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最后的平静

推荐阅读:武炼巅峰丞相不干了异界邂逅二次元女神九零俏佳人带个位面闯非洲不败狂徒护花强少在都市无限之科技主宰混元天珠天价宠妻:总裁夫人休想逃

    小城有小城的好处,不管外边天翻地覆,政纪所在的这座小城依旧平静伫立着,静静的看着世界外的喧嚣。 在这个年代网络还没有十分发达,虽然零星的消息传来,却还没有打破他的平静生活。政纪依旧珍惜的过着为数不多的平静时光,每日里按部就班,和刘璐搞搞暧昧,和凡成打打闹,和自己的同学一起活动,与自己父母共同打理店铺,他都过的格外的开心,至于韩畅,政纪却发现她没有了以往的笑容,那个男生他也没再见来找韩畅,他虽然好奇,可别人的私生活他也不好打扰,只是在有时遇到后打打招呼,二人似乎突然生疏了不少。

    今天晚上,就是世界杯决赛了,对于已经知道结果的政纪来说虽然缺少了些悬念,可他也不介意再看一遍体验下氛围。于是,他就叫上凡成去店里的大电视观看,反正他最近一直在店里睡。

    当天下学,政纪在门口等着凡成,等见到凡成他惊讶的发现,不止凡成他一人,还有几个班里的其他同学,都是喜欢足球的,在家里怕影响到家人睡觉,所以听到凡成要和政纪一起去他店里看时便一起来了。政纪当然不会反对,都是同学,看球人多一点反而热闹。

    凡成虽然知道政纪家开了一家店,可也没细问是什么,直到政纪带他到咖啡店门口时他才用力拍着政纪的肩膀惊讶的喊道:“好啊,你小子开了这么大的店啊,还是电视上的咖啡店,牛啊,我还以为广场的咖啡店是哪个富豪开的呢,害的我想进去还怕被撵出来,早知道是你小子的资产,我早就天天来蹭咖啡喝了,你可得给我免费啊”,凡成对政纪没和他细说很是不满,抱怨道。

    政纪笑着答应他,自己的兄弟,自然不分你我。

    其他几个同学也是震惊的看着咖啡店,一直不知道自己身边其貌不扬的同学居然不声不响的开了这么一家店,看这外貌,没有大几十万是下不来的。

    推开门,一股热气扑面而来,与门外初冬的寒冷形成了鲜明对比,店里的人并不多,稀稀两两的坐着几个人,安静的音乐在店内飘荡,温馨的灯光明亮却不耀眼,凡成则这里看看,那里摸摸,一副好奇的神色,至于其他几人大概被屋内精美的装修镇住,有点约束,不像凡成那样放的开。

    一个清秀的服务员迎了上来,看到是政纪时,略带羞涩的问道:“老板,您来了,需要什么吗”?一遍好奇的看着政纪旁边的学生,她是附近的大学生,在店里勤工俭学,这里工轻松,环境很好,而且工资也比别的地方高不少,更主要的是老板人很好,所以她很珍惜在这里工的机会。

    政纪笑着对她说:“没事,辛苦了雅静,我们自己去坐会,你帮我们端些小吃和咖啡”,说完便和几人走到了电视旁的位置坐了下来。

    很快,苏雅静便将咖啡和一些精品小吃端了过来,政纪他们几人边吃边聊,说着对今晚比赛的期盼。

    忽然,政纪眼神一凝,被窗外的情形吸引,咖啡店外,有几个女生不停的推搡这一个女生,好像还在说着什么,被推的女生一眼不发,政纪突然推开椅子向店外走去,留下几个同学面面相觑,凡成则好奇的望着政纪,一看窗外的的景象恍然大悟。

