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5.第1473章 逆种祸害张经安

推荐阅读:鹰掠九天他从深渊来大王快逃世界冒险传奇女帝家的小白脸快穿套路:逆袭BOSS反撩男神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妖孽仙帝在都市星空之主侯沧海商路笔记

    方运坐在马车上,突然侧耳倾听,撩开窗帘,看向窗外,时间大概是上午十点左右,但张经安的肚子却咕噜噜直叫。

    方运正要叫住张经安买点吃的,但突然愣住了。

    “可惜,我是从书山直接过来的,身上一点银钱都没有。至于那本《易传》,只是保证我不被发现,我没办法动用,毕竟是第九山的考验,不可能让亚圣层次的经书给我使用。”

    方运虽然如此想,还是本能地摸向腰间。

    吞海贝还在!

    方运恍然大悟,意识到是真身进入书山,本体来到孔圣文界。

    “路过饭馆停一下,吃了饭再去。”方运道。

    “哪有工夫吃饭,先抢回大旗再说!”车厢外传来张经安的声音。

    “也好。”方运道。

    方运想与“儿子”沟通,可实在没有经验,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车行片刻,外面突然响起张经安的声音。

    “笑什么笑?没看过小爷驾车?狗眼看人低!”张经安道。

    “张经安,听说你那个逆种爹被释放了?关了十年,人恐怕已经废了?你总说等你爹等你爷爷回来怎么样,现在你爹回来了,你还不是只能赶车?”

    “逆种祸害张经安!”就听一个孩子喊了一句,然后数个孩子一起大喊。

    张经安讥笑一声,道:“多少次被小爷拎着菜刀撵得跟兔子似的,还敢喊?真是丢脸!我张经安告诉你们,我爷爷张万空是大学士,他可是登上过两界山城头大战妖王的人!我家的珠江军大旗,曾树立在两界山的城头!”

    “哈哈哈……张经安又吹牛了,每次都吹那个逆种大学士,每次都吹牛说他爷爷去过两界山,不要脸!”

    “逆种祸害不要脸!”那些孩子继续大喊。

    “驾!”张经安愤怒一喊,加快马车。

    方运掀开窗帘,就见马车后面的七个孩子把手放在嘴边围成喇叭,大声嘲笑张经安。

    那些孩子看到马车里突然出现一个人,立刻闭上嘴。

    方运冷冷地扫了那几个孩子一眼,放开窗帘,听到张经安低声自言自语。

    “桦爷爷的话不会错的,我们珠江军的大旗曾在两界山上飘荡过,我爷爷是天才大学士,绝不是逆种!”

    方运轻轻摇头。

    “张桦曾是张万空的亲兵,后来当了张府的管家,连张龙象都是被他从小带大的。他忠厚老实,断然不会故意吹捧珠江军,大概是张经安听错了。两界山可不是普通的地方,在两界山的城头竖起大旗的条件太过苛刻,全孔圣文界的大军加一起都做不到。不过,就不打击这个孩子了。”方运心道。

    马车前行,偶尔会听到张经安与车外的人拌嘴。

    方运闭目养神,心情有些沉重,看来张经安这些年的日子很不好过。方运回忆张经安的样子,脸上算干净,两手也不算粗糙,想来日子虽然苦,也没干什么重活。

    “这孩子不算瘦,看来有张家荫庇,去谁家都能讨口饭吃,不过,他说话的口气与读书人相差极远,看来并没有在学堂认真读书。想想也是,身为逆种嫌疑犯的孙子和儿子,必然会被学子排挤,是个孩子都忍不了这口气,从而厌学。”

    “张万空和张龙象之事,十分蹊跷,若两人真的逆种,孔圣文界绝不可能给张家留后,必然会斩草除根,灭其九族,书山老人也不至于遮遮掩掩,更不会让我重振珠江军。嗯,既然两人几乎不可能逆种,那我就无须顾忌太多。苟家,就从你们开始!”

    方运睁开双眼,目光如剑光闪过。

    赶车的张经安突然缩了缩脖子,小声道:“背后怎么凉飕飕的,张……这人不会是骗子?”

    “老实赶你的车!”方运低喝道,尽显家长威严。

    张经安撇撇嘴,继续赶车。

    不多时,张经安透过门帘小声问:“前面就是苟家。张……伯父,你来真的啊?在我面前吹个牛就算了,你要是在京城动苟家,那些御史清流肯定会找你麻烦,楚王不会放过你。”

    “现在是战时,我身为翰林,又是珠江前军的实际领袖,只有大儒殿堂才能定我的罪。更何况,我只是取回我张家的大旗,有理有据。当然,他们若是不给,那就文战。”方运道。

    近年来孔圣文界的文战之风比圣元大陆更浓。

    “文战……你在监狱里和谁文战过?苟植在京城大名鼎鼎,乃是楚国著名的小八俊之一,文战很强,据说都有资格‘封君’,等成为大学士,甚至有机会冲击四大才子。”张经安道。

    “你知道的不少嘛。”

    “那是,京城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

    “你童生试的请圣言和诗词分别得了几等?排在多少名?”方运毫不客气问。

    张经安沉默许久,道:“我那是懒得科举,我对科举没兴趣!”

    “嘴硬!”方运道。

    “你嘴也不软!等你被苟植打败后再来教训我!”张经安不服气道。

    “哦?你的意思是,我只要打败苟植,你就要听我的?”方运道。

    “你要真能打败苟植抢回珠江军大旗,为桦爷爷和娘报仇,我叫你爹都行!”张经安脱口而出。

    “我本来就是你爹。”方运没好气道。

    “我说过,我爹早死了!”张经安变得无比激动。

    马车陷入沉默,只有马蹄落地声和车轮转动的声音。

    不多时,马车停下。

    “到了,出来。”

    方运掀开门帘,就看到张经安一脸不情愿的小模样,看到自己马上一扭头向天空看去。

    方运笑着下车,伸手摸了摸张经安的头,张经安愣了一下,脸上浮现羞红,马上横移一步,摆脱方运的手。

    “不准摸小爷的头!”张经安努力做出一副很凶的模样,但底气似乎不足。

    方运笑了笑,就要上前,张经安道:“我去敲门……”

    方运伸手抓住张经安的后衣领,张经安被扯得向后退,回头疑惑地看着“张龙象”。

    “我来。”方运道。

    “哦。”张经安用清澈的眼睛盯着方运,轻轻点头。

    和破败的张府不同,苟府门前有两座一人多高的大狮子镇门,朱红大门上的铜环和门钉反射着黄澄澄的光芒,红墙绿瓦,十分气派。

    方运迈步走到大门前,一抬脚,运足力气,狠狠踢在朱红大门之上。

    砰……

    两扇正门倒飞出去,在半空炸裂,木片乱飞。

    张经安的双眼溜圆,嘴巴张得能装下一个拳头,完全不敢相信这个看上去邋遢的翰林敢如此做。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69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699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