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开店

推荐阅读:霸武剑神火影世界的幻术大宗师神术武装终极学生在都市韩娱之崛起永恒高塔灵武帝尊绝品全能兵王仙墓

    回到家里,吃过晚饭,政纪回屋学习,然而政学平和李雪梅破天荒的没有在外边看电视,而是在他们房间里面,传来一些争论的声音。政纪轻轻走到门口,仔细听父母那头的对话。

    “你说怎么办,这个单位就要垮了,现在竟让我们自愿买断结算工龄,精简重组,这下好了,说出去我的脸朝哪里搁,就快把工丢掉了,丢人死了!”李雪梅的声音传来。

    政学平想了下问道:“那你们单位领导怎么说”?

    “自愿买断工龄的话,现在就可以结算,以我的工龄算,十五年大概可以拿到三万块钱,王姐,刘正几个都买断走了,可是如果愿意留下来的话,以前的薪水制度会产生变动,,每个月可能会比原来少一百块钱!我问过我哥了,他也很不看好我们单位,你知道他那人就是这样,如果我丢了工,他更会说我,这次王厂长如果不是看到他的面子上,恐怕也不会给我自己选择的机会。

    政纪立时记起来父母讨论的是什么事,当时母亲在忻城的一家国有厂子担任会计工,初期还算不错,而随后随着经营不善,连年亏损,厂子便开始商量着裁员一系列的问题,当时若是选择买断工龄离开的话,公司会发一笔买断费,从此一笔勾销。

    当时面对母亲来说只有两个选择,一是买断,拿着那笔钱,自己开个什么小店之类,下海。二是就留在公司里面,拿着比从前少的工资,也不至于失业。

    后来母亲还是没有行险,选择呆在了那家厂子,但是过了不到两三年,厂子就再也开不起来,终于垮台,母亲还是被迫拿到了买断工龄费用,自己出来经商下海,给别人打了两年工,后来自己开了家饭店,盈利却也是平平。

    “你自己经商什么,你看楼下王姐搞什么那个服装店,连连亏,你做什么生意,折腾什么?”父亲政学平的声音响起。

    “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看厂子的样子,对厂子也没什么信心啊”,政母抱怨道。

    “哎,算了,我看你们公司的动荡也只是暂时的,你们那个王厂长也是有能力的人,恐怕也可以把你们的厂子救活,你呆在里面,就算以后不行,好歹也不会亏待你,拿的钱也比现在多,孩子的钱不能动,还是留着吧“。父亲踌躇的说到。

    政纪直起腰,来到父母门前,轻轻的敲敲门、

    父母的讨论声小了下去,老妈的声音响起:“政纪啊,什么是,进来”。

    政纪开门,父母正盘腿坐在床上,两人中间摊着材料,家里户口本和存款单一类的小箱子。

    “爸,妈,我刚才听到你们说什么了。”政纪在父母身边坐了下来,然后思忖了一下,说到:“妈,我认为你应该买断工龄,自己下海。”

    父母同时愣了愣,老爸才叹了口气说道:“你还在念书,懂什么,回房间学习去,父母的事不用你操心。”

    李雪梅倒是看着儿子眨了眨眼睛,带着一丝怨意的看了眼政学平,“儿子上学怎么了,你能拿回五十万来?你没见过的很多事他都懂了,就让他说说吧,儿子,你是什么想法?”

    政纪想了想,就这么告诉母亲你的那家厂子是计划经济的产物,之所以在现代商品京畿道市场上举步维艰,皆是因为体制的不符合,迟早会成为一堆废物瓦砾,埋没在经济发展的洪流中,保守残缺不是拌饭,而且自己知道这个公司未来必定垮台。估计自己的父母会用打量怪我的眼神看自己。

    政纪换了一种方式,:“我之前看过几本书,里面就提到了一句话,把自己的命运赌在他人的身上,那注定是悲哀的,况且我去了燕京,在那里长了很多见识,老妈,无论这个厂子未来会不会垮台,能不能发展好,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您的命运和它牵扯在了一起,都和别人联系成了一堆。

    退一步讲,厂子现在也许现在还看在舅舅的面子上对你挺好,可未来一旦舅舅失去了权势,他也许就一句话,就让您失业了,况且,在我心里,最重要的是一家人过得开心,幸福,况且一家人是不分你我的,你们是我的天,我也是你们的地,我今天的一切都是父母给予的。”

    重生过后,政纪不甘心面对命运的安排,他想让自己的母亲,不要屈服于命运,自己去创造她不敢想的梦想,过得更轻松开心。

    父亲政学平,母亲李雪梅,都愣愣的看着面前的政纪,不敢相信政纪能够说出这么一番话,却又相当的发人深省。

    政纪知道父母现在的心思正处于动摇期,自己还要加一把火才行,立时更进一步的说到:“就算那个王厂长能盘活厂子,那么未来呢,以后呢,这是国有厂子,内部斗争激烈,厂子又能把他的位置保证在那里多久?谁又能保证不会发生第二次同样的动荡呢”?

