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6.第1474章 苟家密室

推荐阅读:医品太子妃巅峰小草医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创神纪:女王有毒重生之少将仙妻乱宋之水浒风云会穿越的明星最强套路主宰造个武器来玩玩

    “某家张龙象,来取珠江军大旗!”方运一声暴喝,元气紊乱,劲风吹动,苟家庭院中的绿叶红花如雨纷飞。

    方运说着向前走,龙行虎步,鹰视狼顾,庭院中的苟家的下人呆在原地,全被吓得不敢言语。

    张经安愣了刹那,目光中仿佛有星辰爆发,璀璨明亮,兴奋地快步向里走。

    “小爷也来了!”张经安咧开小嘴,神采飞扬。

    “谁人敢冒充逆种囚犯在苟家撒野,活得不耐烦了?”一个身穿进士袍的青年出现在内院正中,身形挺拔,面色阴沉,手中正抓着一支饱饮浓墨的中楷狼毫笔。

    方运一言不发,双目炯炯有神,翰林衣袍轻轻鼓荡,脚下生风,尘土四散。

    张经安看到庭院那人,双目通红,大声道:“就是这个苟寒打伤桦爷爷!”

    “哦?这不是张家的小野种么?怎么……”

    不等苟寒说完,方运突然伸出手,在相距三丈远的地方一挥手,才气卷着元气在文胆之力的包裹下向前疾飞,众人隐约可见一只透明的手掌拍向苟寒的脸。

    “小小进士,安敢辱及吾子!”

    啪!

    苟寒明明已经反应过来,全力躲避,但那透明一掌仍然结结实实抽在他的脸上,就见他头一歪,随之连续侧移数步才稳住身形。

    “噗……”苟寒猛地吐出口中的血水,连带四颗白牙也落在地上。

    “你……”苟寒捂着红肿的左脸,惊恐地看着方运,他不过是进士,从小生活优越,连文胆一境都没到,但很清楚,他爹也不过勉强能外放文胆之力,这个疑似张龙象的人竟然隐隐与他爹苟植实力相当。

    苟寒再一次仔细打量张龙象,十年前他十二岁,见过张龙象数面,眼前之人的确与张龙象极为相似,只是面容苍老许多,但精气神似乎更胜一筹,尤其是目光中的威严,如君临天下,哪里像是翰林,至少像是大学士。

    “这一掌,是教训你出言不逊。至于桦叔的仇,慢慢解决。让苟植出来!”方运朗声道。

    张经安面色通红,双拳紧握,大感痛快。

    “你……我爹今早外出,要傍晚才能回返。”苟寒捂着脸,老老实实回答。

    “《三礼》可读过?”方运冷冰冰地问,说完伸手轻轻摸了一下唇上的胡子,这是张龙象的习惯动作。

    “读过。”苟寒道。

    “我在这里等苟植,你们就按照《三礼》接待封侯翰林的标准,准备一桌好菜。若是有一丝一毫的问题,别怪我定你一个违礼之罪!”方运道。

    苟寒情绪稍稍镇定,道:“那张侯爷您砸碎苟府大门,理当如何?”

    “哦,刚刚出狱,还不清楚自己的力量,略有失手,大门我会赔偿。更何况我背了十年的冤屈,一切看淡,你若想与我一同被判违礼,求之不得!”方运露出极淡的微笑,轻蔑地看着苟寒。

    苟寒目光闪动,吃不准张龙象的意图,而且这个张龙象比十年前更加跋扈,自己现在得罪他极为不智。

    苟寒深吸一口气,向方运一拱手,道:“张伯父大驾光临,寒舍自当备齐宴席,请您稍候,我这就亲自命令庖厨为您准备。”

    “去!”方运道。

    等苟寒转身,张经安低声道:“他肯定通风报信,不能放他走。”

    “就是要让他通风报信!”方运道。

    “好……”张经安看方运的目光越发好奇。

    “走,跟我进正堂,准备吃午饭。”方运道。

    “好!”张经安快步跟着方运进入正堂。

    不多时,苟家的下人快速赶来,先摆上冷盘,然后开始慢慢上热菜。

    方运只吃了几口,就看着张经安。

    张经安已经多年没吃过如此好的宴席,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礼节,拿起筷子大快朵颐。

    等吃得小肚子圆鼓鼓的实在吃不下去,张经安才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眯着眼,长长呼出一口气。

    “饱了!”张经安的语气里充满了满足。

    “饱了就好。”方运道。

    张经安小眼珠一转,低声道:“苟寒那个家伙一直没有来,肯定在计划什么,既然苟植回不来,他会不会找帮手?”

    “自然会。不过我刚刚出狱,楚国各家不清楚我出狱的原因,必然会很慎重,大概会有人拖住我,等苟植回来再给我一个下马威。”方运道。

    “那……你出狱的原因是什么?”张经安疑惑不解。

    “有人栽赃诬陷我。”方运道。

    “原来如此……”张经安看着方运,半信半疑。

    方运看了看周围,苟家的人撤得干干净净,一直也没有人来。

    方运起身,道:“苟植把珠江军大旗放在何处?”

    “听说一直放在他的书房。”张经安的眼睛一亮,挺直身体。

    “走,跟我消化消化食。”方运道。

    “好哩!”张经安从椅子上跳下去,跟着方运走。

    走出正门,有家丁在外面守着,方运道:“告诉我,苟植的书房在哪里?”

    那家丁苦着脸道:“珠江侯,求您别为难我们这些下人。”

    “嗯,我不为难你。”方运道。

    “多谢珠江侯!”

    “我自己找!”方运说着,从饮江贝中拿出砚龟,毫不避讳。

    在场所有人看了那“砚龟”一眼,都没有露出好奇之色,方运顿时心安,看来凡是可能暴露自己的东西,都会被《易传》变换形貌,否则这些人不可能像是在看普通砚台。

    方运微微一笑,以神念对话砚龟,道:“我知道你喜欢吃上好的墨锭墨汁,我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找出他们家最好的墨锭所在。”

    砚龟立刻跟水中游泳的小狗似的,兴奋地扑腾着四条腿,但方运不放它离开,它只好拼命向一个方向点头。

    “跟我走。”方运说着,向砚龟指出的方向走去。

    周边的家丁就要拦截,但方运才气一动,震退他们。

    “我不为难你们,你们也不要逼我为难你们!”方运毫不客气道。

    众家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阻拦,急忙派出一人前去通知苟寒。

    “嘿嘿,让你们平时瞧不起小爷!”张经安觉得分外痛快。

    方运来到一座屋子外,推门而入,竟然是一件藏书室,里面倒是有一张桌子,上面有笔墨纸砚,但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珍贵的墨锭。

    方运低头看了一眼砚龟,砚龟立刻向前方的地面点头示意。

    方运恍然大悟,原来有密室。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69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699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