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第129章 不能说

推荐阅读:异化都市美国牧场的小生活伏天氏校花的无敌兵王变身双马尾掌门官方救世主逆水行周大明之雄霸海外帝少步步夺婚娇妻甜蜜蜜:晋少,宠入怀

    施德鸿见方运不敢回答,更加高兴,对童黎道:“童黎,你的经义才气如何?”

    童黎明明极度高兴,可仍然装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道:“我的才学比之方运远远不能,不过,我对‘礼’研读颇深,我的经义才气有一尺六寸。”

    方运惊讶地看着童黎,知他才学不差,但在之前他的经义水平也就勉强出县而已,可此刻竟然有一尺六寸,说明他除了这一个月进步巨大之外,还非常幸运地超常发挥。

    施德鸿立刻大笑道:“好你个童黎!景国当真是卧虎藏龙啊,我当年中秀才的时候,经义才气也不过一尺四寸而已!你的请圣言和诗词如何?”

    童黎谦虚道:“诗词未出县,没有显现才气,现在想来,起码也是个乙中。至于请圣言,今年的题目真是奇葩,我死都不可能得乙,大概是丙上。”

    施德鸿立刻道:“童黎,你这可就不对了!你请圣言不如方运,诗词也不如方运,可你经义才气十足,万一方运的经义不如你,那可如何是好!方运的文名岂不是成了镜中花、水中月?不行,方运,你一定要当众把你的经义写出来,跟童黎的比较一番!我相信你的经义一定好过他的!”

    施德鸿说话的时候,给童黎使了一个眼色,让童黎放心。

    童黎心领神会,诗词主要还是靠天赋和才华,而经义则不同,经义不仅要理解众圣的理念,还要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和琢磨,更需要人生的积淀和阅历,方运就算再有大才,三个月也不可能写成出县的经义。

    童黎现在有些后悔,他也想到自己的经义能出县,早知道自己的经义才气这么多,就不应该担心方运,茂才之位必然是自己的。可一想到自己出了那么大的丑,在那么多人面前给方运磕头,童黎心中对方运更恨。

    “方兄,你我虽然打赌,但我对你还是很钦佩的。你就当众复述你的经义,让我等先睹为快,如何?反正府文院每年都会拿出优秀经义,供其他学子学习,你的必然在其中。”童黎道。

    “是啊,方运你不会怕了?”施德鸿道。

    方运道:“我的成绩如何,放榜之日自然见分晓,我在这里说的再多,既不会让我的诗文才气增半寸,也不会少半寸,多说无益。告辞!”

    方运说完向外走,路人立刻为他让道。施德鸿想跟着方运,但为方运让出的道路突然合拢,每一个人都直视施德鸿,眼中毫无惧意。

    施德鸿和童黎心中恼怒,没想到方运这么得民心,这么多平民竟然不怕一个举人和一个将来的秀才,只能慢慢向外挤。

    方运很快走出文院街,一眼看到自家的马车停在三日前的地方。

    那里不仅有杨玉环,还有依然女扮男装的赵红妆,钱举人和那日赛龙舟的人都在,自然也少不了保护他的庞举人,而伯父方守业也穿着便装站在一旁。

    众人见方运走过来,立刻满面笑容,奴奴快步蹿过来,跳到方运的怀里,不停地扭动身体跟方运亲近。

    方运一边抚摸它,一边向众人走去。

    别人继续满面笑容,但方守业发觉方运的表情有异,笑容慢慢变淡。

    “方运,考的怎么样!”一人道。

    钱举人立刻道:“他可是双甲,这一次自然不在话下。对了,今年经义的题目是什么?”

    “非礼之礼。”方运道。

    “截下题?比去年难啊。”一人立刻道。

    钱举人道:“走,咱们边走边谈,你说一下你的解题思路,这题极难,我听了之后一点头绪都没有。”

    方运想起那经义的异象,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今日不说经义,明日放榜自然见分晓。”

    原本欢欣鼓舞的众人面色一变,尤其是杨玉环,紧张地看着方运。

    方守业沉声问:“怎么了?是犯下还是偏题?还是用错大儒之意?我马车上有笔墨,你写下来,让我们看看。”

    “实在不方便写,还是等明天。”方运摇头道。

    周围的气氛更加凝重,方运连写都不敢写出来,极可能是出了大问题,很可能直接是丁等,失去排序资格。要是方运连秀才都考不中,不要说秀才,连上书山的资格都没有,从现在开始什么都不用做了,只能静等文宫崩溃。

