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4.第1472章 珠江军大旗

推荐阅读:呆萌娇妻陷入坑张轩皓教师笔记重生之都市修真万古神帝一路仕途妇科小村医私房男医生捡个总裁做老婆唐先生,宠我血脉剑尊

    那车夫轻咳一声,道:“侯爷,您可要进去?”

    方运点点头,道:“马车留下,作为本侯代步之用,你回去复命。”

    “诺!”车夫答应一声,行了礼,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回头看着马车,又看了看残破的张府,快步离开。

    方运迈步上前,伸手摸了摸只剩半个头的石狮子,似乎在怀念什么。

    街道上行人远远地绕着行走,低声私语,指指点点。

    “我张龙象,回来了!”方运说完,用力推门,宣告自己归家。

    咣当……

    大门倒塌,灰尘飞扬。

    灰尘在离方运一寸处全被无形的力量压下,落在地上,显露出清晰的痕迹。

    扑棱棱……

    麻雀惊起,在天空盘旋,唧唧喳喳叫着。

    方运嘴角动了动,面无表情向前走。

    “哪家的兔崽子敢来张府惹事!不怕小爷揪下你们的卵蛋喂狗吗?是不是苟家的废物?”一个稚嫩但又张狂的声音从院落深处传来。

    方运听得出来,这个声音里不仅隐含着愤怒,还有一丝颤抖的惊恐。

    方运也不回答,沿着长满细小青草的石子路向前走,道路两旁是假山花圃,但已经全部荒废,到处都是杂树野草,隐隐听到蝈蝈的叫声。

    道路的尽头是通往内院的大门,大门的牌匾斜斜挂在门上,牌匾之上赫然有一个燕子窝。

    透过院门,可见里面是一处还算整洁的院子,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站在门前,左右手各持一把菜刀。

    孩子身穿不菲的暗红色稠袍,只不过稠袍多有磨损,打着不同的补丁,有些年头。

    方运仔细看去。

    那是一个小男孩,头发乱糟糟的,脸上干干净净,一双眼睛透亮,漆黑的眸子好似乌亮的黑宝石。

    只是额头上有一道寸许长的伤疤。

    小男孩高傲地抬起下巴,脸上仿佛写满了倔强,毫不掩饰目光中的警惕和愤怒。

    一大一小对视。

    小男孩盯着“张龙象”看了好一会儿,喃喃自语:“我好像在哪里看过你。”

    方运用极为复杂的目光看着小男孩,许久之后,轻叹一声,道:“经安,是我。”

    小男孩一挑眉毛,大大咧咧道:“看来你知道小爷的名字。看你一身翰林袍,想必也不会欺负我这个孩子,这位先生,您来张府有何贵干?”

    “是我!”方运再一次用低沉的声音强调。

    张经安一愣,目光闪过疑色,仔细看着方运,越看神色越凝重。

    “我的画像,你理当见过。”方运继续进行暗示。

    张经安的双目中仿佛有一道闪电掠过,瞬间变得无比明亮,他瞪大眼睛,手一松,两把菜刀掉在地上,吓得他急忙后退半步。

    “你不会是张龙象那个老东西的兄弟?我听桦爷爷说,大伯和三叔都战死了,大姑和二姑也早就远嫁他国。”张经安眼珠上下轻动,不断打量方运。

    “放肆!”方运一声怒喝,蕴含才气的力量,让张经安小小的身躯为之一颤。

    张经安眼珠一转,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道:“你……你不会是张龙象?”

    “若是下次你再敢直呼为父之名,不要怪为父行家法!”方运双目一瞪,才气涌动,周身衣袍轻荡,散发着浓厚的威严。

    张经安眼中闪过激动之色,左脚向前一迈,但又闪电般缩回,面色瞬间变得冰冷煞白。

    “你来错地方了,我没有爹,张龙象早就死了!我与我娘还有桦爷爷相依为命,打从肚子里降生起,我就没爹,你少他妈在我面前装腔作势。这是我家的老宅,请你马上离开,你若敢乱来,我马上大喊!冒充逆种翰林,小爷看你活腻歪了!”张经安轻蔑地看着方运。

    “哼!”方运冷哼一声,继续前行,进入内院,环视四周的环境。

    “桦伯何在?你这个小兔崽子不认识我,他不会不认得。”方运边走边说。

    张经安眼中闪过悲凉之色,明明想继续开骂,但终究缓缓道:“桦爷爷为了保护我,被苟家的人打伤,两个月前去世了。”

    “苟葆那老条老狗还活着?”方运厉声问。

    张经安的双目中闪过仇恨之色,道:“那条老狗当然活着!而且活得好好的,连那条叫苟植的小狗都快要晋升大学士了。”

    “祺山军远离荆州城,苟葆理当在军中,荆州苟家谁在主事?”方运问。

    荆州便是楚国的国都。

    “正是那条叫苟植的小狗!”张经安咬牙切齿道。

    “把珠江军大旗拿出来,本侯要去苟家走一趟!”方运命令道。

    张经安眼圈一红,死死咬着牙,带着细微的哭腔道:“已经被苟家抢走,成为苟植的藏品,苟家每次开文会,他都会拿出来炫耀一番!”

    方运勃然大怒,道:“珠江军众将何在!”

    张经安一挺脖子,用乌黑的眸子盯着方运,倔强地大声道:“张龙象何在!”

    方运一愣,沉默不语。

    张万空和张龙象一个失踪一个被捕,都有逆种嫌疑,珠江军将领除了韬光养晦、戒急用忍没有任何办法,否则的话,就等于主动把刀子递给楚王。

    “嗯,跟我去苟家,把珠江军大旗扛回来!”方运说完转身向外走。

    张经安看着方运的背影,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这个孩子却死死咬着牙,不让眼泪流出来。

    “我凭什么听你的!”张经安大吼。

    方运的肩膀轻轻一抖,默默前行,那声吼叫中,饱含十年的期盼,饱含十年的失望,也饱含十年的苦难。

    “想夺回珠江军大旗,就跟我走!”方运头也不回继续向前,眼看就要走出大门。

    “小爷这就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张经安向前走了几步,突然回返,伸手捡起两把菜刀,大步跟上方运,一张小脸激动得通红。

    方运走出张府,踏上马车。

    “你去驾车。”说完进入车厢。

    “你……”张经安愤怒地瞪着车厢,发现已经看不到里面的人,犹豫数息,冷哼一声,把菜刀往车架上一扔,跳上马车,抓起马鞭,在半空轻轻一抽。

    啪……

    “驾!”

    张经安有模有样地赶着车,但两条细小的眉头拧在一起。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699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699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