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不平静的一夜

推荐阅读:极品修仙神豪究极神豪打脸系统总裁爹地宠翻天销魂老板娘陈二狗修道记重生之我是星二代御用兵王傅少的亿万甜妻纵猎天下重生毒妃狠绝色

    韩畅缓缓坐在了钢琴前,轻轻的抚摸着洁白的琴键,交替的黑白键孕育着各种不同的美妙音乐,轻轻触按出一组和弦,温柔的灯光下,韩畅细长的手指在琴面舞动,清脆悠扬的琴声自她的手中缓缓流出,犹如流水般自然,轻柔的旋律打开了她从的记忆,从低音滑到高音,绽开已撸玫瑰色的风景,又从高音徐徐滑落,像散落了异地珍珠,细碎却泛着光泽,一阵低沉的重音后,仿佛是压抑的黑夜般的琴声飘出,忽然曲调一遍,琴声又变的充满希望,好似黎明前的黑暗。 一曲终了,韩畅静静的坐在钢琴旁。政纪看不到她的表情,只是看到她的身躯挺直的坐在琴椅上,柔和的灯光洒在她的侧脸,他感到自己的心轻轻的颤动。

    “啪啪啪”咖啡店里的客人都站起身报以掌声,为自己能在寒冷的冬夜听到如此优美的琴声而高兴。

    韩畅如梦初醒般抬起头,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站起身红着脸向周围的客人鞠了鞠躬,便逃一样的回到了政纪桌旁。

    政纪笑着看着韩畅娇艳欲滴的脸颊说到:“弹的真好听,比我强多了”?

    韩畅点点头说:“钢琴真好,这是我弹过的音色最好的钢琴”。

    “你喜欢的话可以随时来弹,把这里当成家都没事”政纪随口说道,忽然看到韩畅惊愕的眼神,意识到自己可能吓到她了便又故掩饰说:“店里一直没请到钢琴师,没想到我原来一直在舍近求远,不知道”雕刻时光“有没有荣幸请这么一位美丽的女士成为我们的钢琴师呢”?

    韩畅脸红了红,看着政纪真诚的目光,想了想便答应在自己没事时来店里演奏。

    随后,韩畅的情绪也稳定了下来,在凡成挤眉弄眼中政纪把她介绍给了班里的同学,一群人聊的火热,韩畅也在一旁不时的插一句,政纪没想到韩畅对足球有所了解。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十点,店里的人也走的差不多了,政纪便宣布下班,员工便在打扫卫生后离开了,政纪把卷毛连门拉了下来,一伙人开始等待。

    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政纪便开始做起了数学题,而韩畅则从书柜中取了一本文艺小说看了起来。

    不知不觉到了两点,政纪抬了抬酸痛的脖子,突然感到店里有点安静,还有呼噜噜的声音,抬头一扫不觉笑了出来。凡成他们早就窝在店里的沙发里睡着了,还打着呼噜。而韩畅也趴在桌子的书上沉睡,政纪慢慢走上前,看着韩畅睡梦中还微微皱着的眉头,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自己怎么做才能让眼前的这个女孩忘却伤痛呢?他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披在了韩畅的肩上,韩畅不安的扭动了一下,没醒。

    政纪看着安静的屋内,突然感觉有点闷,很想抽支烟,便回到吧台将父亲放在柜子里的烟取了出来,轻轻的开了后门,走出了街上,坐在阴影中。

    “啪”,政纪深深的吸了一口,一股辛辣的味道直冲咽喉,他忍不住咳嗽了两声。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根烟,他看着万籁俱寂的街道,今夜过后,他就是亿万富翁了,就要重新投入忙碌的赚钱大计中去了,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度过这样无忧无虑的也晚了。

    一根烟将尽,突然,他耳朵动了动,好像听到了什么动静,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不远处有三个黑影鬼鬼祟祟的向这边走来,手里还不知道提着什么东西,政纪不由得开了写轮眼,他皱了皱眉头,这些人很小心,居然还戴着面罩。

