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9.第1379章 翰林种地

推荐阅读:读书成圣信仰万岁非正常人类异闻录盖世仙尊黎明之剑星辰之主

    “百重!”方运毫不犹豫回答。

    老者一身黑衣,形貌枯瘦,面无表情,听到方运说百重,只是淡淡哦了一声,然后缓缓解释道:“忧患谷的规矩,你可清楚?”

    “在下知晓。”方运客客气气回答。

    “既然你进舜之谷,便应当仿照先贤‘舜’,在农田中耕作。一重忧患,只是耕种一亩地,而后收割。百重忧患,不仅仅是耕种百亩地,所受磨砺也百倍于一重,磨难比一重忧患增之万倍,只有大儒才能身负百重忧患。”

    “我时间很紧,更何况,忧患谷失败了也没有惩罚。”方运道。

    老者一指右侧的山峰,山上本来云雾缭绕,现在云雾散尽,从上到下露出一排名字,每个名字前面都有数字,从一到一百。

    那些名字几乎都是圣元大陆的名人。

    “失败虽无惩罚,但成功后有奖励,十重、五十重与百重,各得一张圣页。山峰上的排名,便是古往今来所有人在翰林时期进入忧患谷时的排名,成功的重数越多,则排名越靠前。你若此次直接选百重忧患谷,必然失败,失败后不仅得不到圣页,甚至也无法进入翰林排名。”

    方运微笑道:“我来忧患谷,不为圣页,也不为排名,而是为了尽早磨砺自己,无论闯忧患谷成败与否,我都会有收获。很多时候,无须在意结果,过程更重要。”

    “哦?何事无须在意结果而过程更重要?”

    “初恋。”方运一本正经回答。

    山谷老者一愣,哑然失笑,随后轻轻摇头,道:“请入谷。”

    方运向老者一拱手,迈步深入山谷。

    穿过山谷,前方豁然开朗。

    无数的农田如同一块块方格子镶嵌在地上,放眼望去,有着难以言喻的美感。

    在近处,有一百亩空着的农田,而在农田边缘,有一座小屋。

    方运一步踏出山谷,随后感觉自己的力量迅速流失。

    在翰林殿的时候,也有过这种情况,但现在的情况更严重。

    方运发觉自己与文宫的联系被彻底阻断,无法动用才气或文胆等一切力量,而且身体的力量也在继续流失。

    不多时,方运就变成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年。

    突然,方运耳边传来老者的声音。

    “老夫要告诉你两件事。第一,南海龙宫、北海龙宫、西海龙宫和雷家已经联手,阻止你跃龙门,他们的手段老夫略知一二,你定然失败。第二,蛮族虽然大举入侵,上亿妖蛮南下,却没有立即拼死一战,并非是被人族战堡所阻,他们是在等你。只要你敢北上参战,半圣狼戮就会全军出动,你,必死无疑。”

    “多谢老先生。”

    方运头也不回,向那小屋走去,心中却在思索老者的话。

    “《孟子》书中所言‘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这便是忧患谷中考验。这老人在这种时候告诉我,定然是‘苦其心志’,让我心神受煎熬。”

    “三海龙宫与雷家阻挠我跃龙门,早在意料之中,只不过,不清楚他们到底有什么手段,越是如此,我越会疑神疑鬼,这也达到忧患谷的目的。不过,这忧患谷太小看我,这种程度的忧患不足为惧。”

    “第二件事更为严重,根本不在于半圣狼戮想杀我,而在于,妖族会用什么手段逼我北上?妖蛮做不到,但人族内部呢?景国内部又如何?这才是关键。而另一个关键是,半圣狼戮要杀我,圣院为何不阻止?难道仅仅是因为两族的约定,圣位不得直接对非圣位出手,只要狼戮没有动手,杀我的是蛮族王者,众圣就真的不会救我?”

    “不过,仅仅是这样,不能让我痛苦!”

    方运冷哼一声,继续向前走。

    但是,越走,方运发现自己的身体越沉重,走了几步,身体像被灌了铅一样。

    “这大概就是百重忧患,远比正常磨砺更加艰难。”

    方运走到小屋里,门口就放着一件人工犁。

    无论是小屋外面还是里面,都没有牛。

    “以前听说这忧患第一谷是用牛犁地,还算轻松,没想到百重忧患竟然要自己犁地,而且要手动犁地一百亩!”

    方运心里想着,无奈地扛起手扶犁,缓缓向田头走去。

    方运看了一眼前方的百亩土地,又抬头看了看天上火辣辣的太阳,微微皱起眉头,这里的太阳竟然在正当空,时间和圣元大陆完全不一样。

    扛着人工犁走了十几步,方运便轻轻喘息,汗流如注,胸腹与背部衣衫紧紧贴在身上,不得不偶尔捏起衣衫离开身体,轻轻抖动扇风。

    “砰……”

    方运把人工犁重重扔在百亩地的一角,然后调准方向,让犁的下端扎进地里,开始推动人工犁,在推动的一刹那,方运感到莫大的阻力,同时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人族犁田基本都用牲口,最差也是两三个人一起犁地,有人在前面牵着,有人在后面扶着,这种一个人犁地的情况已经很少。

    但是,如果不犁地,庄稼长不好,一个一个挖坑放种子或埋幼苗更费时费力。

    方运推着人工犁徐徐向前,泥土向两侧翻开,这犁地不是只有力气就可以,还要时刻注意犁的方向和力度,方向偏了不行,会导致种植不均匀,力度太小犁沟不深,力度太大则太费力气。

    几十息后,方运就感到手臂发酸,但一声不吭,继续推着犁向前。

    “这便是劳其筋骨,我挺得住!”方运在心中对自己说。

    在广袤的天地间,万物都好像静止,唯有一个年轻人在田间徐徐前行。

    不多时,方运全身湿透,喘气声越来越大。

    一刻钟后,方运双手生疼,仔细一看,握犁的部位通红,继续下去,必然会被磨破皮。

    方运望了望远方,看了看前面的黑土地,休息了片刻,再次犁地。

    几息后,方运耳边突然传来那山谷老者的声音。

    “……阻止你跃龙门……你定然失败……你必死无疑……”方运一开始并不在乎,但那声音不断在耳旁回荡,心中升起一丝的烦躁,没有文胆在身,连大儒都不可能丝毫不受影响。

    方运咬着牙坚持,低头看着下方的泥土向两侧翻腾,看着地面的犁沟不断延长。

    不多时,那声音消失,但过了一会儿,声音再度出现。

    “这哪里是苦其心志,简直是唐僧念紧箍咒,啰嗦!”方运十分无奈。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662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662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