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 章冤家路窄

推荐阅读:贞观大闲人绿刀客诸天行盘龙之成哈德利暗黑破坏神之死灵法师水浒任侠护灵人之医道无边

    第二天,政纪晃了晃醉酒后有些发胀的脑袋,吃过早餐,便接过三姨给他父母准备的东西,一家人开着政纪姨夫的车去了火车站。

    在表妹泪眼朦胧中登上了火车踏上了回家的路途,看着渐行渐远的燕京,再世为人的他也不由的感叹世事多变,

    自己两个月前还是个愣头青,浑身上下只有几千块钱,现在离开时就已经成为了签约艺人,身揣百万,已经和来的时候有了天壤之别,不知自己下一次进京又会发生什么。

    一路上风平浪静,直到列车在河兰停靠十分钟,政纪望着车窗外的站台上行人匆匆忙忙,忽然看到一个眼熟的面孔,那人也看到了政纪在看他,双方皆是一愣,男子狠狠地看了政纪一眼,望了望政纪所在的车厢,和旁边的几个满脸横肉的人指了指政纪便走开了。

    政纪皱褶眉头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真是冤家路窄,来燕京是遇到的那个骗子青年居然也要上火车,而且好像是冲着自己来的,政纪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拿下行李在前几个车厢随便找个了座位,过了一会列车开动,也没和那个青年相遇,他便放下心。

    过了半个小时,政纪突然感到有些尿急,便离座去往列车的洗手间,解手后刚出洗手间,突然看到隔壁的车厢那个骗子青年正站在一个老人身后,一只手拿着小刀片划着什么,他也看到了政纪,一愣神,脸上浮现出一丝狞笑,放弃了老人的口袋,同旁边给他掩护的几人低声说了几句话,指了指政纪,一伙人便朝着政纪走来。

    政纪看了看四周,火车上人多,便放弃了溜走的念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自己该此一劫,他便要看看那人想要做什么。

    很快,那伙人就走到了火车两节车厢的连接处,看到政纪识相的没走更是得意洋洋。为首的那个和政纪有仇的青年走到政纪面前,其余人则一边两个故意挡住了乘客的视线,政纪看着周围的五人也觉得今天的事恐怕难以善了,悄悄的把口袋里的钥匙扣从中指穿过套在了手上,把钥匙的尖头从指缝间穿过。,插在口袋里对着青年问:“你又有什么事”?

    青年嬉皮笑脸的看着政纪骂道:“臭小子,上次坏了我的事,怎么,就忘了?今天不给爷留下点什么有你好看的”。说着推了政纪一把。

    政纪不留痕迹的侧开身,没想到后边有人又推了一把,一时没躲开,胸口被青年推了一下,他皱皱眉头:“愿赌服输,我又没抢你的,怎么,想赖账”?

    “放你娘的臭屁,你那天耍诈,少废话,破财免灾,你自己选吧”,青年蛮横的骂道。

    政纪眼睛一冷,被他盯着的青年突然感到一股冰冷的气息从政纪的眼睛中发出:“你把你的狗嘴放干净点”,政纪听到他骂娘,心里的火气腾的冒了起来,这辈子父母是自己的逆鳞,他不容忍任何人触犯,哪怕两败俱伤都在所不惜。

    “呦,臭小子,胆挺肥啊,我看你这次怎么躲”,说完,他一拳朝政纪脸上击来,与此同时,政纪身后的男子也趁势挤住政纪让他无处躲闪。

    车厢正好经过隧道,他眼睛红光一闪,写轮眼瞬间开启,骤然变黑的车厢里在政纪的眼里恍如白昼,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他把早已握住钥匙的拳头朝男子击来的拳头怼去,竟是后发先至,正中男子拳面,青年惨叫一声,握着鲜血横流的手原地蹦跳,政纪一股气,乘着车厢一片漆黑,“啪啪啪”围着的几个男子没等他们动手,鼻梁骨上就一人挨了政纪重重一拳,打过架的人知道,人脸上鼻梁骨是最脆弱的,遭到重击后就会瞬间刺激,让人生不如死。