    被推搡的女生正是韩畅,凡成也是认识的,他也隐约知道政纪貌似对这个女生不太一样。

    “小贱人,你勾引谁不好,勾引陈楷,你是不是以为你在二中我就没办法对付你了”?其中一个染着红头发的女生说着一把把韩畅头顶的发卡拽了下来,不顾韩畅的阻拦一掰两段。

    路上的行人对此指指点点,却也不上前阻止,韩畅红着眼,咬着嘴唇一眼不发,只是怔怔的看着地上断成两半的发卡。

    “陈楷早就不喜欢你了,你还死皮赖脸的去找他,你是不是当我不存在?自己看陈楷给你写的分手信”说着便把一个信封扔到地上。

    韩畅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的信,也不动手捡。

    “你看什么看,捡起来自己看啊,给脸不要脸?”旁边的一个黄头发女子伸出手想韩畅脸上扇区。

    闭着眼的韩畅并没有等到想象中的疼痛,慢慢的睁开眼,却看到一个身影站在自己身前。

    政纪冷着脸站在韩畅身前,握着黄发女生的手腕,冷冷的看着这群不良少女,侧过头对韩畅说:“你先进去,这里交给我吧“。

    ”呦,从哪来的小情人,看到情人被打着急了”?黄发女生有恃无恐的看着政纪骂道。

    “啪“政纪二话不说,一巴掌扇在了她脸上,淡淡的说:“把嘴巴放干净,虽然我不屑于打女人,可不代表我会让你蹬鼻子上脸”。

    咖啡店里的同学和员工看到门口出事了,纷纷跑了出来,其中一个脾气暴躁员工的甚至喊了声“老板要不要动手”。

    几个不良少女看到形势比人强,没想到政纪居然是这家全城都有名的店的老板,不由的泄了其实,放下几句狠话便走了。

    政纪也不阻拦,任由她们离去。

    回头看了看韩畅,让其他人先进去,也不问原因,帮韩畅捡起地上的发卡和信,扶着韩畅走进了店里,韩畅也不反抗,麻木的跟着政纪走了进去。

    政纪扶着韩畅走到了店里的一张角落桌子坐下,回头让服务员倒了杯奶茶来,才对韩畅说到:“没事了,都过去了,喝点东西暖暖吧”。

    凡成他们看到这边的情况也很自觉的没上前询问。

    韩畅一言不发,呆呆的坐在桌前,愣愣的看着桌子上奶茶的热气升腾,许久,抱着肩膀埋下了头,政纪拍了拍她肩膀,站起身去后台拿了个干净的毛巾用热水弄湿回到了座位。

    许久,韩畅才抬起了头,政纪看着眼前这个满脸泪水,坚强到连哭都无声的女孩,心里一痛,强忍着搂住她的冲动,把热毛巾递给了韩畅说道:“擦擦吧,再哭就不好看了”。

    韩畅泪眼模糊的看着眼前的男生,泪水瞬间更加决堤而下,一头埋进了政纪的怀里,他呆了呆,缓缓的抬起手,轻轻拍着韩畅的背。

    许久之后,韩畅拿着毛巾一点一点的擦着脸,毛巾已经冷了,可是再冷也比不上自己内心的冰冷,在看到那封信的时候,她就知道,那个女生说的都是真的,陈楷移情别恋了。在自己还是七八岁的时候,那时的自己家不在忻城,是在一个偏远的小乡下,那时自己的父亲为了赚钱,来到忻城打工,

    知道自己上初中时才发迹,把自己和妈妈接到了这里。小的时候,自己家里很穷,而且父亲又长期在外,自己和母亲相依为命,村里的孩子便经常欺负自己,直到陈楷的到来,他是从忻城来的,父母将他送到村里的奶奶家带。一次,自己又被一群小孩推到在水池里,是陈楷不顾一切的跳下水池把自己拉上来,从那以后,便一直是陈楷护着自己。两人一直被村里的孩子隔离在外。直到自己的父亲把自己和母亲接到忻城,一直到现在她都记着陈楷当年望着自己和父母离开村里的情形。

    一直到暑假时,她在一次外出散步时才又遇到了陈楷,她是第一个认出对方的,陈楷当时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亭亭玉立的女生就是自己当年护着的小不点。然后,陈楷就开始追求她,自然而然的,她就接受了从小保护自己的陈楷,可没想到,陈楷居然背叛了自己。

    韩畅从深深的回忆中醒来,看着政纪温情如火的眼眸注视着自己,她一直感到眼前这个男生好像一直对自己有着一种独特的感情,但她怎么也想不起和政纪有什么交集。她很累,身体哭的累,心里更累。

    在得知政纪他们是要在店里通宵看世界杯时,她咬了咬牙,做了个决定,她现在很难受,不能让自己父母为自己担心,便征得政纪同意后打了个电话给父母,说自己要在女同学家讨论题,今晚就不回去了,想到自己女儿平时都很自律,韩畅的父母就答应了。

    韩畅在打完电话后,才有时间仔细打量着这里的环境,她早就听父亲他们说起忻城多了一个时尚的咖啡馆,消费很高,可没想到居然是政纪家的,突然,她眼睛一亮,看到咖啡店里摆放在正中的钢琴。

    政纪看到她看着钢琴,便试探的问到:“怎么了?你想弹吗?”

    “嗯,我学过一段时间,想试试”,韩畅大方的说到。

    “那就去吧,让我们也好好欣赏下,你今天是它的第二个弹奏者”。政纪鼓励道。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04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04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