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换个人生

推荐阅读:被痴汉又不是我的错!单挑好莱坞一夜惊喜:禁爱总裁吻上瘾唇情:总裁的试婚新娘嗜宠成瘾:神秘恶少偏执爱绝世娇宠小太后至尊霸王系统魔帝狂妻:腹黑大小姐我的邻家空姐拐个王爷来生娃

    “既然政纪先生喜欢,那巧了,我是这所房子的买家,可以送于政纪先生”,来人笑眯眯的说道。!

    政纪一愣,旁边的侍者更是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十几个亿的房子,这样送人了?

    “不知老先生是?”政纪没有立刻答应,也没有拒绝,看着对方问道。

    “何思宏,”老人笑着说出自己的名字。

    “赌王何思宏!”听到这个名字,旁边的侍者心猛地一惊,下意识的说了出来,眼多了一分敬佩,要说起这赌王,可以说在香港是个真正的传,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算得是金字塔顶端的存在。。

    政纪的表情也多了一丝惊讶,他不是孤陋寡闻之辈,对于这个名字自然也是耳熟能详,几乎能够代表香港一个时代的传,这样的人,却是要主动送自己一套庄园?

    “政纪先生不要多想,这套房子只是我一时兴起所购,如果政纪先生想要,我愿意做这个顺水人情,和政纪小兄弟你交个朋友,”何思宏似乎看透了政纪心所想,微笑着说道。

    “交个朋友,是十几亿的礼物?!这朋友可真金贵啊!”一旁的工人员听得一清二楚,心感叹。

    “何老先生的美意,政纪心领,这个朋友可以交,房子算了,无功不受禄,我亦不是贪图他人财务之人,”政纪思索片刻,摇摇头拒绝了。

    他向来信奉一句话,世没有平白无故得来的东西,也没有平白无故的好处,得到了什么,或许会付出相应的代价。

    政纪这话说出口,旁边的工人员一脸的不敢相信,他不敢相信竟然有人会拒绝这凭空而落的馅饼,更不敢相信有人面对何先生能够如此的直言拒绝。

    “早听人说政纪先生有趣,如今一见果然如此,这个朋友,我倒是愈发的想交了,”何思宏露出了一丝微笑,眼看着政纪多了一分欣赏之色,转身招招手。

    另一名级别更高些的工人员走了过来,恭敬的鞠了一躬,“何老先生,您有什么事?”

    “这套房子,我不买了,违约金会打到你们那里,”何思宏忽然说道。

    “这?!”工人员愣了下,有些不知道什么情况。

    “怎么,有问题吗?”何思宏的脸板了起来。

    这一皱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自身周发散出来,周围的空气也似乎停止了几分,让两名工人员额头见汗。

    “没有,当然没有,何老先生多想了,您太客气了,我们怎么敢收您的违约金,您的保证金我们会尽快给您退回,”后来的工人员很会做人,猫着腰谦卑的说道。

    何思宏点点头,回头看了眼政纪,笑了笑道别道:“政纪兄弟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离开了交易所。

    政纪看着何思宏的背影,何思宏的意思很明显,“何东花园”他退出了交易,变相的让给了自己。

    “政纪先生,现在这庄园是无主了,您还要吗?”看出这一点的不仅仅是政纪,一旁最开始的工人员也看出来了,对政纪的态度愈发多了一分尊敬,能让赌王何思宏用这种方法送人情的人,最起码也是和何思宏同一层次的。

    政纪看了眼图片,点点头,他不是矫情的人,何思宏退出了交易,这套房子算是自己不买,也会有别人买,自己也不用故姿态。

    手续办的很快,三天后,何东花园有了新的主人。

    “神秘富豪,以十六亿港币的价格买下了何东花园”

    “香港最贵房地产交易诞生,何东花园的拥有者成迷”

    “何东花园改名纪璐园,有何内涵?”

    何东花园易主的消息,在香港的各大媒体的渲染下,愈演愈烈,各大报纸争相报道,有人发现在买下庄园的第二天,花园的牌匾名字变成了“纪璐园”。

    世界没有绝对的秘密,在媒体们的渲染和探索下,何东花园的新主人浮现出了水面。

    一个人们耳熟能详的名字,政纪。

    在五十亿构建总部之后,政纪又出手了?而一出手,又是十六亿?!如果说前一次是公事的办公场所人们还能接受的话,那么这一次如此高昂的价格却只是购买了一套私人府邸,人们完全难以压抑心的惊讶和羡慕!