    母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迷茫,这么一次公司的动荡就够人受的了,天天都有人在办公室里闹着解决,时刻面临着失业的压力,幸亏自己儿子这边很争气,没给自己再添堵,否则的话她还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更愁苦许多。

    更何况,儿子的一席话说到了她的内心深处,她事实上是一个潜意识中有独立意识到

    女人,从前见周围的同事下海经商,自己就很羡慕,一度想要加入,可是由于各种原因,都没有搞起来,而自己的丈夫是忠厚老实的读书人,又不支持自己,而她渐渐的看越来越多的人血本无归,也就淡了心思,所以后来在这这家厂子里一干就是十五年的青春时光,从那个时候大家叫她“小李”,再到后来的“李姐”,收获了一定的地位,但是这个厂子也快要到头了。

    政纪的父亲是读书人思想,很偏执于自己的见解,但是因为政纪的一句:“把自己的命运赌在他人的身上”让他也不由的有些动摇。

    心忖如果让妻子继续在哪个公司干下去,是正确的吗?

    政学平“嗯“了一声,”政纪,你还小,很多事情,不是你相像的那么简单,你看你妈周围下海经商的同时,有几个赚的,万事都不容易啊。

    望着父亲固执而武断的话,政纪并没有生气,正相反,父亲坑这样让他参与家庭讨论,而非将他赶出卧室,就已经的确对自己的意见重视了起来。

    “你说你妈拿那点买断费,她做什么,就算有你的签约费,她以为经商那么容易?那时不可能的,经商就讲究个尔虞我诈,你妈那种忠厚老实的性格,还不让别人骗光了。“

    政纪的父亲对商人有不小的成见,却不知道在未来,诚信者东西很大程度上都成为经商的必备品格。

    “诚信是做人之本,母亲的诚信才会有回头客,尔虞我诈只是赚的暂时的钱,要想发展壮大,还是需要我妈这种诚信为本的经营方式,”政纪看着母亲淡淡一笑说道。

    母亲立刻对政纪投来了感激的目光,自己的丈夫老是说自己的性格不适合经商,她很不甘心,然而现在自己的儿子对自己狠看好,让她心结也轻松了些:“我就是太老实了,否则也不会让你爸骗到手。“说着说着,李雪梅感到有些委屈,泪水就冒出来了。

    政学平一见孩子他妈泪水出来了,也讪讪的说到:“当年那不是你也看上我老实有文化吗,你先别急,咱们先看看做什么能赚钱。”

    政纪看到父亲的态度软了下来,不由的佩服母亲,都是女人泪是男人最怕的武器,果然如此。

    “老妈,你先别急,我这次去了趟首都,我的顶头上司就在北京搞了个咖啡店生意,一开始人们都不看好,谁知道生意出奇的好,她算是首都第一个开咖啡店的人了,现在人们的经济生活水平提高了,对享受生活也有了很大的追求,都喜欢去这种外国调调的咖啡店去,重点是这个店不累,而且环境也好,接触的人也大部分是有文化的,我最近留心看了下咱们市里,忻城现在还没有一家咖啡店,基本不会存在竞争的问题,虽然一开始可能人们不了解,但相信生意会越来越好的,很有前途。”政纪说到。

    政纪便给父母解释了下咖啡店是什么,说白了就像中国的茶馆,供人们休闲娱乐的场所看,顺便提供些简单的饮食,主要面向白领和一些成功人士。政纪这么想是有原因的,上辈子他一直想开一家咖啡店,在寒夜的傍晚,捧着一杯咖啡,看人来人往这是他一直的向往。

    “咖啡店?能挣了钱吗?咱们这的国情和外国可不一样啊,可不要赔了,你那个老板真的成功了?”,政纪的母亲担心的问道。

    政纪当然是胡编乱造,若是以自己的想法说出开咖啡店,父母又怎么会听信自己这一面之词。

    “切,说的好听”,政纪的父亲嗤了一声,“现在搞这个的这么少,我听都没听过,能赚钱忻城怎么别人都不来做?”

    自己父亲就这个最大的缺点,永远过于保守,不肯前进改革,否则他也不会一直在一所学校当老师。

    “老爸,你的观念太陈旧了,未来的一个公司,乃至于任何的一个行业,都在要求创新,在未来思想和工都处于饱和的状态下,只有创新,开拓才能在竞争如云的地盘上杀出一条血路!别人没干,一方面是消息闭塞,另一方面也正和父亲你一样,想不到这个东西会赚钱,永远都要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而且这不算尝试,要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经有了很多家咖啡店了,不要永远都慢人一步啊。”政纪耐心的和父亲说到。

    政纪的一番话让父母陷入了深思中,他们只是看到别人生意赔本,可是想到城里的第一家肯德基现在早已赚的盆钵满盈,就对政纪说的话生不起反驳之心。

    政纪的父亲想了想:“儿子,既然你觉得有潜力,我也不是不支持你和你妈,你说的其实也有道理,那个咖啡店,我同意了,只是到时候把你老婆本赔进去,你可不要怨恨爸妈啊。”

    政纪笑着说道:“爹,我的就是你们的,这点钱不算什么,以后还会有更多的。”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03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03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