    “怎么会是这样?”方守业眼中隐隐有悲痛之色,若是方运真的科举失利,那么人族就会痛失一个人才,而方运也会如流星一样,虽然曾在夜空闪亮,但终究会被人遗忘。

    赵红妆轻叹一声,道:“方运,应该是你太累了,想的太多。你的才学我是知道的,就算经义不能得乙等,丙等不成问题,绝无可能丁等。你什么都不要想,先回家睡一觉,等明天府试放榜,一切都会水落石出。”

    杨玉环微笑道:“小运,你不要自己吓自己。走,一起回家,我为你准备了好多菜,你们都一起来,尝尝我的手艺。”

    “好!”众人强颜欢笑。

    但是,施德鸿和童黎却已经挤出人群,把众人的表情看了个清清楚楚,再联想之前方运的言行,两个人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狂喜之色。

    施德鸿立刻大声喊:“方运,你不要走这么快,我还想请你吃饭,向你讨教这次府试的经义。”

    他这么一喊,周围所有人都向这里看来,方运本来就极有文名,自从在龙舟文会大放光彩让玉海人扬眉吐气后,方运的名字已经家喻户晓。

    方守业身为玉海府将军,一看形势不妙,立刻道:“方运你上车,马上离开!”然后看向施德鸿。

    “施德鸿,这里是景国,不是庆国,你最好小心些!”方守业心头本来就有一股火无处发泄,现在见施德鸿来找茬,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他以战诗词斩杀的妖族成千上万,才气一旦被杀意激发,再配合文胆,立刻形成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向四面八方发散。

    数以百计的马突然跪倒在地,低着头,一动不动,而远处的马也受到惊吓,不停地走来走去,车夫难以安抚。

    施德鸿吓得后退半步,而童黎更加不堪,急忙躲到施德鸿身后。

    童黎是兵部侍郎之孙,对玉海城的将军都十分了解,这方守业虽然远不如李文鹰果断,也不如张破岳狠辣,但也是一个不怕死的难缠人物。

    童黎很清楚记得方守业成名于五年前,那日方守业曾经一人断后,并消耗寿命发动碧血丹心,拦截三个妖帅,让其他战友安然逃跑,最后张破岳赶到救下他。

    妖帅就等同进士,方守业也是进士,却只一人就拦住它们,凭的不是实力,而是一股跟敌人同归于尽的精神,吓得三头妖帅不敢拼命,所以才能坚持到最后。事后张破岳求得延寿果,才让方守业恢复寿命。

    童黎甚至怀疑自己只要说错半个字,这方守业就敢当街活活打残他。

    “小心,他是府将军方守业!”童黎急忙低声道。

    施德鸿自然在宴会上见过方守业,只不过方守业根本就不理他,两个人没说过话。施德鸿立刻向方守业弯腰作揖,正色道:“原来是以一敌三而临危不惧的方守业将军,学生在庆国也听人说起,佩服不已,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方守业嗤笑一声,对方运道:“你们上车先走,他这花招骗不过我。”

    施德鸿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他原本想通过拍方守业的马屁消除他的怒气,然后再想办法让方运写出经义,看一看怎么样,可没想到方守业一眼看穿他的用意。

    方运点点头,和杨玉环一起上了马车。

    施德鸿正要说话,方守业突然张开嘴,一道白光在他的口中若隐若现。施德鸿闭着嘴,一句话也不敢说。

    “算你聪明!”方守业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童黎低声道:“怎么办?”

    施德鸿却哈哈一笑,道:“你怎么还会担心?虽然这里太过嘈杂,听不到他们之前说什么,但你没看到他们的脸色吗?一开始无比高兴,可方运说话后他们全都面色大变,尤其那方守业,眼中隐隐有悲痛之色。你们说,除了方运的经义出了大问题导致无法进秀才前十,还会为了什么?若不是这样,他何必对我等起了那么重的杀心?他这是知道方运要完,在本能地保护方运啊!”

    “有道理!”童黎太清楚方守业的脾气,所以被吓到乱了方寸,听施德鸿这么一分析恍然大悟,不由自主笑起来。

    “明天我们盯紧方运!他不可能不来看放榜,他一旦怕了,一旦连金榜都不敢看,那他就等于自认输掉赌局,文宫会逐渐裂开,最后崩溃。”

    “对!对!对!”童黎激动地连说三个对,因为一旦方运文宫碎裂,他的文宫和文位就保住了。不过他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他爷爷童侍郎向来刚正,要是得知方运因他而文宫崩溃,必然会重罚他,最极端的情况甚至会废掉他的文宫。

    “走,我请你去靖海楼!那日他们在靖海楼得意了一天,可惜气运轮流转,轮到我们了!”施德鸿无比得意,废了景国将来的大儒,一旦回到庆国必然会得到隆重的对待,极可能或封爵位。

    “现在考官们开始阅卷了?”童黎问

    “应该开始了。”施德鸿微笑着回头看了一眼文院。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9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97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