    富豪,大富豪,钻石优质男,华国首富,在腾讯新推出的社交平台微博,政纪在一夜之间突然多了无数的头衔,其一个外号脱颖而出。

    “国民老公”,这个给政纪的外号在一夜之间火遍了微博社交圈,却也很好的概括出了无数怀春少女的心思,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有一个这样的老公,才华横溢,国家榜样,更重要的是没什么不良癖好,为人正直,无论从身体素质,还是内心素养来看,简直是传说的完美男人。

    十六亿,如此手笔,只为了买一套自己喜欢的住所,与之相,多少人苦苦奋斗着几十万的房子,对,有时候是个很妙的东西,相差不远的对,能够激励人的前进与奋斗,而难以望背的对,却只能让人羡慕嫉妒。

    十六亿的房子是什么样的?这个问题,盘旋在李淑楠的脑海。

    自从次看了政纪踢球之后,再也没有见过政纪,只有银行账户拉来的政纪存款依旧提醒着她有过这样一段经历,如同梦一般。

    她也买房了,男朋友用了所有的积蓄,再加她公积金的贷款,付了首付后终于住了进去,是在燕京六环之外,离她工的地方打车需要半个多小时。

    八十平米的低层,不是她梦想的高层落地窗,下楼还需要爬楼梯,可也总算是有了个落脚点。

    粗略的算算,按照现在的收入来看,还完贷款,还需要十年。

    十年之后,她大概三十几了,人生最美好的光阴,都将在这房付出,结婚,生子,学,一笔笔的投入,已经开始走进了她未来的预算之,虽然还未付诸实践,可是已经感觉到深重的压力背在了背,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同样是女人,为何有的人,天生的是衣食无忧,如同天的仙子一般,不需要为茶米油盐酱醋茶操心,她自认为样貌出众,却最终只能化千万家庭妇女的一员,过着她曾经最不愿意过的生活,活成了她最讨厌的样子。

    看着报纸的新闻,配着政纪的图片,他依旧是那么的俊朗,那么的高大,仿佛没有什么困难能够拦得住他一般,风姿绰约,凌然人。

    如果自己当初再勇敢一些?再大胆一些?甚至再不要脸一些,是否也能与这个男人的生命有一丝的牵连和挂钩?是否也能够享受到这个男人的温柔和物质的充裕?

    可惜,一切早已过去,机会转瞬即逝,现在想要见他,只怕只能是个梦了。

    下个月,自己要结婚了,一个自己看不的男人,将要成为自己生命最重要的人,过往的那些期盼,希望,都将化为过眼云烟。

    “纪璐园,政纪,刘璐,真好,真浪漫,”李淑楠看着报纸的报道,喃喃自语一般的说道。

    “老婆,在看什么呢,看的那么入迷,”一个男人从洗手间出来,穿着有些肥大的背心,头发湿漉漉的,胡子拉碴,笑着问道。

    李淑楠最后看了眼报纸的照片,再看一眼面前将要和自己度过一生的男人,忽然觉得很没有意思,放了报纸,站起身表情冷漠。

    “你在家,我出去散散心,”说完,李淑楠推开门,走了出去。

    “这是又怎么了?”留下屋里摸不着头脑的男人,诧异的喃喃自语。

    忻城刘璐家里,刘正军和刘璐的姑父*,正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报纸的报道。

    “你怎么看,建国?”刘正军长出了一口气,喝了一口刘璐给他买回来的极品毛尖问道。

    “还能怎么看,咱家刘璐的“正宫”地位是无可动摇了,”*眼睛好不容易从报纸移开,感慨道,然后又砸吧砸吧嘴接着解释道。

    “这纪璐园三个字,已经再明显不过了,政纪,刘璐,两个人的名字各取一字,可以看得出来,政纪对咱们刘璐的用心,姐夫你要享福了啊!”*说道,同时也感慨政纪的大手笔,一出手是十几亿的庄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023218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023218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