    火车轰隆隆的前行,在政纪击倒最后一人时,刚好通过了隧道,带头青年愣愣的看着政纪四周蹲着抱着脸惨叫的同伙,有些不明白这一小会发生了什么。一咬牙,又向政纪冲来。

    只剩下这样一个战五渣,政纪连眼都懒得开,一拳打的他飘儿盆子叮当响,蹲在地上惨叫。正在这时,一声“你们几个干什么,都蹲下,不要动”,列车乘警握着电击棍喝到。

    警察总是姗姗来迟,在政纪解决了五人后,乘警出现了,六人都被带到了列车的警务室,没等乘警询问,缓过来的骗子青年便恶人先告状:“警察,他打人,你看我们五个,都被他打伤了”,一遍把自己青紫的脸给警察看。

    乘警也不傻,这些年在列车上什么事没见过,知道这些人话里有猫腻,何况谁没事找事一打五,便扭过头问政纪:“你呢,说说怎么回事,有什么给自己辩解的”。

    政纪不慌不忙的看了五人一眼道:“我上完厕所,看到他们偷东西,被他们发现了,他们就围过来要挟我,不让我找警察,我不听,他们就要揍我,我小时候练过两下,趁隧道黑把他们击倒了,然后就遇到您”。

    警察听着,觉得条例清晰,点了点头,另外五个人都喊着:“他撒谎,警察”。

    警察看了一眼双方,政纪又补充了一句:“您不信搜他们的身,看他们的衣服里有没有东西。”

    警察眼睛一亮,先把五人拷在了车厢旁,不一会就搜出了不少赃物,还有些管制刀具,小刀片,老警察一看就明白这几人是干什么的了。

    很快,在下一站,不管几人的哀嚎求情,乘警和当地警察联系,把五人转交给了当地警察,政纪也被放开了,临走时,警察还拍拍政纪的肩膀道:“小伙子好样的,称恶扬善,以后多多发扬光大”。

    在这短短的插曲后,剩下的路途就风平浪静的过去了,看到窗外熟悉的景象,政纪知道忻城到了。提着大包小包的他走出了车站,深深的吸了口老家的空气,兴冲冲的向家里走去。

    “爸妈我回来啦”,刚开门,还没换鞋的政纪就叫道。

    听到政纪的声音,他父母从厨房走了出来,政母更是搂住政纪,心疼的看着出去拼搏了一个暑假的儿子,儿子长高了,也长胖了,可是脸却晒的有点黑。

    政纪的父亲在一旁乐呵呵的站着,看着儿子能够独立的出去拼搏心里也为他高兴,自己没本事,可是儿子却很争气。

    一家人坐在饭桌上,政父叹了口气说:“儿子,我前几天下岗了,准备做点小生意,唉,爸爸没本事,也不能帮你多少“。

    政纪眼睛一热,给自己父亲倒了一杯酒,碰了下杯一饮而尽,从客厅的包里拿出了自己的合约,还有一张银行卡,放在父亲的面前:“爸,没事的,我在燕京签约了,这卡里是我的签约费,您拿着,和我妈享福就行,儿子养你们“。

    “那哪行,你爹我还没老,还要给你买房娶媳妇呢,你这点钱哪够啊,你自己留着就行”,政父以为政纪挣了不多点钱便坚决的说到。

    “爹,你放心,我有钱,这卡里有五十万,密码是我妈的生日,我自己的卡里还有一百万,足够了,而且以后我的唱片发行了,还会有更多的钱的,这些只是给您二老零花,您不是一直想买车吗,咱买个好的”,政纪笑着说道。

    “多少?五十什么?五十万?签约费这么多“?政纪父母吓了一跳,差点把手里的酒杯扔了。

    ”嗯,公司看我潜力好,给了我一百五十万签约费,这都是正规的,你们放心”,政纪有些担忧的看了眼陷入震惊的父母,有些后悔说了实话,那几年物价很便宜,一套房不过几万块钱,一百五十万对于父母来说那就是天价。

    夫妻俩互相望了一眼,颤抖着拿起政纪的签约合同,再三确认,最后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复杂的看了眼政纪说到:“儿子,我们信了,这些事你可千万不要说出去啊,小心被惦记,这卡我们先帮你收着,等你结婚了再给你,你自己也要节省,不要有钱了就铺张浪费”。

    一直到下午,夫妻俩都沉浸在惊喜中,政纪把从北京带回来的礼物分给父母,父母虽然在责备他乱花钱,但眼里的欣慰和欢喜却是怎么掩盖不了的,重活一生,不就是为了看到这样的父母吗?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0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02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