    三个黑影站在自己店前,其中一个指了指门,几个人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还夹杂着低声的奸笑,其中一人将手里的桶打开,一股刺鼻的味道散发了出来,向店门上撒去,政纪眼里杀机一闪,这是汽油,这些人真是桑心病狂,自己并没有得罪什么人,为什么大半夜来烧自己的店。

    “啪”一个人拿着打火机点燃,正准备向墙上扔时,一块石子飞了过来,准确的砸在了他的受伤,他低呼一声,打火机掉在了地上,几人马上警觉的看着四方。

    政纪慢慢的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一言不发的看着三人。

    三个人并不逃走,反而互相望了对方一眼,眼里凶光一闪,从怀里掏出一把尖刀向政纪逼来。

    刷的一声,政纪的身影从他们的眼前消失,三人震惊的互相望了望,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腹部一阵剧痛,便扑到在地,在地上喝喝的喘息着,他这些天在写轮眼的帮助下不断锻炼,肌肉的反应速度和身体的协调能力得到了长足的进步,岂是几个小混混能对付的了的。

    刷,政纪把三人的面罩撕了下来,看到了三张年轻的脸,寒声问道:“你们是谁,为什么要对付这家店”?

    三个人强忍着疼痛不说话,政纪懒得动手,把脚放在其中一人的受伤,用力一踩,“咔”的一声,地上的人惨叫一声,在寒夜里分外瘆人。

    他把脚放在了另一个人手上,被踩住脚的人看到身边抱着手惨叫的人,感到政纪的脚微微用力,慌忙喊道:“别别别,大哥,我错了,我们是三中的学生,这家店的主人晚上扇了阿娇一巴掌,她让我们给她出气来了。”

    政纪听了哭笑不得,虽说三中是远近闻名的差学校,但没想到其中的学生竟然如此无法无天,难道他们做事不考虑后果吗?就因为一点点冲突,就如此草菅人命,就不怕烧死店里的人吗?

    政纪提着他们,从他们的兜里搜出了学生证,一一对着店门口的监控器漏了一下,说:“你们是三中的学生是吧,监控器已经看到你们了,今天晚上就饶你们一次,如果再有下次,我不管是不是你们,我都会报警,你们今天的所所为是蓄意谋杀,就算你们未成年,我也要用钱买你们的命,回去告诉什么阿娇,如果她还没有眼色,我会让她后悔来到这个世界,去,拿衣服把门上的汽油给我擦干净,然后滚”。

    三人灰溜溜的在政纪的监督下把门上的汽油擦了一干二净,虽然还有些气味,政纪想着明天用清洗剂清洁下就放他们三个走了,两人一瘸一拐的扶着断手的同伴走了。

    政纪看看表,已经三点了快要,于是转身回到店内,看到睡觉的几人揉了揉鼻子,自己在外边拼死拼活,他们居然一点动静都没听到,这睡眠真是好啊。他把凡成他们拍醒,几人睡眼朦胧的哼哼唧唧,直到政纪指了指表才慌乱的起身,

    政纪看了看还趴在书上的韩畅,轻轻摇了摇她,“别闹,陈楷”,韩畅迷迷糊糊说道,他的心里忽然一疼,又摇了摇她,韩畅才睡眼惺忪的醒过来,看到政纪慌忙站起身,看了看身上政纪的衣服,有些羞涩的对他低声说了声谢谢。

    “你要是想睡觉的话就去里间睡吧,那里有床”,政纪看着她脸上长时间趴着被书辙挤出的红印说到。

    韩畅看了看四周,觉得还是困倦,就答应了,政纪给她铺好床,关上门,和凡成他们继续看比赛了。

    比赛一直持续到五点,在凡成他们的惊叹声中结束,法国三比零巴西,巴西爆冷输球。

    毫无意外的他知道自己明天就会有近亿进账,看了看时间,政纪几人也打算眯一会。

    政纪是被开门声吵醒的,醒来时,他身上披着一张毯子,已经快九点了,店里的工人员也都来了,一天的工又即将开始了。他回到里间,却发现伊人已去,床也叠好了,留下张字条上写着:“谢谢你”三个字。

    叫醒凡成他们,几人简单的吃了点早餐就回家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04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04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