化为焦土。

    到那时,方运遗留在人族最珍贵的痕迹就会消失。

    到那时,那些惊心动魄的事件会逐渐淡出人族的视线。

    到那时,人族只记得那些诗词文章,只记得那些功绩,却未必清楚有个叫方运的人在宁安县做过什么。

    “一县之利,怎比得上人族之利?若为人族,不要说区区宁安城,哪怕整个景国都可舍弃!你们这些井底之蛙,怎知我杂家圣道壮伟!刘育,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到底招是不招?”计知白大声道。

    “刘育有错,方运无罪,我招无可招。请判决!”刘育道。

    计知白道:“刘育,你看看这些文书,你敢说你清白无辜?你敢说你一尘不染?你不敢说!但是,你这种污秽之人竟敢理直气壮维护方运,还自以为正直,竟然瞧不起我等,令人作呕!”

    刘育道:“计大人,衣服同样是脏,沾染灰尘和掉进茅坑里,并不一样。这些文书中都是事实,但却无一事是谋害他人、强夺宁安巨额资产,老夫自知小节有亏。老夫并未出卖人族有功之臣,并未栽赃人族虚圣,这,便是大节不失。谁若能如圣人那般,做到小节无亏,他自然可以瞧不起老夫。老夫大节不失,就是瞧不起你们这些人族败类、景国叛逆!”

    “来人,把刘育押进大牢!刘育,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三天一过,你若依旧死不悔改,那我只能做出让你后悔一生之事!”

    “老夫临走前就用方虚圣的一首诗回答你。朔风吹度秦时关,铁衣映雪夜更寒。生吞六国建功业,死卧北疆镇河山!你们永远不懂为何方虚圣可以作出《咏秦民》,更不知道为何他可以被万民景仰,而你们却被万民唾骂!”

    计知白淡然一笑,不屑道:“可惜他死了,我还活着!”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620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620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