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9.第1329章 尊上

推荐阅读:血狱江湖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道门振兴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尘骨大明日月超级战兵青叶灵异事务所带着仓库到大明

    连平潮脸上浮现慌乱之色,急忙感应自己的文宫,感应不到,才气也没有,一切读书人的力量都消失殆尽。

    “方运!”

    连平潮咬牙切齿,面目狰狞,几乎用尽全身的力量喊出方运的名字。

    须臾,连平潮脸上的愤怒化为懊恼。

    “早知如此,我就不应该与他做对,跟在他身后即可!血芒古地到底发生了什么?方运为什么会有那般庞大的力量?我的力量是暂时消失,还是永久消散?我一定有办法解决!一定可以找回失去的力量,凌驾于方运之上!血芒之主?这种话我绝不相信!区区一个翰林,凭什么自称血芒之主!”

    连平潮心里想着,快步向青扬城走去,但走了几十步,就开始喘着粗气。

    连平潮面色越发阴沉,失去了读书人的力量,他就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毫无力量。

    一百里的距离对大学士来说可以迅速抵达,但对一位老人来说,至少走五个时辰。

    连平潮咬了咬牙,道:“老夫能从蒙童一路走到大学士,除了学问,首重意志,区区小事,难不倒老夫。老夫还有含湖贝,还有许多神物,只要恢复一丝才气,便能东山再起……”

    连平潮的声音突然中断。

    “我的含湖贝在哪里?”

    连平潮彻底慌了,开始在身上摸索,衣袖、腰带、内衬、裤子等等全都找遍,甚至伸手进头发衣领里摸索。

    什么都没有!

    连平潮迅速环视四周,此地无人,也顾不得许多,一件一件脱下衣服,最后只留一条短裤在身上。

    连平潮如遭雷殛,呆呆地看着下方摆好的衣物,目光渐渐暗淡,面如死灰。

    “我到底把含湖贝丢在何处?方才我还亲手碰触过!”连平潮急红了眼,急忙穿起衣服,按照原路返回,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希望可以寻找到丢失的含湖贝。

    大水刚刚退去,地面泥泞不堪,连平潮一脚深一脚浅地行走,一路走一路喘着粗气。

    足足寻找了一个时辰,连平潮一无所得。

    “方运!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

    堂堂大学士一屁股坐在泥泞的土地上,破口大骂,一开始还端着架子,骂着骂着开始用市井污言秽语,越骂越下流。

    此刻的连平潮,已经不是那位威震血芒古地的大学士,只是一个失去力量的老人,除了气急败坏,一无所有。

    骂了足足半刻钟,连平潮才起身,满面灰败,猜到方运不仅剥夺了自己的力量,甚至还夺走了含湖贝,自己在龙城废墟的一切所得都成了方运的。

    “莫非他真的成了血芒之主?不,我坚决不相信!”

    连平潮面露坚毅之色,开始快步往青扬城赶,只要回到青扬城,哪怕不是大学士,也有足够的力量,不至于像现在这般狼狈。

    连平潮走了七八步,脚下一滑,啪唧一声摔在地上,全身沾满了淤泥,右肘摔得一片铁青。

    “倒霉!”

    连平潮又走了十几步,这一次被莫名其妙的树根绊倒,身体向前倒去,身体拍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整个脸都被泥糊住。

    连平潮挣扎着站起来,一边处理身上的淤泥,一边咒骂。

    他不断前行,但总是遇到倒霉的事,走了区区一刻钟,竟然遇到十余次相似的倒霉事。

    最后一次爬起来,连平潮心中寒意升腾,因为他意识到,这绝对不是巧合,是一种力量在故意针对自己,或者,自己染上了跟灾祸有关的力量。

    半圣一言可定祸福。

    最早迁入血芒古地的那一批人,都曾招致半圣的不满,即使半圣并未亲自诅咒,那些人也无比倒霉,做事各种不顺心,经常遇到各种各样的意外。

    而且,所有人都死于意外,无一人善终!

    等那一批人死去,他们的后代再也没有遇到那么多的意外。

    连平潮终于不敢再骂。

    “莫非……他是真正的血芒之主?”连平潮心中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

    连平潮从凌晨天刚亮开始走,一直到下午时分才走到青扬城,一路上他遇到无数的倒霉事,被鸟在头上拉屎,差点被毒蛇咬,被野狗追着跑,衣服都被撕破,满身满脸是干了的淤泥,衣服完全变了颜色,走路一瘸一拐,任谁看到都会把他当成乞丐。

    走到青扬城外,连平潮愣住了。

    青扬城属于连家,城头上必然会挂着绣有“连”字的大旗,若是不挂,会问责守城的将领,而现在,连家大旗全部消失。

    只有城市易主才会发生这种情况。

    连平潮只觉揪心地疼痛,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连平潮故意把自己打扮得更邋遢,确认所有人都认不出自己后,一瘸一拐进入城市,前往城主府。

    还没等抵达城主府,连平潮就看到前面的街道被士兵封路,随后一辆辆囚车路过,车轮在石板地面上滚动发出骨碌碌的声音。

    连平潮看到,自己的儿子女儿和孙子孙女都在囚车之中。

    每个人的身后,都插着一块木质令箭,令箭上有一个鲜红的字。

    斩!

    连平潮身体一晃,差点晕死过去,耳边传来众人的议论。

    “据说是云照尘大学士亲自抓人,马上亲自监斩,连家嫡系全部斩立决,其余连家人全部贬为罪民,三代后才可恢复身份。”

    “我从城主府当兵的兄弟那里听到,连平潮那个老不死的得罪谁不好,竟然得罪现在的血芒之主!就是那个巨大的身影,尊上改变四季,改天换地,连平潮竟然敢得罪,真是自己找死!”

    “我还听说,连平潮欺负之前的血芒之主,夺他的神物,要杀他,差点还逆种。也就是尊上脾气好,换成我这暴脾气,一巴掌把城主府夷为平地!”

    “好!苍天有眼!血芒之主果然有真本事,果然心里有我们百姓!连家人平日无恶不作,青扬城人敢怒不敢言,今天终于遭报应了!苍天有眼,血芒之主有眼!”

    “走,一起去看断头,一起叫好!”

    “连家人都该死!当年我就说,老子谁都不服,谁能搞走连家人,我就服谁!”

    连平潮一开始心如刀绞,心神恍惚,但很快便彻底麻木,万万没想到,自己和连家在百姓中竟然是这样的口碑,那些百姓恨不得把自己扒皮割肉,这简直是对读书人最大的否定。

    连平潮麻木地跟着人流前往刑场。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641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641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